(全章节)命里缘花陶慈源柏寒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5 11:32

《命里缘花》讲述了陶慈源柏寒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命里缘花陶慈源柏寒全文免费阅读!命里缘花陶慈源柏寒小说节选:全玻璃幕落地窗的总裁办里,冷灰色的办公设备,连一点多余的装饰品都没有。

命里缘花
推荐指数:★★★★★
>>《命里缘花》在线阅读>>

《命里缘花》精选章节

全玻璃幕落地窗的总裁办里,冷灰色的办公设备,连一点多余的装饰品都没有。

助理挂掉陶慈打来的第二个来电后,转述道,“源少。陶小姐问你是否还记得当初的承诺。只要她出席剪彩活动,你会满足她的一个要求。”

源柏寒抬起头,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倒映在冰凉的玻璃墙上,“她要什么?”

“她说,她已经想到办法了,只希望能亲自把兔子交给老爷子。也不要源少帮她什么,只要不拖后腿就好。”堂堂源少也有被女人嫌弃的时候,陈助理努力克制自己笑场。

“把嘴角放下去。”源柏寒眯眼。

“是。”陈助理站直了身。

源柏寒收回视线,思索片刻,“剪彩活动结束后,安排她和老爷子见一面。”

程助理点点头,又问出心底的疑惑,“如果真让陶小姐拿出一模一样的兔子,我们前面做的事不都白费了?”

“我们有做什么吗?”啪的一声,源柏寒重重合上一份刚签完字的文件夹。

陈助理立即摇头。

“还有,和Arts的合作案不能太快谈妥。让跟那人出差的助理适时添点乱。至少这个月内,那人都不能回国。”

“是。”

……

剪彩当天的一大早,陶慈穿上源少派人送来的礼服就拎着宠物便携背包出门了。

抵达现场后,她把兔子留在休息室里,就跟着其他人一起前往活动的广场中心。现场的游客,嘉宾,记者很多,围成一圈,密不透风。

陶慈在礼仪小姐引导下走到自己位置,却听见一个阴魂不散的声音从她后面响起,“等一下!”

认出声音的主人,陶慈心里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一线女星何其多,为啥源少的品味那么低俗,会请丁雪纯来?是因为她够便宜?

活动人员看丁雪纯有意见,立即上前鞠躬哈腰,“丁小姐,有什么事?”

如果是一般的女星,不会有人理会。但丁雪纯出道时就没有隐藏自己家世。她是荣国集团董事长的千金小姐,无论是娱乐圈还是商业圈的人都会给她多一分优待。

“这个女人怎么在这里?”丁雪纯指着陶慈,“你们源氏集团就这么羞辱人的吗?让这种人和我们站在一起?还站在c位!”

陶慈这才发现自己的位置有些不对劲。站她身边的人,年纪都在四五十岁以上,身份职业肯定都不会低。就连丁雪纯都只能站在最末端。

她怀疑是礼仪小姐弄错了,主动让出c位后站到最边上。

但丁雪纯不是个见好就收的人。她拽过陶慈纤细手腕,把人拽到众人面前,“各位,不是我耍大牌,而是我怕大家被这个女人柔弱的外表给骗了。如果我沉默,让这种人和大家一起出席活动,才是对各位的侮辱。”

看众人目光都聚焦在她们这里,她继续说,“这个女人是个孤儿,被收养后却不知感恩,反而害得她养父车祸瘫痪,简直是个丧门星。最让人生气的是,我的未婚夫和她不过是高中同学,也被她害得失去名校的保送资格,差点被退学。好不容易凭他自身的努力,考进名牌大学,结果还是被她缠上了。大学毕业后,她也依旧像吸血虫一样吸附在我未婚夫身上,压榨他,让他养她全家!”

不明真相的群众都被这个言论风向误导,纷纷谴责陶慈。

“真是不要脸。”

“对嘛,我早发现不对劲了。这种场合,她这种人怎么会出现,肯定是又攀上哪个有钱人了!就是不知道是被谁包养的,居然敢带过来。”

陶慈面对众人的指责,一字不吭,只是红着一双眼睛,盯着面前的丁雪纯。

温顺的金毛会突然咬死兔子,实在诡异。

她怕狗得了狂犬病毒,以后会误伤人,特意带去兽医那检查。结果,被告知狗是食用了一种类似兴奋剂的药物。

后来,她又知道自己一直找不到工作,是因为丁雪纯放下狠话,说谁要给她工作就让谁破产。

前后两件事让她不得不怀疑,这一切都是丁雪纯搞的鬼。想到最近所有的不顺与倒霉,都是这个女人做的,陶慈那些阴暗的负面情绪也彻底爆发了!

她双手握拳,明明愤怒到极点,却是面上带笑,“丁雪纯,你心里很清楚,你最大的情敌不是我,是贺羽生的野心!与其有空在这里关心我,不如好好看牢你的男人。如果哪天他遇见比你更有权势的女人。你猜,你会是什么下场?”

丁雪纯脸色顿时大变,一把扯住陶慈的头发,“你算什么东西!”

陶慈的发髻被扯散,头皮吃紧,小脸顿时皱成一团。但她输人不输阵,不仅对骂回去,同时也扯掉了对方好几根头发。

两人争扯间,丁雪纯晃眼瞧见礼仪小姐端着的盘子上摆放的小剪刀,一把抓过后朝陶慈脸上刺了过去!

陶慈从小运动神经极好,在最关键的时候,她蹲下身躲过了被毁容的可能。剪刀从她头顶心刺过,割断了她好几缕头发。

吃瓜群众顿发出险象环生的惊呼。

而陶慈看着地上的断发,没想太多,朝着丁雪纯的肚子打了一拳。力量不重,但丁雪纯不设防备,高跟鞋一歪,整个人就狼狈地摔倒在地。

“你们都是死的吗?来人啊,给我抓住她!”丁雪纯爬起身,恶狠狠地瞪着不远处的几个保镖。

黑西装的保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蛮横地控制住陶慈,把人押到丁大小姐的跟前。

“给我跪下!”丁雪纯理了理凌乱的头发,颐指气使地命令。

陶慈不跪,只瞪着一双不屈服的眼睛。

就在保镖要用暴力迫使她下跪时,一辆黑色炫酷的布加迪直驱而入。车子在红地毯末停下,后座车门正对地毯。

车门打开,一双黑色鳄鱼皮鞋踩在地毯上。黑与红,形成强烈的对比,冲击众人的视觉感官。

整个喧闹的会场瞬间沉静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