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完整版)《命里桃花》(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5 11:32

这里为您提供完整版《命里桃花》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主要讲述陶慈源柏寒的故事,命里桃花精选:源家是百年世家的大家族,主宅依山而筑,门前还有个人工湖,气势恢宏。如此深宅大院寂静又幽暗,没有一丝家的烟火气息。

命里桃花
推荐指数:★★★★★
>>《命里桃花》在线阅读>>

《命里桃花》精选章节

“没什么。”陶慈摇了摇头。

看她避而不谈,源柏寒也不勉强。反正有他看着,韩其宁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来。

十分钟后,陶慈看车开的路很陌生,不由问,“你要带我去哪?”

“吃饭。”

“就我们两个?”

源柏寒沉默了片刻,才说,“去我家。”

陶慈明白了。

上次逃掉的饭局终究还是来了。

……

源家是百年世家的大家族,主宅依山而筑,门前还有个人工湖,气势恢宏。如此深宅大院寂静又幽暗,没有一丝家的烟火气息。

别说长期住在这,就是一日游,陶慈都觉得压抑。

她跟在源少的后头,刚进屋,就看见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孩从客厅里窜出来,在玄关口拉扯源少袖子,“哥,你才回来啊。我肚子都饿扁了。”

来之前,陶慈就知道源少有个小他九岁的妹妹。但在看见本人后还是吃了一惊。难怪源少说源氏影业不过是弄来给他妹妹解闷的。谁会想到,艺名“向暖”的当红小花旦会是源少亲妹妹源竹暖。比起同在娱乐圈的丁雪纯,源竹暖真是低调的太多太多了。

“老爷,人都到齐了,开饭吗?”佣人问。

“上菜吧。”源震南坐在餐桌前,只和女儿打了个招呼,至始至终都没有看陶慈一眼。

陶慈在家都习惯当透明人了,又怎么会在意对方的故意忽视。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始终觉得源少的父亲很面熟。

“怎么了?”源柏寒看向她。

“没事。”陶慈看着与源震南五分相似的脸,也就放下这个疑惑。

饭菜上齐,还没吃三口,源震南就发话了,“陶小姐的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爸身体不适,就一直在家中修养,由我妈照顾。”

言下之意,是父母都没有工作的。

源震南想过儿子看中的女人可能上不了台面,却没想到家世竟然这么差,连小门小户都算不上。

他毫不留情面地讽刺,“陶小姐觉得以你这样的家世,配的上我儿子吗?”

陶慈四两拨千斤,“源少这样出色优秀的男人,任谁见了都自相惭愧。这世上又有哪个女人配的上?”

反正不存在金童玉女一样般配源少的女人。那些笑话她的,也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源震南愣了愣,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牙尖嘴利。

看父亲吃瘪,源柏寒竟笑出了声。

源竹暖听见笑声,不由看向陶慈。在她的记忆里,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见哥哥的笑声了。哥哥总是冷笑,讪笑,微笑,每一种笑都笑不进眼里。

源震南被儿子笑话,对陶慈不满更多了几分,“陶小姐,你见识浅薄,是你的成长环境决定的。我不怪你。但你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儿子确实不错,但和他匹配的女人也不是没有。宋家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源柏寒已一声冷笑,“丁家的联姻,我推了。你让你那个野种接盘。我没意见。现在你又把主意打到宋家。早知这样,你当年就应该多生几个野种才对。”

源震南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放肆。我是你爸!”

“你当然是我的父亲,只要你不乱折腾。我会保证你晚年安享无忧,连你带回来的杂种都给一分体面。但你非要让我不快,就什么都不好说了。”源柏寒慢腾腾解开袖口的金纽扣,“我能把源氏影业送给那个杂种,也能把他踩回泥底。”

源震南气得吹胡子瞪眼,却不敢彻底和儿子撕破脸,软下语气,“他也是你弟弟。这些年,他吃了不少苦,我这做父亲的只是想弥补他些。你放心,你是我的嫡长子,该得的东西,绝不会受影响。”

虽然豪门里一堆小三,私生子的新闻不绝于耳,但这样身临其境地听八卦,陶慈还是头一遭。

她偷眼看了看源少,依旧是面无表情,早已漠然。倒是源竹暖红了一双眼睛,十分的可怜。可她却是更心疼源少一些。

比起会哭的孩子,那种痛了都不知道哭的才叫人担忧。

她记得,她和贺羽生在孤儿院长大的那段时光里。许多次,贺羽生被人骂杂种的时候,贺羽生也是这样的模样,不哭不吵,眼睛却烧着一把火。后来,她才知道那把火叫做野心。

小时候,她没有读懂贺羽生的悲伤,总觉得他比任何人都坚强乐观。没护住他。现在她知道错了,却已经晚了。他的心早就长歪了。

而现在,她看着源少和贺羽生相似的眼神,怎么也控制不了心中的小宇宙。

她放下竹筷,一手握住源少放在桌上的手,像母鸡护崽一样抵御在源震南面前,“源先生,大清早就亡了。现在是一夫一妻制。你却还念着所谓的嫡长子,可不可笑。还有,什么叫源少绝不会受影响?从你有婚外情的那刻起,你就已经伤害了他。而你所谓的“源少该得的东西”是指什么?是一个背叛了他妈妈的爸爸,还是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源柏寒不发一言,眸光里有疑惑,更有一层浅浅的星辉。

上一个这样站出来,为他说话的人是他的外公。只是后来小小的源柏寒长成了源少,没人再能伤害他。季老爷子也就放手了。

所有人都知道,源柏寒很强大,从来只有他折磨别人的份,不需要别人的保护。

他也这样觉得。

可这一刻,这双握着他的小手那么的柔软温暖,他却是一点都不想松开。

源震南被损得面色发黑,“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

陶慈一双眼睛毫无畏惧,“我是没什么身份,但比起你这个父亲,我更了解源少要的是什么。你这种管不住自己欲望,背叛妻儿的男人没有资格对我品头论足。更没有资格插手源少的婚事!”

“放肆!”谭政大掌一拍,震得碗碟晃动,“来人,把她给我赶出去!我们源家不欢迎这样的女人!”

一下子,屋子外头的保镖都陆续冲了进来。

此时,源柏寒站起身,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红本本,放在桌上,“源家的少夫人,谁赶得走?”

所有人都屏息看着桌上的红本本。

红本本上,“结婚证”三个烫金字体闪烁着金色光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