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命里缘花陶慈源柏寒-命里缘花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5 11:48

《命里缘花》又名《一纸谋婚:腹黑总裁别太秀》小说的主角是陶慈源柏寒,是由雪无宴所写的一本总裁言情小说,命里缘花主要讲述了:本来就是契约夫妻,哪来的走心,夫妻情谊到了尽头,他的白月光也回到他的身边,她本就是一个平凡的丑小鸭,现在回归自己的生活,可是他却死死困住她。

小编推荐:
《错落一生》《意满相思见清欢》《亲爱的别走》

精彩节选:

她摸了摸心脏的位置。

还好,跳得不是很快。

她没有被蛊惑到。

她垂下眼,毫不犹豫地把他系得漂亮却不紧实的鞋带解开,自己重新系了一遍。

感动吗?

有吧。

毕竟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和她说过这样的话。她永远是被教育,要谦让,要懂礼貌。有时候甚至有人要踩她,她都会先自己在泥里滚一圈,避免受到更大的伤害。

然而感动归感动,她却不能当真。

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生存守则就不可能一样。

就好像这个华而不实的鞋带,绑得花样是好看,但走远路却容易松开。只适合源少那种有司机接送的少爷小姐。

她如果真按他的活法,把自己抬得太高,只会摔的更惨。

源柏寒走前叫她别走开,说带她上二楼女装店换身衣服再去医院。但陶慈实在担忧弟弟,衣服又早被空调吹得七八分干,便趁着他结账的功夫,一溜烟从后门逃走。

……

医护人员脚步匆匆,有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还撞了下陶慈的肩膀上,把吓得她缩紧成一团。以前生病,除非病的神志不清被人送进医院,不然她都是自己吃药,能熬就自己熬过去的。

之前因为太担心弟弟的情况,她顾不得害怕,一口气冲进医院。现在进了住院楼,消毒水味愈加浓重刺鼻。她身体对医院的本能抗拒就开始苏醒了。

她又拉高领毛衣,把嘴鼻都捂在里面,朝着弟弟病房跑了进去。

王庆玲看见女儿来了,激动地伸过手,“你总算来了!”

陶慈握住她手,很冰,“小勇怎么样了?”

“手臂骨折了。”说完,王庆玲又掉下眼泪,“这次事故,是你弟弟全责。那个人伤的都没你弟弟重,却狮子大开口,要……”

陶勇被哭声吵醒,“妈,别老找姐要钱了!祸是我闯的。大不了抓我坐牢去!”

“我们陶家就你一个儿子,你要坐牢了,你姐心里就好受了?”王庆玲气得眼热,“说来说去,还是怨你姐给你买那摩托车,让你心变野了,居然逃课飙车!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天气。那么大的雨,那么陡的山路,还敢超车!”

明明是陶勇自己偷借高利贷买车,陶慈替他还钱,结果出了事后却成了陶慈的不是,买车祸害弟弟。

陶慈苦笑一声,看了眼不争气的弟弟。

陶勇被看得的心虚,只敢和自己妈妈耍横,“不管,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此时,有医生进来寻房。浓郁的消毒水的异味又蹿了进来。

陶慈强忍难受,侧身躲着医生走到病房门口,“那我先去看看那人怎么样了。和解的事,我去处理。”

找了个借口离开病房,陶慈打听到对方住在顶楼的VIP病房,就坐电梯上去了。

尽管知道对方开法拉利的,来头不小。可她走进病房时,还是被里面的豪华装修给震撼了。

家具齐全,堪比总统套房。房里点燃的熏香都让人有种置身在花海里的错觉。没有恶心的消毒水味,陶慈紧绷神经渐渐放松下来。

她看向病床上的男人,有一双鹰隼般凌厉的眼眸,很年轻,没有穿病服,只披着一件衬衫,扣子都没系一颗,露出精壮胸膛,有着如猎豹的野性之美,没有病人该有的样子。

“韩先生,我是今天不小心冲撞到您的那个男孩家属。你车子的修理费和住院费,我会全权承担,但希望能分期付款。”

“做源少的女人都穷得要分期。你还不换个男人?”韩其宁笑得风流,两眼直勾勾盯着她,“你看我怎么样。”

源少的求婚新闻闹得沸沸扬扬,陶慈不意外他会认出自己,也不会把他的玩笑话当真,自顾自说,“我弟弟只是个高中生。这个事,我希望可以私了。不管你要多少钱,我都能接受。”

韩其宁笑了笑,“我看上去很缺钱?”

“……”

“想和解,让源柏寒出面和我谈。”

陶慈皱眉,隐约明白对方的刁难是冲着源少来的,“这件事,和源少没有关系。”

“他是你男人。”只这一点,就脱不了关系。

“韩先生也是生意人,做大事的。你应该明白,逢场作戏的道理。有些事就算上了新闻也未必是真的。”

“你妈当所有人的面说我讹钱,还警告我说她女婿是源柏寒,有本事找他理论。这么多人为证。我要是不找他谈,岂不坐实我乔其宁欺软怕硬?”

陶慈瞪大眼,倒不是不信她妈会说这样的话,只是她妈一向不看电视,更不会上网,怎么也知道源柏寒的存在?

“韩先生,您这次出车祸,我弟弟是有责任。但你当时的车速也不慢。真对质公堂,最后也只是赔钱了事。”

“可你弟弟并没有驾照。无证驾驶,还造成他人伤亡。”乔其宁摸了摸下巴,“他马上要高考了吧?这个时候,对高三生来说最关键了。”

如果对方坚持打官司,把事情闹大。以陶勇之前在学校记了三次过的情况看,这次很有可能要被开除了。而陶慈自己就吃过被学校劝退的亏,怎么忍心叫弟弟步她后路。

听见这人拿她弟弟前程开玩笑,她简直要暴走了!

可深知冲动不能解决问题,她深吸口气,“韩先生既然查得那么清楚,也该知道我的情况。我和源少不过萍水相逢。如果韩先生身边的那些女友家里出事,都要你出面,只怕十个韩先生都不够用。想通过我,和源少谈条件根本是行不通的。还不如实际一点,看看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说的有道理。”韩其宁似乎被说动了,“那你帮我办件事吧。”

“什么事?”

“把源氏集团与日本Arts合作项目的策划案复印一份给我。”

“不可能!”

“为什么?”

“我怕死。”

“……”

面对这种耿直girl,如韩其宁这边玩世不恭的人也逗不下去。他收起嬉笑之色,指了个位置让陶慈坐下,又给自己助理打了个电话。

  • 命里缘花 截图1
  • 命里缘花 截图2
  • 命里缘花 截图3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