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我的高冷冥夫扶苏无忌-我的高冷冥夫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6 17:08

《我的高冷冥夫》小说的主角是扶苏无忌,我的高冷冥夫是由作者霂柏所写的一本灵异小说,我的高冷冥夫小说讲述了:人死之后,天魂回归天道,地魂落入地胎,唯人魂入轮回轮转,然而,有人执念深重,死而不散,化作厉鬼,据一地而游走,伤人折寿与无形。

小编推荐:
《阴师》《上清天师》《封魂师》

精彩节选:

一切还要从我搬到新家后说起,新家旁有个人造湖,我搬来前就想着每天环湖跑减肥,可谁也没想到的是,越跑我的体重却越高?!起初、我还以为这是我运动后吃太多的缘故,但我没想到的是,即便控制饮食,我还在增加体重!而且我的肚子它越来越大……

意识到事情严重,我觉得我可能是得了肿瘤之类的病,就赶紧跑去医院检查。

B超室排队的人很多,我等了一上午才听到医生喊我的名字,赶紧进去依照医生的话,脱了半截裤子后看着b超在我的小腹游走,数秒后,我听医生对我笑说:“恭喜你啊,怀孕了……”

我这下意识地点头说谢谢,愣了一秒直接从床上弹起来,“你说什么?!”医生似乎被我吓到了,可不过半秒,她就皱眉,脸上没有方才欣喜祝福的表情,反而冷漠的看我,问我:“看来你不是想要这孩子,孩子已经成型了,你要做就赶紧,不然拖着往后引流是要住院的!”

我听愣了,在她冷眼下,疑惑的告诉她,我说“医生,你确定你没验错吗?我没有男朋友。”

我私生活特干净,自从男友三年前去世后,我就发誓,我此生,再不会恋爱了。

这次换医生愣了,她让我躺下又转了转B超仪看荧屏几秒后,直接指着屏幕上的点儿给我说,“看见这个小点儿了吗?她都已经在你肚子里三个月,你连你的生理期都不记得?”

“我……”我一时无言她把B超单朝我手里一塞就让我走,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出去的,只知道我最后坐在医院的楼梯道里,整个人都懵逼了。例假的事儿我一向不准,别说三月,哪怕它半年不来,我也不奇怪!可是三个月前……原来,我怀孕了三个月,那怪不得我一直锻炼一直胖!

“孩子已经成型了,你要做就赶紧,不然拖着往后引流是要住院的!”

回过神再想到医生这句话,我就心慌意乱。我才毕业没多久,现在工作正繁忙,根本不能离开岗位……对这个飞来的鬼胎,只能打掉。折回去,我去交了些乱七八糟的人流费用,最后打收据的关头,医生又问我,问我要不要和孩子的父亲商量,我嘴上说“不用”,脑袋里却天人交战的厉害。

右边的我说,你必须搞清楚谁是孩子他爸!

左边的我说,你不能因为一场错误毁了自己的生活,何况,这还不是你的错。

右边的我反驳,你要去找那个人渣,得让他对你负责,你的第一次也应该没了!

左边的我又反驳,你不能去,一去找的话,让别人知道,你的整个人生都毁了,何况这都三个月了,你去哪找?

终究还是选了不找,三个月,我去哪儿找?

确定好手术时间是明早后,我离开医院。下楼时,电梯的人太多我独自走了楼梯,而和电梯门前的拥挤相比,楼梯里安静的一根针掉下来都听得到。

我一步步往前走时,脑袋是浑浑噩噩,心里是难受至极。因为——

我的第一次就这样没了!我的第一个孩子也……而最恶心难受的是,我居然不知道他是谁!

懊恼之际时,我抬起头忽然就看见一个老太太挪着小碎步往我这里走。她端着一个古旧的陶瓷盆儿走的似乎很吃力,我这下意识的给她让开路,本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儿,却擦肩而过时,被她拍了一下肩膀,这一拍吓得我一哆嗦,而回头时我就听她喊我说,“小姑娘,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被她吓得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但还是笑了笑问她,“什么忙?只要我能帮上。”她说让我跟着她搬点儿东西,她搬不动,我琢磨我回到家也没事,就答应她。

在我跟她往楼梯下走时,我发现她的脚有些奇怪——

她好像是踮着脚尖在走路,一飘一飘的样子。想了想老一辈的人不少都裹脚走路姿势奇怪也正常,就没放在心上。

老太太走了好半天,我跟着良久有些累,而她走的还是嗖嗖的快,我咬牙追赶,到我气喘吁吁时,她终于停在一间看起来很怪的门前。

我们早走出医院,这里地方倒是偏僻,且太阳不知什么时候被乌云盖住,房子看起来森冷森冷的,更有凉风从门里吹来,让我打了个抖。我本在门口等着,可她招呼我进去喝口水等她。我一路跑来是累得不行就弯腰进了屋子。

屋内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长桌,那桌子形状很怪,一边高一边矮,窄长窄长的,连碗都放不平,不过那碗特好看,屋内虽是灯光暗黄,可那碗却晶莹剔透,那碗里的水也显得极清,上面还飘着竹叶,看起来十分美味,继而老太太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她让我喝桌子上的水就行,我说了句谢谢,就拿起碗,可碗到嘴边时,我忽然小腹一痛,下一秒钟手抖同时,伴随“啪”的破碎声,竟不慎把那漂亮的碗——打碎了!那瞬间,我心脏缩紧,暗暗说了句“糟糕”,可当我低下头要捡起碎片又猛然睁大眼,后退好几步,捂住了自己的嘴!

怎么回事!?地上漂亮的碗忽然变做了黄土捏成的破碗,而那黄土碎片里,清澈的水全变成绿黑绿黑的浓厚液体,而那液体上飘着几丝细细的白色絮状物还在蠕动,蠕动间,扭捏着钻出了些绿油油的东西,不是竹叶,竟是尸虫!

“呕——”一想到方才我居然要喝下这水,我就忍不住作呕,而我作呕的同时,“桌子”动了!

方才的长桌忽然就变成一口老旧的棺材!我方才就觉得那桌子形状眼熟的紧,没想到竟然是棺材。

触目下,那棺材盖“砰”的炸弹开,我吓得呆在原地,措手不及时就见那“和蔼可亲”的老太太从棺材里飞跳出来!

她的脸皮子斑驳破烂露着洞,舌头和嘴巴也都烂掉,烂掉的地方流着方才碗里绿黑色的液体,那些液体和尸虫不断从她溃烂处滴落,伴随一股浓浓的恶臭一并袭来,让我直接吐了一口酸水——

顾不得擦嘴巴,我就转身往外跑,但没想到的是……我出不去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房子、它是个墓穴!

方才还容得下我的房子忽然变得极窄小,我转身时一下撞在什么棱角上,虽然不痛可是根本出不去!我弯下腰,想跑,可触目下一片漆黑,方才四方四正的门不见了,我无法躲藏了……

“胎心……把胎心给我……胎心……啊……”后方,令人作呕的腐烂气息传来我听不懂的话,我看着她跳落在地朝我爬过来,自然拼命的想往外跑,可是——我根本跑不出去,这该死的墓穴门不见了!

作呕的气息越来越浓,我不敢回头,可我能感觉到老太太离我越来越近,而我……被困在了这里!

我有些绝望的闭上眼,不知道我接下来会面对什么,我被吓得浑身发抖,闭着眼睛说着“别过来”之类的无用话时,害怕极了,而数秒后臆想中的苦痛和恶心没有到来,相反的,我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在我后方响起——

那是老太太的尖叫声!

一瞬间,我错愕地睁开眼却因光线太亮而又闭上,在我的面前有股冰冷的风拂面吹过去,那一直顶在我脑袋上的墓穴好像不见了,与此同时我的手被一只冰冷有力的手从地上拉起,同时间,一股沁人心脾的檀香钻入了鼻腔……

  • 我的高冷冥夫 截图1
  • 我的高冷冥夫 截图2
  • 我的高冷冥夫 截图3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