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段元向云瑶全文免费阅读-段元向云瑶小说

发布时间:2019-05-07 09:32

段元向云瑶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段元向云瑶是张旺财所创作的小说《我女儿是穿越回来的》中的人物,段元向云瑶小说精选:今天是冬至。段元烫了一壶酒,摆上一碟花生米,另外一盘饺子,是给他母亲的。不过,昔日健谈爱笑的母亲,如今变成了一张照片,黑白的。母亲去世了,死于一场交通意外。死时连句遗言都没留下。妈,你吃饺子,这儿还有酒。段元忽然停下倒酒的动作,笑容苦涩,将倒了一半的酒一饮而尽。

我女儿是穿越回来的
推荐指数:★★★★★
>>《我女儿是穿越回来的》在线阅读>>

《我女儿是穿越回来的》精选章节

今天是冬至。

段元烫了一壶酒,摆上一碟花生米,另外一盘饺子,是给他母亲的。

不过,昔日健谈爱笑的母亲,如今变成了一张照片,黑白的。

母亲去世了,死于一场交通意外。

死时连句遗言都没留下。

妈,你吃饺子,这儿还有酒。段元忽然停下倒酒的动作,笑容苦涩,将倒了一半的酒一饮而尽。

我怎么忘了,妈不爱喝酒。段元想起母亲活着时经常念叨他,喝酒伤身,劝他也少喝。

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酒壶放到一边。

妈,我不喝了,咱吃饺子。

段元挤出笑容,夹了一个饺子。

段母活着的时候常说,一家人团圆的时候就该吃饺子。

妈,你也吃。

高粱酒的辛辣感鲠在喉咙口,段元一手捧着头,眼泪顺着指缝落下去。

屋外灯火整夜不灭,落在他孤孤单单的身影上。

正悲痛间,大门忽然被踹开。

谁让你在这儿摆灵堂的!

来人是房东,身材高大,两条连眉看起来分外凶悍。

没等解释,见到供桌,房东恼火的抬脚就踹。

靠墙摆放的遗像重重落地,相框折了,相片被刮花,段母的眼睛里好像包了泪。

我让你在这儿摆灵堂,我让你在这儿摆!

一身酒气的房东继续发疯,将供桌上的一应物品通通扫到地上。

香炉灰洒了一地,母亲生前爱吃的苹果跟香蕉被踩得稀巴烂。

怪不得我这几天总输钱,倒霉!晦气!

房东扫了眼周围,很满意自己的所作所为,又狠狠地朝遗像啐了一口。

死也是穷鬼一个,活该你短命!

段元清醒过来,霎时间眼睛就红了。

耳边嗡鸣声大作,他全身剧抖,艰难俯身捧起遗像。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妈,儿不孝,让你受委屈了。

接着,段元发出一声怒吼,青筋暴起,抡起拳头,砸向横眉竖眼的房东李强。

他浑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几拳挥下去,也不知道是谁的血,淌到地上。

一拳又一拳,比暴雨还急。

辱我生身母亲,我要你死!

段母生前经常教育他,逢人面带三分笑。

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跟妈说。

可是……妈,你走了,儿子如今要去跟谁说?

没有你,我的家又在哪儿?

………………

喂,说你呢,可以走了!

胡子拉碴的段元被一把推出屋子,拘留十五日,他人都有些麻木了。

租住的房子肯定是回不去了,段元将贴身带的存折拿出来,看到上面少得可怜的存款,叹口气,找间便宜的小旅馆住吧。

找了一天,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实惠的。

办理好入住,上楼推开房间就一股难闻的味道。

他开窗通气,仰倒在床上。

接下来该怎么办?

工作辞了,住处也没了,这些都要尽快解决。

要不然,以他这点存款,坚持不了几天。

段元再次想起母亲,心头发酸。

哎……

手臂压在眼睛上,正打算大睡一觉,忽然听到一声怪叫。

段元还没来得及反应,重物就砸在身上,力道不轻,尤其是胯下,那酸爽……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少女娇滴滴的声音传来,一双柔软的小手胡乱在他身上摸了摸。

你谁啊?怎么跑到我房间来了?

而且,这人怎么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段元艰难坐起身,狐疑地看着天花板。

少女惊呼一声,惊讶地堵着嘴巴,哭道:爸,我终于找到你了!

段元愣住,从天花板上收回视线,看向面前少女。

她刚刚叫我什么。

爸?

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爸,我好想你啊爸爸。

少女的眼泪好像洪水一样,她扑到段元怀里,哭到浑身抽搐。

你等等,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今年才二十一岁,还没结婚,更不可能有你这么大的女儿。

少女凉冰冰的小手摸向段元的脸,尤其是他邋遢的胡子。

爸爸,你看起来好年轻,你现在才二十一岁,那就是十五年前?

段元觉得面前少女怕是个疯子。

不过,长得倒是挺好看的。

长发又黑又亮,大大的眼睛蓄着眼泪,格外惹人怜爱,小小的嘴唇又红又润,小美女一个。

再说一遍,我真不是你爸爸。

段元将小美女从身前推开,要是被人看到,非误会他有特殊癖好不可。

可你就是我爸爸。段元,你要相信我!小美女正色道。

段元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因为你是我爸啊。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段元来了兴致,用一副玩笑的口吻问道:那你说来听听。

知道他名字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他刚刚在楼下就用了身份证登记,稍微留意就能看到。

小美女歪着头想了想,你八岁的时候还在尿床。

段元:……

十一岁的时候跑出去掏蚂蜂窝,被蛰的住了半个月的医院。

十五岁的时候第一次给女孩子写情书惨遭拒绝,连递三封,被女孩子哥哥揍得鼻青脸肿。

十八岁的时候高考失利,为了减轻奶奶的负担,干脆出去工作。

段元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二十一岁的时候,也就是今年,奶奶刚刚去世不久。

小美女的头垂下来,眼底还有泪,欲落不落。

段元感觉自己的面门好像被击中,强烈的冲击感袭遍全身。

竟然都被她说对了!

段元往前挪了挪身体,继续盘问:我最喜欢吃的菜是什么?

小美女甜甜一笑,笑容可人:干锅肥肠!

我喜欢吃的水果?

柚子。爸爸,我的小名就叫柚子。

段元呆住。

曾经,他确实想过,将来要是生个女儿,就叫小柚子。

是巧合,还是……

段元的心跳得很快,他艰难地吞咽,又道:这么说……你调查我?

小柚子委屈地瘪着小嘴,爸,我真的是你女儿。

段元完全不信,穿越这档子事儿,他只在小说中当中看到过。

你是我女儿的话,你妈妈,也就是我老婆,她人在哪儿?他不过随口一问。

小姑娘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谎言就会被轻而易举地拆穿。

妈……

小柚子神色一黯,眼底的雾气浮上来,化作泪珠儿刷下来。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爸爸,你一定要救救妈妈。

小女孩情真意切,不像是演得,段元这才敛起笑容,问道:你妈妈怎么了?

小柚子抓起段元的手机看了一眼日期,愈发悲恸起来,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妈妈就会被坏人毁掉容貌。她、她的命好苦啊!

小柚子越哭越伤心。

段元有些无措,抽了张纸巾递过去,小柚子一把抱住他,钻进他怀里宣泄。

怀中小少女抽抽噎噎,段元的感情也很复杂。

这么说,不久的将来,自己会娶一个被毁掉了容貌的女人?

仔细想了想,他仍是觉得太扯,一边抚拍小柚子的背,一边套她的话。

我至少要知道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吧?

妈妈她,姓向,名云瑶。

向云瑶!

段元惊愣地撑大眼睛。

因为,向云瑶并非是陌生人,而是……他暗恋的对象!

段元低头看小柚子,捧起她泪花花的脸仔细观察,眉眼……还有嘴唇,真的几乎跟向云瑶一模一样!

怪不得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会觉得眼熟。

会不会……小柚子是向云瑶的妹妹,毕竟以年纪来说,两人是母女的可能几乎为零。

向云瑶今年二十岁,小柚子看起来至少有十三四岁了。

还有一种可能,就像小柚子说的一样,她跟向云瑶,真的是母女关系。

而他,是向云瑶的丈夫,小柚子的父亲!

得出推断,段元仍有些缓不过神儿来。

太匪夷所思了,是现实还是……

就在段元犹疑不定的时候,小柚子擦干眼泪,用甜美的小嗓音说:爸爸,是不是我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就能相信我说的了?

洗耳恭听,你要是说对了,我就相信你!

小柚子沉吟片刻,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挂钟,刻意压着嗓子说:再过不到两分钟,会有个人给你打电话。给你打电话的是你过去的房东,他拿了你一样珍贵的东西,让你拿钱去赎。

珍贵的东西?

段元想不起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落在老房子了。

他摇摇头,那你恐怕说错了,我可没有值得被要挟的贵重物品。

段元话音刚落,柜子上的手机蓦地响起刺耳铃声!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