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偏偏喜欢你》by橙墨沫小说(楚誉宁悦)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05:02

讲述楚誉和宁悦故事的现情小说《偏偏喜欢你》。这是作者橙墨沫精心创作的女频小说。连载中小说《偏偏喜欢你》精彩呈现:宁悦一天的预约时间都被排满了,只有午休时间能挪出半个小时,楚誉见缝插针的借着周霁匀的关系硬是挤了进去。这会儿,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等在接待室,挤时间用手机查看助理发来的案子新证据。中途有实习生进来给他倒水,来来回回几次,每次都是不一样的面孔,眼睛仿佛粘在他身上似的。

偏偏喜欢你

推荐指数:8分

《偏偏喜欢你》在线阅读全文

偏偏喜欢你第十二章

楚誉到咨询室的时候,宁悦正在接待客户,他直接去找周霁匀。

“小悦说你没问题。”周霁匀从文件里抬头,今天他忙,连杯水都没喝完。

楚誉自己管自己,先给自己倒水,再慢悠悠坐到沙发上,“我妈觉得我不能放弃治疗,要我多来这儿。”

周霁匀一愣,又听他说:“她很担心我。”

“你会这么听话?”

“忽然想通了。”楚誉喝了口茶,拧起眉,平平淡淡的味道,并不好喝,“我有病,就得好好治。”

周霁匀差点跳起来:“嗯,你说这话之前我觉得你是楚誉,说完之后,我觉得你是楚谧。”

楚誉笑笑,不说话。

其实案子结束的第一个晚上,不知道是因为放下了案子,还是因为白天跟宁悦聊过,他破天荒睡得很沉,几乎错过了第二天的闹钟。

但他更愿意相信,这都是因为宁悦。

“楚誉,当初我劝你做心理咨询,你却死活不肯,现在,倒是眼巴巴凑上来了……”周霁匀批完手中的文件,他桌子上的文件堆得跟小山似的,他想了想,索性也坐到沙发上,“只是不知道是我们心理学的缘故,还是因为心理咨询师本身。”

他笑得意味深长。

楚誉好似没听到,他盯着自己的茶杯,面无表情。

周霁匀瞅了他几眼,一点都没瞧出来他有任何不对,无奈作罢。

“我去接待室等。”楚誉忽然起身。

“不待我这儿了?”

“虽然我是关系户,怎么也得走流程,排个队。”他扣上外套扣子,最后喝了口茶。

周霁匀挑眉:“掩耳盗铃。”

楚誉放下茶杯,转身离开。

宁悦一天的预约时间都被排满了,只有午休时间能挪出半个小时,楚誉见缝插针的借着周霁匀的关系硬是挤了进去。这会儿,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等在接待室,挤时间用手机查看助理发来的案子新证据。

中途有实习生进来给他倒水,来来回回几次,每次都是不一样的面孔,眼睛仿佛粘在他身上似的。

楚誉忍不住给周霁匀发消息。

【楚誉:你们实习生的业务水平有待提高。】

【周:?】

【楚誉:那几个生面孔。】

楚誉给周霁匀“打小报告”的时候,几个实习生也在群里八卦他。

【Zoe:醉翁之意不在酒。】

【安妮:可不,明明宁老师都没时间。】

【Zoe:所以说,宁悦手段高~】

宋佳乐去前台取预约本,她的同学坐在前台,见着她就把她拉到边上,悄声问:“看群了吗?”

“没有,忙着呢!”她有些心虚,其实是早已屏蔽了。

同学指了指接待室的方向:“楚律师来了,眼巴巴等着你们宁老师。”

宋佳乐闻言,点开群,一下子跳出来几百条消息,最近的几条都是在讨论宁悦和楚誉的关系。

说得还挺难听的。

【阿丸:楚律师跟咱们周总是发小,家世一流,宁老师平日里看着高冷,说不定就是借着咨询,两边通吃。】

宋佳乐蹙眉,走到一边,低头打字。

【宋佳乐:宁老师不是这样的人!】

她认识的宁悦待人真诚,看着冷冰冰,实质上最是温柔不过。

【Zoe:你才跟了她多久就成她的应声虫了?她又不是最后给你打分的人,有什么马屁好拍的?】

【宋佳乐:跟这个无关。】

宋佳乐气不过,脸都红了,一旁的同学见状,戳了戳她的胳膊,“诶诶诶,别为了个外人影响我们的感情。我们才是革命情谊下的小伙伴,宁老师不过是浮云。以后你即便留下来工作,也未必是跟着她了。”

“我们只是八卦和好奇,毕竟这位楚律师瞧着也挺高冷,最近却频频出现,跟宁老师没点关系我都不信。”

宋佳乐语塞,不知道该怎么替老师辩解,又怕越描越黑。最后,她只好离开这个八卦中心点。

宁悦结束咨询,快十一点半,刚喝了杯水,楚誉推门进来,手上拎了两袋打包盒。

“宁老师,抱歉,占用你的午休时间。”他把打包盒放在茶几上,一个个打开盒子。

宁悦本想等跟他的半小时咨询结束后再去吃饭,没想到他会直接叫了外卖,“我们先聊聊?”她想速战速决。

楚誉却把一盒饭推过去:“先吃饭,我胃不好,饿着胃疼。”

宁悦:“……”那倒是提前吃好啊。

她忍着没吐槽,默默念着周霁匀说过的倒霉鬼楚誉,忍下了。

五个菜,两碗汤,十分简单,宁悦尝了尝,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周霁匀说楚誉嘴巴挑剔,果然是。

楚誉看宁悦脸上浮现笑容,笑着问:“老周说你的预约时间都排满了。”

“嗯,可能天冷,许多人心也冷,随时随地需要心理咨询师。”她开玩笑。

冬季向来是咨询热季,尤其有的人头疼脑热的不去医院,硬是要来找心理咨询师,说自己抑郁。

宁悦忍不住瞟向对面喝汤的男人,这位衣冠楚楚的楚律师不也仅仅因为失眠就来插队了?

楚誉听懂了她的言下之意,笑容依旧,“我觉得我失眠的毛病挺严重的。”

“楚律师。”宁悦沉吟,“您把失眠当毛病,它就如影随形。”

“没办法,就差吃安眠药了。”

“最近睡得好吗?”

楚誉摇头:“睡不好。”他话锋一转,“不过,比起以前,好了不少,都是宁老师的功劳。”

他朝她微微一笑,露出一边的梨涡。

英俊的脸庞配上小梨涡,杀伤力极强,饶是自以为淡定的宁悦都一时间有些手痒,很想去戳一戳他唇边的梨涡。

“宁老师不喜欢吃肉?”楚誉瞧见宁悦一直吃两个素菜,三个荤菜反倒吃得很少。

“嗯,不爱吃肉。”她停顿,“从小的习惯。”

小时候身体不好,医生一直建议她清淡饮食,这个习惯保留到现在,她连炸鸡都很少吃。

楚誉点头:“我知道一家私房菜馆,以素食出名。”

“你也不爱吃肉?”宁悦诧异。

“一般,我妈比较养生,她跟你一样,吃素多。”

“哦。”

宁悦吃得不多,便当盒里还剩下一半的饭,她就放下了筷子,楚誉见状,下意识说教:“再吃点,你吃太少。”

“不少,再多吃胃不舒服。”她不以为然。

楚誉也放下筷子,宁悦抿了抿唇,“不必管我,您可以继续。”

他仍没有动,只是动手去收拾桌上的几个打包盒,“我也好了。”

宁悦帮着收拾,她盖上自己的便当盒,正要放进边上的塑料袋,盒子底部被人轻轻托住。她看过去,对方使了力,她手上的便当盒瞬间被抽走。

楚誉很自然的将她的便当盒放进塑料袋,又埋头收拾其他打包盒。

“谢谢。”

“不客气。”楚誉朝她笑了笑。

宁悦端起他的茶杯去给他添水,她桌上的手机恰好响了,回头看了眼忙前忙后的男人,她拿起手机,竟是姜卓的号码。

“楚先生,抱歉,我接个电话。”她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楚誉点头,将垃圾拿到办公室外。

“姜卓,怎么了?”

“你有没有认识的律师?”姜卓劈头就问。

“什么意思?”

姜卓语气有些不耐烦:“我就问你有没有认识的律师?专业素质好一些的。”

宁悦不答:“姜卓,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需要律师?”

楚誉推门进来,正好听到这一句,他脚步一顿。这回他没有避嫌,凝神听着。

“那位‘姐夫’呢?他不就是律师?”

“跟他无关,他不是你的姐夫。”宁悦再一次纠正。

她又气又急,冷不丁抬头,意外对上一双关切的眼睛。

正是姜卓口中的姐夫。

迎着楚誉的目光,她的脸颊火辣辣的烧疼,最后蔓延至整个耳根。

宁悦侧过身,尽量心平气和的问:“姜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需要律师?你怎么知道他是律师?”

她从没跟姜卓提起过楚誉的私人信息。

电话那头忽然间沉默了。

他不肯说,她也坚持,寸步不肯让。

半晌,没带壳的手机出现在眼前,浅黄色的备忘录页面,打了两行字。

楚誉说:如果他需要律师,把电话给我。

宁悦抬头,男人也定定的望着她,眸底带着温暖的笑意。

但她轻轻摇了摇头:“姜卓,说话。”继续追问不肯吭声的弟弟。

姜卓冷哼一声:“宁悦,假如你希望我留下肇事逃逸的案底,那我现在就挂电话。”

“姜卓!”

楚誉拧起眉,望着脸色骤变的宁悦,又一次打字:我来说,这行我比你熟。

宁悦咬唇,把手机交了出去,然后,她听到男人清冽的嗓音,语气严肃。

“你好,我是楚誉。”楚誉走到窗边,避开手足无措的宁悦。

姜卓显然没料到他就在姐姐身边,有点跟不上节奏,“你跟我姐在一起?”也是冷冷的语气,带着浓浓的不满和质问意味。

“是,我跟她在一起,她很着急,你最好把事情从头到尾告诉我。”

他单手插在裤袋,随着对方的诉说,眉头越拧越紧,两条眉毛几乎要粘在一块。

宁悦心头陡然一紧。

她想让楚誉开免提,脚步迈了几次,又收回去。

“好,我知道了。不要紧张,你记住,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代理律师。”他松开眉,声音掷地有声。

许是他做了多年律师,又是行业内的金牌律师,那句话沉稳有力,莫名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宁悦奇迹般的平静下来。

她给自己添满水,喝了小半杯,视线不由自主落在楚誉身上。

比起咨询中略耍无赖的楚誉,此刻的楚律师抿着唇,神色认真,一言一行皆是郑重。

大约这才是传言中的“铁面冰山”。

只是,他是向她求助的咨询对象,如今他却又成了姜卓的代理律师,这关系理不清,也说不清。其实早已违背了心理咨询的咨询关系。

姜卓不知道说了什么,楚誉忽然望过来,就这么看着她。

宁悦莫名,又一次紧张起来。

正纠结着,楚誉挂断电话,走到她跟前,把手机还回来,“放心,没什么大问题。”

宁悦回神,握着自己的手机,许是关系的转变,她有点尴尬,“姜卓他到底为什么需要律师?”他的亲自出马,弄得她更不好意思了。

“我加了他微信,跟他约好明天下午三点来我律所。如果你有时间,可以一起过来,我建议你面对面听他说。”他笑得很浅。

宁悦将耳边的碎发撩上去:“姜卓什么时候从浙江回来?”

楚誉惊讶,犹豫了会儿,“他一直在上海。”

她一愣,苦笑道:“谢谢。”

楚誉手机微震,是姜卓的加好友提示,“不客气,下次再帮我插个队,每次的治疗很有效。”

仿佛一刹那又恢复了那个总是笑容温和且爱耍赖的楚誉。

宁悦露出笑:“好,随时欢迎。”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半,“但这次的咨询……”

“下次补上。”楚誉很爽快,“不打扰你后面的工作安排,我先走了。”

他刻意在“工作安排”上加重了语气,显然是记住了上次宁悦的揶揄。不等她回击,他笑了笑,离开她的办公室。

目送他离开,宁悦竟有种说不上来的情绪。

她跟姜卓的矛盾接连被他撞上。

真是诡异。

下午,宁悦结束咨询,去茶水间倒水的路上,迎面撞上几个人。由周霁匀亲自陪同,阵势不小,跟在他身边的女人很眼熟,个子高挑,身材姣好。她身上穿着小香的经典大衣,手上的挎包看不清品牌,估计价格不菲。

很有品味。

宁悦侧身避让,点头致意。

“宁老师?”擦身而过的瞬间,突然被叫住。

宁悦停住,回过头。

她想起来,这个眼熟的女人应该就是丁琦微的陆女神。

陆伊莱向前一步,跟宁悦面对着面。她漂亮的脸上扬起好看的弧度,因为那抹笑,越发吸人眼球。

“您是楚誉的心理咨询师?”她刻意压低声音,“您好,我是陆伊莱。”

她伸出手,等宁悦握上去,她又说:“宁老师,楚誉性子冷,麻烦您了。”

宁悦诧异:“应该的。”她迟疑的望向神色有些紧张的周霁匀。

“谢谢您。”陆伊莱松开手,很认真的道谢。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