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影帝你马甲掉了王昱衍苏子璇小说在哪看-《影帝你马甲掉了》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10:33

近日之神书《影帝,你马甲掉了》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王昱衍苏子璇,该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纪进临狠狠地将鞭子抽在马背上,飞奔上前追上了苏子璇,距离渐渐拉进,刚准备拽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的马上,小马就一个急转弯,生生地又跑了十米才慢下来,将苏子璇甩在了石滩上。

影帝,你马甲掉了

推荐指数:8分

《影帝,你马甲掉了》在线阅读全文

影帝,你马甲掉了第十一章:武替

苏子璇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就开始陪着王昱衍跑片场,拍摄已经进入后半程,时间紧迫,就开了两个组同时拍摄,一个A组,一个B组,A组由总导演张导负责文戏,B组由副导演李导负责室外的武戏。

王昱衍拍完室内的文戏,便随着化妆师去换装,古装难换复杂,上上下下一套下来就要两个多小时。苏子璇告诉他,先拿着他的大包小包,跟着场务乘车换到室外的片场,提前做准备。

这场戏是一场骑马群戏,布景在一大片石子滩上,旁边小河潺潺,水流自上而下,碰撞在两岸的石头上,荡出伶仃伶仃的声音。

苏子璇将休息椅与遮阳伞以及随身带的零食小吃降暑物品放置好在休息区。因是一番男主,休息椅便放在正中间,与董昕的并排。

董昕正在河边与纪进临拍一场骑马戏,白衣飘飘,与背后的青山绿水融为一体,宛如人间仙子。纪进临剑眉星目,手握长剑,束发儒冠,温文尔雅,俩人坐在假马上,拍着近景镜头。

苏子璇无聊,便偷偷跑到李导身后,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监视器,手里对照翻着王昱衍的备用剧本,不得不说,专业编剧写的台词精炼优美,演员演技精湛,配上导演独特的镜头拍摄角度,一帧一画皆是艺术。

她暗暗感叹,什么时候自己写的故事也能得大导青睐,拍成电影,让人物活起来。

李导大声一喊:“卡,过。”

拍了五遍,终于满意,李导站起身揉了揉脖子,瞥见站在身后冲董昕热情挥手的苏子璇,“小苏今天跟着一起过来了。”

苏子璇眯眼笑着说,“前两天就出来了,一直在棚里跟着拍文戏呢。”

李导招了招手,示意她坐过去,“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嗯嗯,已经没事了。”苏子璇应道,看见镜头卡在最后的画面上,“李导,您的镜头拍摄地太美啦!”

张导被夸,笑得拢不住嘴,“有吗?”

“真的。”苏子璇肯定地点着头,“我的小说,如果有一天被拍,我一定请您做导演。”

张导挑眉拖着长音,“哦?你的小说?”

苏子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嗯!我在晋江上写言情小说。”

晋江最近几年可是改编了不少的影视,而且都收益颇高。

听她说这话,旁边的编剧凑上前来问:“你的小说是什么类型的?”

“就是普通的恋爱故事。”苏子璇掰着手指头,一本一本数着,“有一本职业是医生,一本职业是军人,还有一本职业是律师。”

编剧微微勾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掏出手机,“是这样,我们工作室最近想买一些小说的影视版权,我们可以加个微信,互相了解一下。”

苏子璇被突如其来的邀约吓到,呆愣两秒,才反应过来,急忙从口袋拿出手机,恭恭敬敬地加上了编剧的微信。

没想到有一天竟然卖影视版权的好事也能落到自己脑袋上。

虽说她的小说一直很受欢迎,但也仅限在网文圈,一共写了五本,只出版过两本,卖影视版权的事,她好像只在梦中想过。

她抱着剧本,边走边笑,心里算着一笔帐,若能卖出去影视版权,别说王昱衍的30万车债,研究生三年在北京的房租和学费都有了着落,再也不用每天为了生计,赶稿写书,为一些微商产品拍美妆视频做广告。

越想越开心,仿佛百万已经打入自己的卡中,一路上蹦蹦跳跳。

回到演员休息区,王昱衍还没过来,只有董昕坐在一旁看着手机。

董昕瘫靠在休息椅上,带着耳机看视频,旁边站着两个小助理给扇着扇子,经纪人拿着切好的西瓜块插上牙签,递到她手边,就差喂进嘴里。

手机里放着的是她上次的采访视频,看着评论里刷的一水儿的“女神好美,好清纯”,董昕满意地勾了下嘴角,左手接过经纪人手里的西瓜块,右手向上滑了下屏幕,换到了王昱衍的采访。

看着采访视频,董昕的脸色越来越黑,由晴转阴。

“啪。”她用力地吐出嘴里的西瓜籽。

经纪人忙放下水果拼盘,捻住掉落在她衣服上的西瓜籽,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

董昕将手机往面前的小桌板上用力地一摔,用下巴指了指暂停住的画面,“没想到王昱衍这么狗,宁愿将衣服反穿,妆容弄花也不愿意和我撞同款。”

经纪人滑动着手机屏幕,王昱衍确实将衣服反穿,图案logo全都看不见,手上脖子上的配饰也已经全然不见,看起来是邋遢了些,但正好映衬他在剧组刻苦努力的形象。

“如果我们那天不和他撞面,也许他就不会看透我们的打算……”经纪人说。

董昕双手抱胸,没好气地道:“那天苏子璇明明告诉我,他吃完饭半个小时再下来采访,我算好的时间,怎么他就提前下来了!”

“是不是那丫头骗你。”

董昕嗤之以鼻道:“哼,她倒是敢。”

话刚落音,就见苏子璇蹦蹦跶跶地走过来,从大老远就开始和董昕打招呼。经纪人轻轻戳了戳董昕的肩膀,示意她收起比包公还黑的面色。

苏子璇仍然沉浸在卖小说版权的幻想中,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董昕姐,我要和你分享一个好消息。”

董昕冷着脸,看见她傻呵呵的表情,气更是不打一处来,认定就是她谎报军情,才导致她的计划败露,没好气地说:“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不想多说话。”

苏子璇上下打量,瞥了瞥她两侧的小助理,噤若寒蝉,又瞄了喵她身后的经纪人,耷拉着长脸,便压低声音,躬身试探地问道:“董昕姐,你哪里不舒服。”

董昕抬起脚,差点踢到她的脸,放在前面的小桌板上,矫揉造作地嗯哼道:“刚拍武打戏的时候扭到了脚踝。”

“那我去通知导演,把医生请过来。”

“不用了。”董昕挺起腰板坐直,敲打着双腿,“你帮我捏一捏就好了。”

替她捏脚?苏子璇着实一惊,虽说董昕一直与她姐妹相称,但到底是刚认识不久,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而且语气薄凉,就好像是她的丫鬟,让苏子璇心里不大舒服。

正在她为难如何办之时,执行导演急急忙忙地来催董昕上场,准备武打戏。

董昕眼角向上挑了挑,翻了个白眼,“这种戏还用我亲自上,替身呢?”

执行导演点头哈腰赔笑道:“今天替身有病临时来不了了,况且这场戏只是在马上的小动作,不需要什么技巧,就麻烦您亲自演一下。”

“呵,现在替身都这么娇贵。”董昕冷哼,用纸巾捂了捂鼻子,随后扔在了地上,“我身体也不舒服,上不了场。”

董昕说的决绝,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执行导演眼睛狠狠地瞪着她,恨不得将她生挖,但却碍于她女一的面子,只能忍耐,“那这可怎么办才好,您就受累……”

董昕瞟了眼苏子璇,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要不然就让子璇替我一下吧!”

“我?”苏子璇诧异地指着自己,反问道。

被解了困境,执行导演冷色的脸上露出一丝丝让人察觉不到的欣喜,他上下扫视苏子璇,身材苗条,面容清秀,长得虽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算是出水芙蓉。

“行,行,行,小苏你就帮个忙吧!”还未等苏子璇答应,副导演就连忙拽着她,来到化妆间换装打扮。

董昕拍了拍手,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一副看戏的模样,她倒是想看看苏子璇这个乡里来的土丫头,待会儿在马上惊慌失措,被导演骂的狗血喷头的情形,一定很有趣。

由于是替身,而且这场戏是远景,所以妆容不用太过精致,时间紧急,她身为美妆博主自己拿起各种化妆刷就往脸上弄,造型师也三下五除二的为她带上假发,夹好了配饰。

当苏子璇一身白衣飘飘走出时,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长在了她的身上,白色的衣服显得她肤如凝脂,如瀑的黑发上随意地点缀着两朵柔粉色的小花,她被盯得有些脸红,低着头,走到了李导旁。

李导磕着瓜子,盯着监视器,正在指挥各部门调试灯光,执行导演快步上前,低头在他耳朵旁轻语说明情况。

李导的眉头微微一皱,侧头余光闪到苏子璇身上,抬眼看上去,只觉得叹为惊人,她换上这一身古装,犹如惊鸿仙子,透露出一股淡淡的清雅,与董昕相比,气质如兰更像是与生俱来,而不是后天的刻意模仿,只是眉间少了一缕娇娆媚态之美。

“行,就这样吧!”李导散下手中的瓜子,拍了拍手,“那就辛苦小苏你了。”

“嗯。”

执行导演带着苏子璇走到拍摄场地,一路上絮絮叨叨地嘱咐她待会儿开拍的注意事项以及一些武术动作。

纪进临拉着缰绳,右脚一蹬下马,注视着走过来的这位与以往皆不相同的女孩。

“没事,别紧张,只是远景。”纪进临伸出一只胳膊放在苏子璇面前,示意她可以扶着上马。

苏子璇轻微地笑笑,难掩她脸上的紧张,糊里糊涂地就被人推出来做了替身,自己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会儿事。她胳膊稍稍向上纵了纵,刚好宽袖盖住了手掌,轻轻握住纪进临的胳膊,借力蹬上了一匹小马驹子。

苏子璇紧紧地握住缰绳,生怕一个不留神就从马上摔下来,毕竟这匹小马驹子不怎么听话,喜欢动来动去的。

这场戏主要是背影骑马的拍摄,加上一些小幅度的武术动作,对于不会骑马的人来说是有一点点难度,但只要胆子大,并不是很难。

武术指导亲身师范指导了苏子璇三次,确保她明白学会,才通知导演可以开拍。

三镜一次,苏子璇骑马姿势不对,卡,再来。

三镜二次,苏子璇忘记武术动作,卡,再来。

三镜三次,苏子璇的马不听话,没跑起来,卡再来。

执行导演显得略微不耐烦,虽然苏子璇解了他的难,但连着NG三次,而且状态根本不在,时间紧迫,让他有些犯怵,他拿着喇叭,大声喊到:“小苏,你放开了身子演,扭扭妮妮的,别让这上百号人跟你在这儿浪费时间。”

苏子璇低头咬着嘴唇,有些惭愧,暗暗掐了掐自己拽着缰绳的左手,告诉自己,狠一点,别怕,不能给王昱衍丢人。

三镜四次。

苏子璇抚了抚小马驹子的鬓毛,待导演一声开拍,左手里的鞭子重重地落在了马的屁股上,坐下的马像一支飞箭窜了出去,暖风迎面吹来,将秀发吹飘,她弯腰成弓形,英姿飒爽,好不自然。

纪进临紧随其后,常年的古装片拍摄,已经练就了一身出色的马术,只是简单地骑马,丝毫不在话下。

“OK!咔!”李导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

道具部门的工作人员听见命令,马上乘车追上演员,待小马缓下速度,准备向前将其牵走。工作人员刚准备牵住苏子璇的小马驹子,嗖的一下,就被它挣脱,这匹马许是受了刺激,兴奋异常,竟一下子窜了出去。

速度极快,苏子璇正放下缰绳准备下马,就被这匹马又载着向东面跑了出去。

纪进临骑马习惯了,还在马背上,眼看着苏子璇被带跑,大叫了一声,“小苏!”,就忙得抖了抖马,快速追上去。

苏子璇被疯癫的马儿惊地完全不知所措,她慌忙中勾住了缰绳,勉强维持住自己已经掉下去一半的身体的平衡。

纪进临狠狠地将鞭子抽在马背上,飞奔上前追上了苏子璇,距离渐渐拉进,刚准备拽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的马上,小马就一个急转弯,生生地又跑了十米才慢下来,将苏子璇甩在了石滩上。

石滩上满是石渣子,又是夏天衣着单薄,被摔下来的苏子璇,当即被石渣子咯地鲜血淋漓,她下意识地护住了头,短暂恍惚两秒,才感受到身上的疼痛,腿上的鲜血顺着小腿肚直流,她艰难地坐起来,试着扭动脚腕,不行,完全动弹不得,她紧咬着嘴唇,烟柳细眉紧蹙,不敢动一丝一毫,仅是一个小动作,便是刺骨之痛。

纪进临眼看着苏子璇坠下,着实一惊,心里咯噔一下,他缓了缓神,下马,走过去,刚要伸手抱住苏子璇,就被侧边急忙跑来的白衣男子抢了个先。

刚巧不巧,苏子璇正好坠在了王昱衍的保姆车前。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