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作者喵嗷的小说-青城何照聂青城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21:33

喵嗷作者的青城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何照聂青城,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聂青城不是蠢人,自然不可能当众对着他颐指气使指桑骂槐坐实了恶毒姐姐的名分,虽然冷淡,却也尽职尽责教他一点东西,一时之间反而能看出些荒谬的姐友弟恭言笑晏晏来

青城

推荐指数:8分

《青城》在线阅读全文

青城第六章

出差的事刚准备好,公司就迎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变动,空降一位副总聂隐。

这姓氏令人瞩目的同时,新的报刊杂志出街,深8了一番聂家八卦。原来聂青城并不是聂家独女,早些年她父亲就有了外室,生了一对兄妹,哥哥就是这位聂隐。碍于正室夫人娘家也是名门,这两个私生子没得到承认,然而孩子大了,毕竟要认祖归宗的,况且聂家家主对继承家业的女儿不满,此番作为多半是在敲打聂青城。以八卦的揣测来看,聂隐多半是个棋子,是聂家庄对嫡女的一番警告。

何照身份使然,纵使本能的回避这些秘辛,总还是免不了知道一些,即使不清楚这中间究竟经过多少权力博弈,也知道聂青城在聂隐这件事上众叛亲离,即使是她的母亲也没有站在她这边。

虽然公司如今第一把交椅上坐的是聂青城,可是这江山是聂家的江山,聂家的话事人还是她父亲。聂青城心高气傲,轻易不会容人插手,更不会对父母之命千依百顺,亲情无几而互相掣肘,于是局面越发复杂。

没过几天,聂青城就搬回了城郊的聂家别墅去住。何照心里有数,这大多是聂夫人的强烈要求,因为聂隐已经登堂入室,聂青城作为正经的聂家小姐,难不成还要住在外头低人一等?

这样一来,聂青城在公司在家都和聂隐抬头不见低头见,脸色更加难看,底下人见微知著,也更加的小心翼翼。这样的气氛反而给了聂隐不少收买人心的机会。

不论立场的话,何照也觉得聂隐确实非池中物。能屈能伸,笑脸迎人,不说八面玲珑使人见而亲切,也算得上是长袖善舞为聂青城所不为。明知道自己母子三人流落在外不被承认就是因为聂青城母女的存在,对着同父异母的姐姐也是一脸真诚的仰慕敬佩,无论对方说什么总是笑着顺从。

聂青城不是蠢人,自然不可能当众对着他颐指气使指桑骂槐坐实了恶毒姐姐的名分,虽然冷淡,却也尽职尽责教他一点东西,一时之间反而能看出些荒谬的姐友弟恭言笑晏晏来。

只是这样,说好的出差也就遥遥无期。国外那石油开采工程本就刚开始,不急于一时,聂青城想不起来,也没再提。

何照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的从日程表上删掉说好的出差,转而兢兢业业的跟着老板智斗私生子。

聂隐对于他这样显而易见是聂青城基本盘的人态度非常明确,彬彬有礼,敬而远之,何照也顺势而为,不过见面喊一声副总就算了,更加说不上几句话。

聂青城回家住了十几天,几乎每天都在经历豪门宅斗的现场版,各大八卦媒体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何照略有耳闻就觉得真是乌七八糟,想到聂家主的手段也不禁好奇,究竟聂青城做了什么激怒了老爷子,连私生子这种不光彩的事都能翻上来,不过聂青城不说,他也没问。

这一天他拿着文件送到聂青城那里的时候,正看到聂隐也在。年轻人生的一副好相貌,和聂青城有几分相像的细长眉眼,温润端方,在聂家这庞然大物的装点之下,也是一副贵公子的温柔好气质,见何照虚敲了敲门就进来,自然而然终结了话题,点了点头:“何特助。”

何照喊了一声副总,把手中的文件放在聂青城面前:“这几份文件聂总还是尽快看完,都比较急。”

聂青城点点头,随手拉到面前,一张冷艳的脸上头一次露出了似笑非笑的从容神情,对着聂隐道:“你大可以放心,这都是我聂家的家业,我怎么会因为个人恩怨就作践自己的产业呢?你说的事,我会好好考虑的。”

其中的主人意味实在太过明白,聂隐脸色却岿然不动,恍若未闻,笑容如旧:“那是自然。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

站起身走了,还贴心的顺手关上了办公室门。

人走了良久,聂青城才把手边的文件一把扔了出去:“贱人!”

何照吓了一跳,雪花一样的纸片纷纷扬扬落了一屋子,看聂青城这就算发泄完了,才开始捡,一边捡一边絮絮叨叨:“聂总不必生气,无论如何,沈家也不会容忍他爬上来的,况且现在看来,聂隐也不是什么难缠人物,权势这种压倒性力量不是个人算计就能轻易扳倒的……”

沈家就是聂夫人的娘家,聂青城的外家。

聂青城眼神冷冽:“哼,真以为自己就是聂家公子了,这几天上蹿下跳还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么?现在就想插手人事?再给他一点时间,怕是要让他妈来做聂夫人了!”

说话间,何照还在地上捡乱飞的文件,后背和腰拉出一条漂亮的弧线,低垂的后颈脆弱而惊心的好看,看上去甚至乖顺的令人意外。

聂青城的怒火渐渐弱下去,反而觉得自己有点乱发脾气的嫌疑。

何照还在顺她的毛,没反应过来聂青城已经不说话了,站起身才看见她的眼神,深且软,带着不敢细看的某种意味,便垂下眼帘把文件放到桌子上,犹豫道:“其实,聂总只要服个软,事情也不一定会这样的,说不定……就不会有聂隐这一茬事了。”

闻言,聂青城只是冷笑一声,摇了摇头:“聂隐是他给我安的一根刺,你要知道他对我的要求是没有极限的,只要我有不合心意的地方,聂隐就是敲打我逼我就范的手段,什么事都是一样的,我要是退了步,只会永无宁日。”

她看着落地窗外辉煌的落日,长发染上一层金色的光晕,整个人看上去都温和了几分,语气却是这样寥落冷漠,提起父亲就像是一个陌生人。

何照有不知从何而起的温柔与心软,很想伸手去摸一摸她的头发,最终却只是什么也没说,陪着她一起看窗外。

“对了,”聂青城突然想起来一样:“后天就走吧,去那边看看。”

何照猝不及防:“啊?”

“出差,就你和我。”聂青城脸上掠过一个含义复杂的笑:“也要给聂隐一个大展身手的机会啊,免得他成天哭诉我这个姐姐把持朝政,不给他表现余地。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