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作者暮清的小说-凉凉两生暖如雪杜若安林刃雪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02:03

暮清作者的凉凉两生暖如雪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杜若安林刃雪,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林隐雪感觉浑身疼痛,早上起来就挨了一顿打,现在又从山上滚下来。她感觉自己真的有点撑不住了。好疼啊。她艰难的睁开眼睛,感觉背部有东西硌得自己疼,她起身拿出来一看,咦!怎么是个背篓?背篓里还有几株什么草,我的书包呢?林隐雪感觉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凉凉两生暖如雪

推荐指数:8分

《凉凉两生暖如雪》在线阅读全文

凉凉两生暖如雪第一章:时空的穿越

黑沉沉的天空,寂静的雪狐山,大雪一直下着,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山崖下躺着一个少女,她的身上泛着的丝丝血红仿佛是这片世界唯一的颜色,那是她从山崖上滚落下来的伤痕,洁白的衣赏已经凌乱不堪,上上下下被挂裂的伤口让人看了触目惊心。她是谁?她为什么会从山上滚下来?她,又为什么独自躺在这又没有人来寻她?

另一个世界,滔滔的洪水,四处汪洋,一个女孩站在半山腰疯狂的呼喊着她的爸爸妈妈,她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洪水吞噬,她声嘶力竭地呼喊着......

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女孩伸手去擦脸上冰冷的泪,才发现自己又做噩梦了。

她又梦见自己的爸爸妈妈了,而且又是他们遇难的那一幕,这个场景,她一辈子也忘不了。

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做林隐雪,五年前,家乡突发洪水,在家呆了很多天特别无聊的林隐雪趁着雨停歇的一会偷偷溜出去找小伙伴玩了。她的父母再三跟她交代了不要出去玩,怕有危险。可小孩子总是贪玩的。小孩子,也不会想到会有什么危险,那个危险又在哪里。

她的爸妈刚把屋边上被风雨吹倒的侧棚搭好,回家歇着却不见了林隐雪。眼看着刚停了会雨的天空又是乌压压的一片乌云,他们着急了。连忙不顾地一起去找林刃雪,没想到正在站在那呼喊隐雪名字的时候,因连日下雨而松动的山体此刻终于绷不住了。

他们的家就在山腰上,而山脚下就是一条大河。依山傍水本来是一处好住处,可谁也没想过这突然的意外。

泥石流将他们一直冲到了山下的洪水之中,湍急的洪水根本没给他们返生的机会。正在领居家的林隐雪听到响动,赶紧往家赶。她在山腰上正好看到了他父母挣扎的影子,转眼,一切就都不见了。

她的爸妈不在了,她温暖的家,也没有了。

十二岁的林隐雪就这么成了个孤儿,他们家的爷爷奶奶早就不在了,她家就他们一家三口,唯一算得上的亲属就是那家不太和善的叔叔婶婶一家。她的叔婶在社会道德的压迫下勉强接受了给她一口饭吃,但是也以此为借口霸占了林隐雪家的财产,他们欺负林刃雪小不懂事也没能力,侵用她家的财产不说,她的婶婶还虐待她,家里的什么活都是她干,吃的更加是家里人吃剩下的。

林隐雪的童年遭此巨变,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但是她更多的还是沉浸在失去双亲的悲痛和悔恨中。

她的叔婶迫于外界的压力,还是用隐雪家的钱给她继续上着学。她的那个邻居,也是她的同学,名字叫做杜若安,她父母出事的那一天,他就是在他家里玩。杜若安可以说是唯一一个真心关心她,在这个变得冰冷的世界给她唯一一丝温暖的人了。别的同学都欺负她没有父母,她的叔婶也欺负她没有爹娘撑腰,所有人都欺负她,只有他,一直温暖着她。他知道她的痛苦,他想安慰她,更想保护她。

林隐雪知道杜若安的好意,可是,世界已经这样了,她已经不想再给予这个世界任何回应了,她对杜若安如粘牙糖般的靠近从一开始的抗拒渐渐也变得不理不管懒得搭理他了。偏偏他们的家又相隔不远,上学放学杜若安都等她一起走,虽然每次隐雪都因为做家务快迟到了,若安也还是会等她一起迟到。有时遇到有人欺负她还会帮她出头,她被打受伤了还会偷偷从家里拿药给她治疗,还会给她讲笑话逗她开心。只有他,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只有他,心疼她。虽然隐雪从来不予他回应,但若安却始终跟随她守护她,这一跟,就跟了五年。

隐雪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她重新卷了卷有点窄小的被子,这五年,她卑微的活着。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因为她是她爸妈唯一的骨肉,她要替他们好好的活着。虽然叔婶很苛刻,虽然生活很难熬,但是她相信自己一定会改变的。等自己再长大一点,等自己再变得强大一点,总有一天,她会好好的活给天上的爸爸妈妈看。

今夜的隐雪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了,因为做梦醒了,也因为阴湿的房间和短薄的被子也实在有点冷。窗户的一个角破了,虽然离床有一段距离,但是一个房间有了洞,又在这种北风呼啸、漫天白雪的天气下,就怎么也暖和不起来了。就像隐雪的心,上天带走了她心爱的一切,在她的心上开了个口子,她的心,怎么也热不起来了。

好不容易快熬到了天亮,林隐雪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惨白的世界,心中藏着很多悲伤,但是黑亮的眼睛中却透露着一股坚强。

砰的一声,隐雪的房间突然被她婶婶给推开,她婶婶披着一床暖被粗声大气的对她说:“快点起床了,快去收拾柴火烧点热水,再煮锅热粥,待会你叔叔弟弟起床了要洗脸吃早饭的呢!一天就知道睡睡睡!快点给我起来!”

隐雪早已习以为常,只是她今天没有马上起来,她是在想再躺一下下。可是她的婶婶却不管她那么多,过来就掀开了她的被子,一把就把她脱离了床面。隐雪感觉寒风吹在身上,真的好冷,心,也比冰雪更冷。

婶婶见她今天有点不听使唤,脾气上来了,拿起旁边的扫帚就往隐雪身上扑过来。哪里顺手就往哪里扑,她根本不在乎是否会伤到隐雪哪里或者担心隐雪没穿外衣而生病。对她来说,给她一口剩饭吃已是恩赐,还敢不听话就得收拾。

隐雪被打得无力格挡,昨晚没吃什么晚上又冷,根本没有力气。婶婶打得也累了,呆在这个房间也觉得冷,就又凶了她几句让她赶紧去烧水煮粥就又回房间躺着了。

隐雪艰难的爬起来,缓缓地找到衣服穿好,她无力的环抱着自己,好冷,也好痛。可是她不敢耽搁,还是得去赶紧烧水煮粥,不然等下上课又要迟到了,而不做这些事情,读高中的事情也不好办。这是她含泪跟她叔叔婶婶求来的,读书是她唯一的出路,她想,总有一天她要读好书,然后让自己变得更好,再也不想跟这一家人在一起,自己一个人去这个世界流浪,自已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坚强。反正她不想呆着这,这个地方让她伤心,也让她悔恨悲痛。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带着以前爸爸妈妈对她的爱和那一点回忆,去其他地方继续活下去。

林隐雪收拾完已经很晚了,今天的早习肯定已经赶不到了。她匆忙喝了两口还有点夹生的白粥,便又急匆匆地拿起书包跑去学校。经过杜若安家十几米之后,隐雪毫不意外的在这看见了杜若安的身影。他不敢靠家太近等她,他爸妈不喜欢他靠近她。可是他却五年如一日的在这里等她经过这里,然后跟她一起去学校。

杜若安终于看到了她,用调侃的语气对隐雪说:“哟,今天又上了个新妆啊,这么晚才去上学。”说完杜若安把书包里常备的那盒跌打损伤的药塞在了隐雪的书包里。他看到了隐雪额头上、手上的淤青,他心疼她,却也只能这么守护她。他也想,等长大了就带她离开这里好好保护她,给她自由,再也不让她受委屈。

林隐雪也懒得跟他推搡了,毕竟每次她也争不过他。她白了一眼杜若安,继续准备往前跑去学校。跑步,可以锻炼身体,更加可以让她暖和一点。

正转身杜若安却拉住了她,跟她说:“哎,安安,我跟你说,我昨天刚从我哥们那知道我们这里有条小路可以更快点到学校,你要跟我一起走吗?不然你可又要迟到了喔,你的功课也会落下。。。。。。”

林隐雪挣脱不了,也受不了他这么唧唧哇哇的念叨,很冷淡的瞟着杜若安说:“带路!”

杜若安如得到圣恩一般高兴地拽着隐雪就走,他也不想隐雪迟到,隐雪心中想的,他都清楚,而他想要的,就是成全隐雪想要的。那样,他就会很开心很开心。

他们在路上走着,半跑半走。平常以这个速度二十多分钟能到学校,可是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隐雪还没有看到学校的方向。她不由得有些埋怨杜若安:“哎!你带的什么路啊,你会不会走啊?”

杜若安也有点蒙神了。昨天明明叫他哥们带他走过一遍,怎么现在有点不对了呢。他心中有点愧疚,害得隐雪迟到得更迟了。想着他就像跟隐雪开个玩笑缓解一下她的心情,他上前拉住隐雪的胳膊,正准备跟她说话,可这一拉让隐雪失去了重心,转身拽住杜若安的手臂,杜若安连忙用力撑住隐雪,却没想到脚下一滑,他们两个都滚了下去。。。。。。

林隐雪感觉浑身疼痛,早上起来就挨了一顿打,现在又从山上滚下来。她感觉自己真的有点撑不住了。好疼啊。她艰难的睁开眼睛,感觉背部有东西硌得自己疼,她起身拿出来一看,咦!怎么是个背篓?背篓里还有几株什么草,我的书包呢?林隐雪感觉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