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莺归解罗衣小说_半山闲时的莺归解罗衣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09 21:30
莺归解罗衣状态:连载中作者:半山闲时全文阅读

《莺归解罗衣》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半山闲时,小说的男女主角为苏莹叶予灏,上辈子苏莹的夫君爱上了自己的姐姐,和离后,她受尽嘲笑,失去了尊严,最后她失去的生命,重生一次,面对当年的抉择,苏莹将如何选择呢?

莺归解罗衣第十七章 伤己

穆祯闻言青筋暴突,反手又要挥向徐婉。

苏莹按住穆祯,徐婉哆嗦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断地磕头哀求道,“皇上明鉴,臣妾冤枉!”

穆祯不好发作苏莹,盛怒之下挥手把一整套汝窑茶杯摔碎,又一巴掌狠狠拍在檀木桌上,疼得满脸通红才作罢。

苏莹极少见到穆祯这般暴怒,心下生了几分畏惧,心疼地揉着穆祯的手掌,柔声道:“皇上先听听那宫女怎么说吧。”

“把人带进来!”

苏莹补充道:“把指认的和被指认的都带过来。”

丁香应道,“诺。”转身出去便把人都带了进来。指认的那位是自己进来的,被指认的那位是丁香提着进来的。

苏莹先问了指认的那位,“你叫什么,在长杨宫里是做什么的,瞧见了什么,一一道来。”

小宫女胆子小,一进来就噗通一声跪下了,此刻被问话,慌得不知道该怎样才好,“奴婢叫芳年,是院子里洒扫的丫鬟,奴婢曾见到小主身边伺候的二等宫女芬兰,和张才人的贴身宫女晚上偷偷在角门相会,张才人的宫女给芬兰姐姐递了东西揣在怀里,奴婢没看见什么,但觉得可疑,今日回想起来,不敢隐瞒。”

苏莹问道:“你怎么认识那是张才人的宫女的?”

“张才人有孕后出行皆用肩舆或软轿,寻常贵嫔以下不得使用,所以张才人每次出门都在宫里极为打眼,贴身宫女跟在身边,自然见过。”说道此处,芳年又望了一眼徐婉,“前不久小主带了白芷姐姐一同去内务府挑冬衣的料子,得另在带个人儿,众人都不乐意抬那么重的料子,才轮到奴婢去。当时撞上了张才人的肩舆,张才人的贴身宫女叫我们小主退让一旁,白芷姐姐忍不住出言护主,还被那宫女排喧了一通,所以奴婢印象深刻。但是小主不愿多事,叫白芷姐姐住口,便退让在一旁了。”

苏莹忍不住看向徐婉,“像你的性子。张才人以下犯上怎么没听你说过?”

徐婉道,“嫔妾让的不是张才人,是皇嗣。”

苏莹又看向芳年,奇道:“你方才说,张才人的宫女给芬兰递东西,怎么?不该是芬兰给张才人的宫女递东西吗?你可别看花眼了。”

芳年用力磕头,“奴婢发誓没有看花眼。”

苏莹不悦,“别磕了!等下额头烂了出去,别人还当本宫怎么着你了!”

芬兰在旁听着焦躁不安,恨不得捂了芳年的嘴,偏被丁香按住,怎么也挪不开身子,只能急急叫喊,“好你个贱丫头!我不就看你干活不利索饿了你两顿,你在皇上和娘娘面前诬陷我……”

话没说完,丁香就重重一巴掌呼在芬兰脸上,虎着脸道:“主子面前岂容你放肆!”

芬兰挨了丁香一掌,吓得透透的,脸都不敢捂。

穆祯在苏莹宫里见过丁香数十次,只觉得是个雄壮的宫女,非同寻常,动起手来的模样还是第一次见到,怎的这般唬人!但转念想到宫里害人的手段,张才人刚失了孩子,有这样的丫鬟在身边保护苏莹,穆祯竟感觉安心许多,并不反感丁香。

苏莹盯着芬兰,芬兰心里发虚,不敢直视,却被丁香强掰着脑袋,不得不面对苏莹。苏莹笑得没有温度,“你叫芬兰是吧?说给本宫听听,张才人的宫女,给了你什么好东西?”

“没有,没有,娘娘您别听芳年乱说。奴婢……奴婢和秀梅是老乡,让她带了些家乡的特产给奴婢。”芬兰支支吾吾。

苏莹又问:“什么特产?”

“是……是茶叶。”

“芳年你说,张才人的宫女给芬兰递的东西,什么大小?”

芳年回道:“握在手心里。”

穆祯听出了端倪,呵呵冷笑,“那丁点子茶叶,你是打算一片一片泡水喝,还是一点儿点儿嚼了吃了?”

“再不给本宫说实话,本宫就让你把屋里烧的炭,一块一块咽下去。”

丁香极听话地立刻把炭盆搬到芬兰身边,夹起一块炭就往芬兰嘴边送。

芬兰跌坐在地上连连后退,知晓苏莹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尖叫着喊道,“娘娘饶命!奴婢招了!奴婢都招了!”

丁香放下火钳,苏莹这才笑得温和,“细细说来。”

怕了的芬兰倒豆子似的一股脑倒出来,原来芬兰的弟弟同在宫中伺候,是浣衣局的杂役太监,正是芬兰的弟弟被人拿来要挟了。

张才人的宫女说,她家小主看不惯元妃和丽嫔得宠,霸着皇上不放,让她腹中皇嗣受亲生父亲冷落,所以想出此计,栽赃嫁祸,不仅排除异己,还能得皇上更多怜惜。

“所以是张才人自己害得自己孩子没有的?”穆祯嗤笑,是在问芬兰,也是在问自己,这样的结果仍然不够有说服力。

但凡长了脑子,把麝香挂上去嗅两口,就可以说身子不适,请太医诊脉,何必把麝香挂在床头日日吸入,真把皇嗣害到没有。

“传张才人来。”穆祯吩咐太监总管黄福贵,想了一想,又道,“你亲自去请,她还没出月子,用软轿抬过来,别让她着了风。”

黄福贵领命出去了。

苏莹道:“皇上仁慈。”

“事情复杂至此,朕也不知该听谁信谁,张氏之罪尚未定论,朕不想落个薄情的名声。”

张才人被抬过来的时候脸色不比前几日好多少。脚下虚浮无力,大半个身子靠在丫鬟身上,缓缓挪步进来。

这一回的结果应该是真相了吧。

苏莹一手扶着发沉的脑袋,脑仁隐隐作痛。

张才人为诬陷元妃和丽嫔,计谋更逼真,用多了麝香的量,导致小产。小产后一不做二不休,怕自己败露,索性继续诬陷下去。

这样的结果出人意料,众人都伸长了脖子等一出谋害皇嗣的好戏,盼着自己憎恶的某某人会不会牵涉其中,最后却是张才人自己害了自己。

可这也是此事发生以来,最说得通的真相。

莺归解罗衣状态:连载中作者:半山闲时全文阅读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