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都市之最强长生许帆姚蓉蓉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10 16:01

《都市之最强长生》讲述了许帆姚蓉蓉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都市之最强长生许帆姚蓉蓉全文免费阅读!都市之最强长生小说节选:谭老,你让人把她按到沙发上!快!已经对谭家小姐病症了然于胸的他,自然有医治的办法。不过面对眼前这情形,许帆也不敢耽搁,正常来说,阴灵执念,只要想办法给它消除,即可散去轮回,可是这是一只还未出世的婴魂,除了将其打散别无他法。

都市之最强长生
推荐指数:★★★★★
>>《都市之最强长生》在线阅读>>

《都市之最强长生》精选章节

谭老,你让人把她按到沙发上!快!

已经对谭家小姐病症了然于胸的他,自然有医治的办法。不过面对眼前这情形,许帆也不敢耽搁,

正常来说,阴灵执念,只要想办法给它消除,即可散去轮回,可是这是一只还未出世的婴魂,除了将其打散别无他法。

少说这个婴魂已经附在谭小姐身上将近二十余载,如不是家中阳气充盈,恐怕它已经凝为实体。然而,这个阴灵对许帆确是非常重要。

这样的魂,若是被许帆吸收,不出一日即可到达聚元境界。

聚元境界,那就是修真者和普通人的界限。

这上门的猎物,岂能失之交臂!

谭老,若想制服小姐体内的阴灵,需借用你至刚至阳的指尖血。

到了此刻,许帆的话就是命令,作为在营中摸爬滚打五十年的谭景天,表现出极高的职业素养,立刻笔直的站在旁边待命。

吴神医,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九转玄针术!徒有虚名的无耻之徒!

许帆拿过针袋,轻轻在上百根针上拂过。

蹭。蹭。蹭。

三支银针竟然像是被吸起来一样,腾空而起,乖乖的自动钻到许帆的食指和中指之间。

接下来,这三支针蘸着谭老的血,看似随意的,径直扎在谭小姐的丹田上,隐隐粉红透过她肚子上的丝质白纱渗了出来。

像朵朵桃花,煞是好看。

三针下去,就听见谭小姐嗓子后面嗷的一声,四肢无力,软软的躺了下去。

小兄弟,这,老夫从未见过有人如此下针,是不是有所不妥?这衣服都没脱,穴位恐。。。

谭老,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随意的施针,哪怕是刚才的吴玉坤,还是认真的寻找了半天,才谨慎下的针,而眼前这个少年,看都不看,莫不是比吴玉坤还神棍?

此乃三阳开泰,阳气回返。许帆淡淡一笑:男女授受不亲,谭老在一旁看着就好。

谭老,现在不得不重新审视着眼前的少年,清朗才俊,双眸英气逼人。

可是这一身廉价的服装,想必家境也是一般,如果他能治好孙女的病,那么自己撮合他们两个,也未尝不可。可是从他刚才的话里,有意拒自己千里之外。

真君子!

老子就看你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我吴神医纵横商海这么多年,还没有人从我手里把东西抢去的。出了问题老子拿你垫背。

吴玉坤听了刚刚谭老的话,不禁咬牙切齿的朝着许帆冷冷一笑。

老狐狸自然是老狐狸,眼下就把自己的后路给想好了,反正现在是许帆在诊治,如果一旦出了任何问题,自己尽可以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就在他计划着下一步歹毒的行动时,许帆手上的动作又开始了。

九九归一!叱!

许帆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如处子抚琴,轻飘飘的,九支银针破空而出。

随着阵阵蜂鸣,银针蓦然颤动,所有的针顺时针旋转,频率一致。

看着少年无比从容的神色,谭老渐渐放下了轻视之心,转为了深深的震撼,这是多少年的功力才能有如此娴熟的手法。

九针,一次从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以及双脚脚心等等九处,准确排开。

高!

谭老看着少年下针的部位,才明白刚刚少年的那句男女授受不亲的意思,有的穴位的确非常隐晦,若是脱衣下针,那孙女这身子,岂不是被看的一清二楚。再次给少年的医德,暗暗伸了一个大拇指!

随着这九针下去。

啊~

一声震耳欲聋的尖笑声,充斥着整个空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吴玉坤的助手竟然被震晕了过去。

来了!

与其他人相反,许帆则是满脸的期待。

电光火石之间,一团黑色烟雾从女的嘴里翻腾而出,瞬间窜至机舱的天花板上。

所有人惊呆了,这把所有人之前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都推翻了!

那团黑气突然幻化成人形黑影,戾气骇人。

就连久经沙场的谭老,也不由得双腿打颤。

居然是一只夺舍的厉鬼,看样子,也得有100年的道行了,若不是被谭家这阳气压制,怕已经到破聚元境界,直逼筑基,虽然如此,这也是实打实的百年厉鬼。

看到这,许帆心里非常兴奋,就像期待一场饕餮盛宴,贪婪地看着那黑影。

搓着双手,嘴里一直嘀咕,快到碗里来!

嗯?我是厉鬼啊,我不要面子的吗?

黑影绕着许帆转了一圈。

许帆眼中精芒一闪,抓起一只银针,飞快的在谭老的指尖一扎,然后冲着黑影激射而去,裹杂着天地元气,破空一啸。

嗖!

啪!

银针像达到实体上一样,发出闷响。却不曾听见掉落的声音。

黑影极度扭曲着身体,嘴里发出刺耳的尖啸。

整个头等舱气温骤降。那盛水的被子上,居然升起一层薄薄的冰霜。

许帆缓缓来到黑影的面前,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吸着,眼前的黑影急速缩小,随着尖啸的满满低沉,那团黑影变成一缕,然后彻底消失不见。

收工!

许帆,拍了拍肚子,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

好了,都起来吧。

谭小姐,身上的针就像变戏法一样,又回到许帆的手中,然后他风轻云淡的拍了拍手里的灰尘。

小兄弟真是神人!老朽佩服!谭老从无比震惊中,慢慢地缓过神来。

谭小姐,体内阴邪已除,阳气回升,病根彻底解决,很快就能苏醒过来,要是没什么事我可要走了。

果然,原本一动不动的谭小姐,嘴唇微微颤了一下。谭老忙过来,查看情况。

爷爷,我们到家了吗?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老伯伯说要带我走,我好害怕!

谭小姐,揉了揉眼睛,看到谭老在旁边紧张的看到自己,猛地一下,就窜到了他的怀里,让人看了不禁生怜,那样子更加楚楚动人。

我的宝贝孙女,你感觉怎么样?谭老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急切的问道。

就是有点渴。咦,我怎么感觉比之前更有劲了呢?

此时的谭小姐跟之前判若两人。脸色红润,仿佛为参茸酒之类滋补品所长期调养出来的。

渴就对了,吴神医那三针让谭小姐失血那么多,不渴才怪呢!

刚刚那三针的黑锅,许帆表示自己可不背,该谁的谁拿去。

跪在地上的吴玉坤此时的脸色犹如猪肝,红里泛青,抖成一团。

不知道我们谭家该如何报答小神医呢?谭老恭恭敬敬的冲着许帆深深一躬。

走了。

许帆淡淡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然后转身离去。

目睹着许帆离去的身影,谭老微微思忖,对一侧的守卫低低地说:去查一下,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是!

……

一番折腾后,许帆来到自己的座位,开始闭目养神。

化魔,聚元!

窗外的雨已经停了,飞机在不知不觉中的到达了临京机场。

……

临京市机场航站楼。

雨后,微凉。

许帆来到出站口,四处搜寻了一下,没有发现那熟悉的面孔。

终究还是错过了吗?!

许帆掏出手机,拨下了秦姨的号码。

好一会才有人接听。

喂,秦姨,我到了出站口了,怎么没看到你呢?

秦姨一向是非常守时且守信的,相信她没有等到自己,是不会走的。

哦,小帆啊,秦姨有些事情耽搁了,我一会给你发地址,你打个车过来吧。饭准备好了。

好的,秦姨。

对方匆匆挂了电话。

许帆隐隐感觉不对,秦姨的声音有点怪怪的。

无所谓了。本来自己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临京市,就是给人家添麻烦,人家不来,也没什么可说的。

路边打了个出租车。

十分钟之后,来到了秦姨给自己发的地址。

临京金冠豪庭!

最高端的住宅区之一,一座座别墅鳞次栉比。

临京市,江北和江南之间必经的交通枢纽,南北往来的货物都得从此经过,也造就了这座城市的繁荣。

可谓是寸土寸金了。

普通房价炒到了二十万一平。而秦姨的房子估计得翻一倍。

秦姨的家是9号别墅,离小区门不远。

许帆来到门口,刚要敲门却听见里面有说话声。

就那个乡巴佬,还需要你们去接,真当自己是领导了!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