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相见欢殿下你离我远点全文免费阅读-相见欢殿下你离我远点小说

发布时间:2019-06-11 11:31

《相见欢殿下你离我远点》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火热完结文《相见欢殿下你离我远点》讲述了苏禾封允宸的故事,相见欢殿下你离我远点小说节选:便是由此定下的律例。表面查访民情,驻地政绩,实是暗中寻访不安分的西齐旧部,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相见欢殿下你离我远点
推荐指数:★★★★★
>>《相见欢殿下你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相见欢殿下你离我远点》精选章节

封允宸端坐于主位上,轻轻晃了下手中杯盏,杯中盈碧的茶水在他的晃动下一圈一圈的晕开,而他凤眸如一汪深潭,没有半分波澜。

片刻后,清凛淡然的话音传出,“二小姐便看看,能否判断出是何病症。”

不要求必须救活,只判断病症么……

苏禾闻言薄唇轻抿,她曾听师父说过,天齐立国之初,原分东齐与西齐,各有朝纲,两百年前的东齐之主继位之后,励精图治举倾国之力,终将西齐收复统一,即为高祖皇帝。

高祖之后,历代帝王对西齐旧部表面招安,实则大力镇压,作为西齐旧都属地,西疆历来是重中之重。巡历,便是由此定下的律例。表面查访民情,驻地政绩,实是暗中寻访不安分的西齐旧部,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巡历人选向来由圣上指派,这次竟派遣了宸王前去,只怕西疆三郡俨然已成了宣平帝的心病。

若她猜测无误,此人十有八九正是此番巡历捕获的西齐旧部。

却不知是中了什么毒,连王府的医士都束手无策。

兰心知道她家小姐要给那人看诊,立马反应过来,在苏禾把脉之前,从袖袋取出她的蓝色小褡裢打开递上,里面整齐排放着各种令人惊叹的精巧器具。

苏禾径自蹲下,任斗篷裙幅委地,眼都不眨伸出白皙的手指搭上那人手腕,再翻看了左右眼皮,在一旁讶异的目光中,甚至连口舌也没亲自验过。

这一系列事做完,苏禾心中暗惊。

她抬手拔出一枚银针,凝神在男人左手少冲、少府、神门几个穴位上依次取了几滴血液,小心滴在一方特制的绢帕上,瞬间被腐蚀了一块儿。

“小姐……”

兰心大惊,心都跟着颤了一下,抬头担忧的看着苏禾,这些年来她一直跟在小姐身边,也算见过不少奇毒,可像今日这般毒性霸道的,还是第一次。

苏禾并未抬头,神情分外凝重,眸子也暗了下来。

“尚需一只小碗与一把匕首!”

不待封允宸发话,蔺涣立即唤人备好,堂外候命的云深将东西接过,走到苏禾身边,按她吩咐,手起刀落划开一道细如游丝的口子,谨慎放出半碗毒血。

沾有毒的血液看起来黑沉粘稠,格外恶心。

苏禾却神色不变将其接过,放在一旁,另取一枚金针。

在云深兰心的劝阻之前,迅速刺破自己中指,滴下几滴血进去,收手停下所有的动作。

将她敏捷精准的手法尽收眼底,封允宸神色疏朗静谧,凤眸微敛。

见苏禾停下,才问道:“已验出了?”

苏禾摇了摇头,“不急,等一盏茶之后才能确定。”

封允宸闻言眸光清淡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似乎对她所言极为信任,而他不发话,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开口,众人心思各异,凝晖堂里一片沉寂。

一盏茶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因着刚刚苏禾的话,除了封允宸,其余几人都迫不及待的将目光聚焦在装毒血的碗里。

却发现刚刚还是一碗黑沉沉的血,现在竟分作了两层,而且界限分明,上层偏红,下层偏黑。

“果真是金牙草!”

悦耳清澈的声音,带着一丝凉意,非常清晰的传进了众人耳中。

“金牙草?”

见封允宸剑眉微挑,她解释道:“是,其叶形状如兽牙,而‘金’并非指它的颜色是金色,本身是绿色的,但在日光照射下叶面会泛出金光,极为罕见。”

“既极为罕见……”封允宸沉吟道,“二小姐如何断定?”

“寻常医书是无记载,但我曾听师父提及过,此毒仅凭症状来看与寻常剧毒无异,唯独对阴寒之物反应明显。”

说来凑巧,至阴至寒的墨旱莲,早被师父用在了她身上,她的血就是最好的验毒引子。

不知是不是方才提到了师父,她总觉得宸王神色似乎有些变化。

苏禾点到即止,转而将先前那方绢帕拿出。

“好在他经脉封锁,中毒不深,且体表无伤,不然血中带毒,一经溃散,宛如一具毒物。”

封允宸唇角微扬,眼中却无丝毫温度。

太久没有过动作,有人正想借他之手搅弄风云,一石二鸟。

侧首瞥到苏禾蛾眉轻蹙,若有所思的模样,眸色一缓。

倒是个聪慧的姑娘,一察觉到金牙草背后的暗流涌动,就谨慎无比。

可惜,他的目的早已达到。

漫不经心的目光扫过眉目紧锁的蔺涣,后者会意,当即道:“实不相瞒,此人干系重大,不知二小姐是否有解毒之法?”

苏禾清丽眼眸中波光流转,有些迟疑。

金牙草罕见,但以师父对药的研究,怎会没有收录,况且还有那本据传是几百年前医族遗留下来的药典秘录,解毒倒是不难。

只是她已反应过来,赶在宸王进宫复命前动手的幕后之人纵然不在帝京,耳目也少不了。不论对方是要设计宸王办事不利,还是利用中毒之人做什么文章……

但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骤然落空,多半要将这账记到她的头上。

更有甚者,还会牵扯到侯府。

理智分明告知自己,眼下立刻推脱学艺不精,明哲保身才更为妥当。

她心知肚明,若自己不出手,这人必死无疑。

眼睁睁放任一个活人见死不救,实在有违医者道义。

苏禾垂眸轻吸口气,做了决定。

“确实有解。”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