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男女主是赵琦妍萧奕乾的小说-权宠嫡妻殿下有点拽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11 17:01

男女主是赵琦妍萧奕乾的小说《权宠嫡妻殿下有点拽》是由顾二飘所写的作品,赵琦妍萧奕乾的小说内容精彩,本文学在这里为你带来权宠嫡妻殿下有点拽的精彩章节:两声清脆的耳光声打断了赵琦妍的思绪,门外的声音继续传进来。

权宠嫡妻殿下有点拽
推荐指数:★★★★★
>>《权宠嫡妻殿下有点拽》在线阅读>>

《权宠嫡妻殿下有点拽》精选章节

罗账内,躺在床上的女人猛地从黑暗中坐起。

她痛苦的弓着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浮出水面。

“沈公子留步,我家姑娘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等姑娘醒了再说吧。”

门外传来的清晰的声音让赵琦妍面上一怔,抬起了头。

这是妗云的声音?

可是,可是,妗云不是在随她陪嫁到沈家的第二年就患病死了吗?

那时她刚怀了锦儿,孕期起了湿疹,妗云衣不解带的照顾她,日日用热水为她擦身,等她好了她却因劳累过度病倒了。

这一倒,她就再没起来。

“啪!啪!”

两声清脆的耳光声打断了赵琦妍的思绪,门外的声音继续传进来。

“今日我与你家小姐已经行了纳征之礼,等我迎她进门,她就会被抬入我房里,为我宽衣解带。这种事情,早两日晚两日又有什么分别?”

这个声音,就是化成灰,赵琦妍也认得。

仇恨在她眼底翻涌,生前她一句句的诅咒烙在灵魂深处呼啸而来。

赵琦妍如地狱罗刹般望向门口。

可是,她视线触到的地方,无一不让她惊骇!

燃着青烟的香炉,雕满荷花图案的妆台,铺着薄毯的躺椅,垫了两个靠枕的软塌,还有画着莲叶荷花的锦玉屏风。

这是她未出阁前的闺房,可,她不是死了吗?

想到刚才沈栾枫的话,忪怔间,赵琦妍忽地笑了。

老天到底是有多残忍,竟真的给了她来生,让她重生回到了她与沈栾枫行纳征礼的这一晚!

就是在这一晚,她被他强行破了身。

笑着笑着,赵琦妍的手指突然死死揪扯住被子。

她垂着头,眼泪滴落在根根青筋浮起的手背上。

沈栾枫,我带着我与锦儿的血海深仇,带着诅咒回来了!

“若公子真心爱慕我家姑娘,就请离开,莫毁了我家姑娘清誉。”

门外,妗云还在坚持。

沈栾枫在冷风中站了许久,酒也醒了。

他本想离开,可当着满院子下人的面,他若就这样离开,那他伯爵公子的颜面往哪儿放?

踌躇间,沈栾枫将火气都迁怒到了妗云身上。

“你以后也是要跟着陪嫁到伯爵府的,惹怒我,于你有什么好处?”他怒眸瞪着妗云。

“我好不好不打紧,重要的是我们姑娘的清白。”妗云挡在沈栾枫身前,两边的脸颊上都印着鲜红的指印,但她依然不卑不亢的看着他。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前世赵琦妍昏睡着,后来也无人对她说起过,她不知道这一幕。如今亲耳知道了,她不得不想。

或许妗云并不是单纯病死的?

毕竟,她今日惹怒了沈栾枫。凭沈栾枫的性子,连不足满月的亲生女儿他都能亲手剐皮碎骨,又怎会轻易放过她?

门外,沈栾枫气极,一连说了好几个好,“我倒要看看,今日这门,我是进得进不得!”

听着门外沈栾枫对妗云拳打脚踢的声音,赵琦妍紧紧攥着被子,忍着不发作。

妗云别怕,你现在受的折辱打骂我一定让沈栾枫加倍奉还!

直到妗云被打晕过去,她才听到“砰”的一声。

房门被沈栾枫一脚踢开了。

廊间的光照进房间里。

沈栾枫踏步而入。

越过屏风,看到床上坐着的曼妙身影时,他脚步一顿,停下了,“方才,吵醒你了?”

“这么晚了,找我有事?”

赵琦妍淡漠清冷的声音让沈栾枫又是一愣。

以往赵琦妍一见到自己,哪次不是眼眸放光,含羞带笑?今天是怎么了?

“脑子里想着你,我情不自禁就走到了你院子,想时时都见到你。”沈栾枫情真意切。

这套说辞和前世如出一辙,赵琦妍厌恶的皱眉,反感至极。

见赵琦妍没再说话,沈栾枫借着酒劲儿,迈步走了过去。

看着高大的身影逼近,赵琦妍脸上越发的冷漠。

沈栾枫大掌拨开罗帐的那一瞬,赵琦妍猛地扬起手中的花瓶,对着他的头用力的砸下!

浓稠的血液顺着脸颊淌下,沈栾枫身子一晃,目光呆滞的面朝床倒了下去。

赵琦妍冷冷的推开他,下了床。

走出去两步,她脚步又陡然停下。

她腰杆挺的笔直,没有回头,冷漠道,“今夜,你闯我闺房,毁我清誉,我本该杀了你,可是你若死了,我这一辈子都要与你扯上牵连,我不愿,所以我不杀你。”

“但是,我现在不杀你不代表以后也不杀,这笔账,我们慢慢算。”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

赤着脚走到门口,赵琦妍长发散在身后,里衣上都是血,脸色煞白的拉开了门。

“正厅的纳征宴结束了吗?”她冷声问门口的玉秋。

出阁前,她近身伺候的婢女只有两个,妗云和玉秋。

玉秋年纪小,时常低着头,怯怯的说话,前世赵琦妍以为她只是胆小,后来才知道她是父亲的妾室陈姨娘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把她推入伯爵府的火坑,玉秋居功至伟。

“还没。”玉秋如往常般低着头,怯怯的回道。

“把人绑了带去正厅,半柱香后我在正厅若没见到人,你以后就不用进梧桐苑了。”

冷冷吩咐了一句,赵琦妍径直走出了梧桐苑。

因为还有满院的下人看着,玉秋表现的和往常无异,可手心里却布满了汗。

方才赵琦妍的语气,对她说话的态度,都和以前不一样了,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如此想着,玉秋微微抬眸望向赵琦妍的背影。

就在这时,眼看着就要走出梧桐苑的赵琦妍忽而停下脚步,她眼风凌厉的回头,正与玉秋的目光对上。

玉秋心中一骇,慌忙低下头去,胸中心跳如擂。

赵琦妍冷笑着收回视线,走出门,对着站在门口身材魁梧的两个下人吩咐,“我房中丢了贵重东西,贼人怕被搜查定会想办法将东西带出府,你们两个现在去东门候着,便是一只蚊子也不能让它飞出去。若有人硬要闯出去,就绑了带去正厅。”

这两个人是她外祖父从军中选来的,随着她母亲陪嫁到了赵府,因她之前为了逼迫母亲答应沈家的婚事闹了两回自尽,母亲又将这两个人拨到了她的梧桐苑。

看到赵琦妍穿着里衣,浑身是血,那两个人当即抱了拳应“是”。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