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豪门总裁太野蛮容十最新章节-容十顾晚晴小说作者胖桃子

发布时间:2019-07-07 14:03

轻叶小说为您提供豪门总裁太野蛮容十最新章节。小编带来作者“胖桃子”的小说《豪门总裁太野蛮》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该小说讲述男女主角容十顾晚晴的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豪门总裁太野蛮》在线阅读<<<<

豪门总裁太野蛮容十最新章节

这年头愿意借钱的朋友本来就没几个,何况还是这么大的数额,顾晚晴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难道真要由着他们把自己抓去为所欲为?

要不干脆把顾烟卖了算了。

顾晚晴自暴自弃地想。

顾晚晴累到身心俱疲,耐着性子安抚好顾酒,又请了护工来照顾顾三,这才赶在天色破晓之前回了家。

结果第二天睡到天昏地暗,醒来后天都模模糊糊泛着暗沉,顾晚晴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五点半。

手机上三条信息,一条来自秦嘉义,约她出去玩,一条来自顾酒,问她情况,另一条来自顾烟,催她快点筹钱。

最后一条短信看得顾晚晴差点一怒砸了手机。

冷静下来后她琢磨着给顾酒避重就轻说了情况,嘱咐他好好上课。

然后捧着手机犹豫要不要开口跟秦嘉义借钱。

正想着,秦嘉义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顾晚晴开口就声音嘶哑。

“我去你这嗓子怎么回事?”秦嘉义愣了一下,“晚上干嘛去了,一天都没回我电话。”

顾晚晴想了想,单刀直入:“你现在手里有多少钱?”

秦嘉义沉默片刻,反问她:“你缺钱?”

“有一点。”顾晚晴说,“你就说你有多少吧?”

“没多少。”秦嘉义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刚回国,对国内的情况不了解,我爸那边又一直在限制我……”

顾晚晴跟着叹了口气,他俩认识这么多年,她对秦嘉义很了解,知道他不会玩虚的,说没钱就是真没钱。

只是除了他,谁还会无缘无故借她这么多钱?

顾晚晴朋友很多,只是大多都是些狐朋狗友,偶尔背地里还会下绊子那种。

跟秦嘉义随意聊了两句,顾晚晴放下手机继续为钱发愁。

容十的微信不请自来:晚上我去你家?

顾晚晴看到的瞬间,只觉得脑子里的灯泡蹭的亮了起来。

她回:容总能不能不要这么粗暴,不是我去你家,就是你来我家,我们就不能约个别的地方见面?

容十乐了:那你想去哪?

顾晚晴:你决定。

把决定权交给容十之后,她又开始琢磨怎么开口借钱。

顾晚晴也是走投无路,问容十借钱绝对是个下下策,指不定今天借了这钱,明天就得拿命还。

来日当牛做马,她注定要看债主脸色。

但总好过看三叔被顾烟活生生气死。

晚上两人约在一家私房菜馆见面,顾晚晴一听那家菜馆的名字,就决定饿着肚子去吃个饱。

B市有名的私房菜不少,去的人大多非富即贵,有钱有时间都能预约到,但口味不一而足。

容十带她去的这一家,是一个退休的老厅长出资开的,当初就不是为了卖菜,所以有钱也不一定能吃到,但顾晚晴有幸吃过一次,口味意外地适合她。

有求于人,顾晚晴刻意好好打扮一番,外加下楼的时候上了容十的车,没少收获回头率。

“我还以为容总喜新厌旧把我忘了呢?”顾晚晴一改平时的高冷风,大眼睛眯着,像只小狐狸。

哪知道容十这厮居然不吃她这一套,推开她的肩膀,冷漠道:“好好说话。”

顾晚晴撇撇嘴:“看来容总是个抖M。”

“此话怎讲?”容十瞥她一眼。

“我冷着脸对你的时候,你可从来都是主动贴上来的。”顾晚晴笑笑。

容十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顾晚晴被他拆穿,也不觉得心虚,当即要挑明。

容十却像是未卜先知,淡淡道:“有话吃完饭再说。”

顾晚晴犹疑了一下,点点头,没再继续矫情。

吃完饭,容十又带她去看了一场舞台剧,吃饱了想睡觉的顾晚晴全程昏昏欲睡。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顾晚晴就听见旁边一个女人惊喜地喊道:“容总,好巧呀!”

一瞬间睡意全消。

她赶紧别开脸,避免女人看到自己。

好在剧场里灯光很暗,女人也不好贸然直接凑过来,只是羡慕道:“旁边这位是张小姐?你们感情真好!”

“……”

容十冷漠地点头示意。

顾晚晴没有回应,女人有些疑惑有些不满她的态度,却不好说什么,嘟嘟喃喃地走了。

等她离开,顾晚晴才心有余悸地回过头,瞪了容十一眼:“你好端端带我来看什么舞台剧,还嫌不够招摇?”

容十故作无辜:“我说要去你家,你不愿意,我以为你想来点有情调的。”

“你的情调就是吃吃饭,看看舞台剧?”顾晚晴顿感头疼,“你别是个直男癌吧?”

“……”

“算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顾晚晴正色道,“我是真有事想请你帮忙。”

容十点头示意她说。

顾晚晴将前因后果简单概述了一遍,而后补充:“不准说我圣母同情心泛滥,我这是寻常人都有的共情心。”

然而她多虑了,容十并没有就这个问题讨论她是不是同情心泛滥,而是丢出一个很直观的问题:“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怎么还?”

顾晚晴有一瞬间的语塞,她长这么大,虽然算不上锦衣玉食,却也没有真正为钱发过愁。

后来机缘巧合结识了很多上流社会的大佬,对钱的概念越来越淡薄。

200万对她而言,只是一个数字,她知道自己没有这么多钱,却也没想过究竟要过多久,才能筹齐这笔钱。

顾晚晴老脸一红,半响才支吾道:“我会还你的。”

容十好整以暇,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像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是问题,但我是个商人,只承认有价值的交易。”

他直言不讳这是一笔交易,顾晚晴对此早有预料,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

她在这圈子里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对爱情早就没了憧憬,但对自己,却还是留着一份能够独善其身的期待。

“我明白,不过容总既然跟我说这个话,就是认为这笔交易值得。”顾晚晴在这一点上还是有足够的自信,“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容十意味深长地扬起嘴角:“那我们来签个协议吧。”

顾晚晴有些郁闷,这是让她卖身么?

岂不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放心,不是让你卖身。”容十看穿她的忧虑,懒洋洋地说:“只是一个利己利人的交易,你不会损失什么。”

回去的路上,顾晚晴总觉得心里七上八下:“你总得告诉我我要做些什么吧?”

容十看了她一眼,“替我搞定张若清,让她心甘情愿解除婚约。”

顾晚晴嘴角抽了一下:“你别是个傻的吧?”

容十:“有问题?”

“问题大了好不好!”顾晚晴忍不住咆哮,“我怎么搞定她?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跟她的战斗力完全不在一个水平?”

容十意味不明地笑出了声:“我倒是比较看好你。”

顾晚晴:“……你哪里来的信心?”

“别废话,你没得选。”

“就算是这样,我也想挣扎一下。”

“有什么好挣扎的,这对你而言很简单吧?”

“不,对我而言,你这是一道送命题。”

“……”

两人就这个问题吵了一路,最终容十一句:“闭嘴,再多说一句钱没有了。”

顾晚晴:“……”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她忍!

等回到家时,容十已经派人把拟好的协议送了过来。

看着白纸黑字密密麻麻的条款,顾晚晴不得不怀疑他是早有预谋。

然而走投无路,她只能接受这种屈辱的条约。

之前费尽心思想要躲开张若清,现在居然还要让她自己凑上去,未来的作死之路还真是漫长又黑暗。

顾晚晴签完协议,一脸痛心:“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容十收好协议。

“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张若清还是不错的,这年头能有这么一个漂亮女孩,处处维护你,爱你的人,不爱你的钱,真的太不容易了。”

容十对此饶有兴致:“那你是爱我的钱,还是爱我的人?”

“对不起,我都不爱。”顾晚晴丢下笔,面无表情。

容十满不在乎,指了指纸上的一行字:“协议上还有一条。”

顾晚晴看过去,顿时满头黑线:“协议期间不能与任何男人以任何形式产生超过朋友以外的关系。”。

“为期一年。”容十眉一挑,又恢复一贯的不正经,握住她的手:“合作愉快。”

顾晚晴:“神经病。”

她打开他的手:“很晚了,你可以走了。”

容十顺势拉过她的手腕,凑上前堵上她的唇,轻声呢喃:“长夜漫漫,你从今天开始履行你的职责。”

……

第二天顾晚晴就带着钱找到了狼哥。

狼哥拿到钱,似乎还有些失望:“顾小姐果然名不虚传,这么快就凑到了钱。”

“钱给你们,以后不要再找三叔的麻烦。”顾晚晴神情复杂,“另外,我希望你们的赌场,以及名下任何一间娱乐场所,都不要再接待顾烟。”

狼哥眯着眼睛说:“这个可有点难办,我们开赌场也是为了赚钱,哪有拒人门外的道理。”

“谁都不容易,顾烟根本出不起那个钱。如果她再欠你们的钱,我不可能再当这个冤大头,我想你们也不想真的闹出人命。”顾晚晴笃定道,“我能弄到这钱,也不会多干净,大不了鱼死网破。”

“……”

狼哥对待顾烟可以不在乎,但对顾晚晴,多少还是有些忌惮,讪讪笑了一声:“顾小姐好魄力。”

顾晚晴丢下钱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甚至没有留意到狼哥盯着她的背影,有些阴鸷的眼神。

接下来几天时间,顾晚晴一直在琢磨该怎么帮容十“搞定”张若清。

最快的办法无疑是让张若清发现他们的关系,但这样顾晚晴就成了靶子,张若清肯定会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想想都是泪。

这天下班,顾晚晴顺便去了一趟医院。

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顾三在跟护工吵架,她连忙开门进去。

“三叔?”顾晚晴把歪倒在一旁的椅子扶起来,“你这又是在跟谁发脾气?”

护工见她进来,松了口气,抱怨道:“顾先生一直吵着要抽烟,又不肯吃药,真是愁死人了。”

顾三耷拉着眉毛说:“说了我没病,吃什么药,都三十多年的老烟枪了,不让我抽烟不如让我去死!”

顾晚晴叹气:“三叔,医生说你心脏不好,忌烟酒,你就听医生的话,戒了吧。”

“我这是老毛病,治不治都这样。”顾三撇开脸。

顾晚晴走过去,示意护工离开,又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个苹果慢慢削着。

“三叔,你自己的身体自己要多注意。别的我也不多说,顾酒才18岁,正是需要你的时候,顾烟又是这副德性,这个家不能少了你。”

她慢悠悠地说着,眉目低垂,显得十分温柔。

顾三听着听着就眼眶发红,两鬓的发在阳光下白得透明,许久才开口问她:“那钱的事情怎么样了?”

顾晚晴微微一笑:“放心,我已经解决了。”

顾三也不问她是怎么解决的,仿佛知道什么,只是说:“是三叔对不住你,没帮上你什么忙,还尽拖累你。”

“不是的,三叔。”顾晚晴顿了顿,片刻沉默后才幽幽道:“十五年前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死在了大街上。这份恩情,我这辈子也还不清。”

顿了顿,顾晚晴又开了口,“三叔,我来就是想跟您说一声,这段时间我可能都不会回来了。”

顾三盯着顾晚晴看了半天,重重的叹了口气,“你三叔我没什么文化,也不懂你那些事,你要觉得对的,就去做,别怕外面那些人怎么说。再不济,还有三叔在背后撑着你。”

顾晚晴鼻子一酸,差点流下眼泪,她说:“三叔,谢谢您。”

离开前,顾三说:“没事就回家看看,顾酒特别想你,总跟我耳边念叨。”

“我会的。”顾晚晴说,她看了看眉头紧锁的养父,忍不住又说一句:“三叔,少抽点烟吧,顾酒总不能再没个爹。”

顾三笑骂她:“死丫头!”

走到楼下缴费的时候,刚好碰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近一看才发现是张若清。

顾晚晴本想装作没看见,转念一想到那份协议,又咬咬牙走过去:“张小姐,好巧。”

“你怎么在这里?”张若清转过身看见她,连寒暄都没有,皱皱眉头似乎很不高兴。

“我亲人病了,我来看望他。”顾晚晴不介意她的态度,“你呢?”

张若清不理会她,依旧蹙着眉:“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离容十远一点!”

“嗯?”顾晚晴愣住,“什么意思?”

“你这种人根本不配结识他,更别说想靠他上位。”张若清说,“他连碰你一下都觉得恶心,你就别死皮赖脸贴上去了!”

顾晚晴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容总生病了?”

“你少装傻,谁不知道你那些龌龊的心思。”张若清自说自话,“你就算腆着脸上去求他,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别白费心思了。”

顾晚晴:“……”

“张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我真的是来看望我亲人。”顾晚晴哭笑不得。

张若清一脸不信,看她的眼神满满都是不屑一顾。

顾晚晴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恶作剧般地挑了挑唇角,小声问她:“张小姐想不想知道,那天早上在酒店跟容总在一起的女人是谁?”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