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每月给他一个亿暗黑蚂蚁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8 09:32

暗黑蚂蚁最新力作《每月给他一个亿》带给您!该小说讲述了叶诚秦语冰的故事,每月给他一个亿暗黑蚂蚁小说节选:我是江中白家供奉,你要多少钱白家都会给,如果你不要钱,我的师门也会花费大代价来赎我,到时你会得到到很多宝物

每月给他一个亿
推荐指数:★★★★★
>>《每月给他一个亿》在线阅读>>

《每月给他一个亿》精选章节

江中白家别院,位于江中市中心的森林公园。

别院采用仿古建筑,院内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极有风情。

此时,后院之中,白家大少白龙象正在与一个穿着立领中山装的中年男子对弈。

这中年男子看起来十分儒雅,颌下蓄着山羊须。

白少,我这一步叫玉龙衔珠,你可看好了。中年男子执黑棋落棋盘上。

白龙象瞳孔一缩,看了半晌,随即苦笑道:袁师棋高一招,龙象不如。

中年男子哈哈笑了起来,道:白少谬赞了,要知道一年前,我可让白少三子,一年后,我全力应对下,你十局能从我这里赢下三局,这等天赋,了不起啊。

都是袁师教导得好。白龙象看着中年男子,目光有如火的灼热,倒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癖好,而是他十分渴望这高人能留下辅佐他。

当初,他费尽心思,才让袁从天答应在他身边留一年。

这一年,白龙象遥遥甩开了其余白家子弟,白家大少龙象之姿开始被人称颂。

整个江中三大地方豪族,秦家明月,白家龙象,孙家暖玉,是三大豪族年青一辈的旗帜。

但在白龙象看来,秦明月不过是长袖善舞,装可怜才搭上了燕京柳家的线。

而孙暖玉男子女相,注定成不了大器,他再有商业头脑,也冲不出江南省。

只有他白龙象,才是真正的雄才。

只要袁从天真正留在他身边,借助袁从天背后的势力,他白龙象能轻而易举将白家带出江中。

就在这时,袁从天突然脸色一变,他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打开看了一眼,神情变得凝重。

袁师,可是有事?白龙象问道。

是有点事,我得出去一趟。袁从天道。

不如让老林跟着,他是暗劲巅峰,也能帮衬一二。白龙象道,他最看重的人,除了袁从天,就是林开国了。

不必,他这种粗鄙武夫只会坏事。袁从天说道,丝毫不掩饰对林开国的不屑。

袁从天起身,走了几步路,又回头对白龙象道:待我事成之后,我会向我师兄托个情,为你在燕京搭一条线。

白龙象大喜过望,激动无比,虽然只是搭线,真正想要崛起还得靠自己,但就是这根线,百分之九十的地方豪门都搭不上。

夜已深,桃谷小区的照明设施早已年久失修,整个小区都笼罩在浓郁的黑暗之中。

咔嚓

卧室的窗户打开,一道黑影闪身进来。

这黑影一抬手,手中一张符竟然散发出幽幽的绿光,将屋子照亮,也照出了他的脸庞,正是袁从天。

大床上,赵乐乐安静地躺着,呼吸微弱,而她满脑袋都插满了亮晃晃的银针。

竟然是银针刺穴,能用银针控制阴煞之毒的蔓延,难不成是赣西神医世家丁家的人?袁从天心道。

他缓缓走近,准备将这些银针拔除,再以最快的速度催动阴煞之毒,让这个少女变成人体养阴盅。

袁从天走到床前,他很谨慎,手中飞出一道符纸,符纸化为几道黑气在房间上上下下绕了一圈,然后消散了。

这时,袁从天才真正放下心来,他开始飞速拔除赵乐乐脑袋上的银针。

很快,所有银针被拔除。

但就在这时,袁从天鼻子耸了耸,闻到了一丝丝香甜的气息。

他一开始是忽略了这种气息,以为是女人使用的化妆品护肤品什么的。

只是现在

不好,中招了。袁从天突然脸色大变,浑身的劲如同气球漏气了般溢散,身体开始变得酸软。

袁从天一咬舌尖,飞速服下一枚万能解毒丹,而后勉力从窗户往外跃出。

他跌跌撞撞往前冲去,只是他能感觉到,后面一直有一个人猫捉老鼠一般跟着他。

袁从天深吸一口气,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身子。

身后那人也停了下来,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浑身裹在黑袍中,根本看不清楚面目。

叶诚这装扮,也是为了保险起见,他现在实力还低,本尊不可能轻易暴露。

我这软骨香的滋味如何?叶诚开口,声音嘶哑。

香味雅淡自然,应该是普通药材配制,但我的解毒丹竟然没有用,我秦岭袁从天自愧不如。袁从天靠着一颗大树开口道,他自报家门,自是一种威慑,若是同道中人,想必对秦岭之名如雷贯耳。

只是,秦岭叶诚的确听过,但也只知道那是一个地方。

你那戒指不错,竟然在吸取你体内的毒。叶诚沙哑道,心中有些兴奋,这家伙果然是一头肥羊,他手中那枚戒指的戒面是一块万年阴玉,先天就蕴藏了一些灵力,开过光后这些灵力被引导了出来。

如果被他得到,在上面刻上一个一级的防御灵力法阵,那足以保障他在达到练气三层前的性命安危了。

袁从天嘴角抽搐了一下,涩声道:如果你要,那就给你好了,我也保证不再打那女娃的主意。

行,丢过来吧。叶诚伸出手。

袁从天从手指中除下戒指,朝叶诚丢去。

只是丢的时候,他丢偏了一些。

叶诚却是冷笑,站在原地,并没有偏离重心去抓那戒指。

没上当?那也没办法了。

袁从天突然大吼一声,手中一张符朝叶诚甩了过来。

这张符在半空,陡然化为一根黑色的长矛,闪电般朝叶诚刺去。

叶诚抬手一指,一缕灵力射出,击碎这根黑色长矛。

而后,他脚踏自创的七星步,瞬间来到袁从天面前,几指点在他的胸口。

袁从天浑身巨震,口鼻喷血,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

这时,叶诚才将那枚阴玉戒捡起来收好,然后站在袁从天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沙哑着声音道:你将那女娃炼成养阴盅,是想养什么邪物?

袁从天看着叶诚,突然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而就在这时,一道青黑的细长影子电一般从袁从天身上射出。

叶诚大惊失色,以他的眼力能看清楚这东西,但身体却跟不上。

如此近的距离,只瞬间,这青影便缠在了叶诚脖子上,与此同时,他的脖颈上传来一阵巨痛,被这东西狠狠咬了一口。

哈哈哈袁从天一边笑一边吐血,道:你不是想知道我想用那女娃养什么吗?你现在看到了,传说中的青线龙蛇,蛇中毒王,被它咬上一口,神仙难救。

但就在这时,这只青线龙蛇突然蛇体一僵,然后直挺挺地从叶诚脖子上落下来,痛苦地在地上扭曲盘结。

袁从天得意的笑顿时僵在了脸上,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此时,叶诚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笑了。

他的体内可是融入了一滴龙王精血,万毒不侵,这蛇虽然是蛇中异种,名字叫龙蛇,但跟大千世界真正的真龙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物种,更别说是龙王了。

袁从天开始发抖,他最后的杀手锏失效了,再无倚仗,恐惧就开始弥漫。

他不想死,他还要追求人间大道,他还没享受够人间荣华。

不要杀我,我是江中白家供奉,你要多少钱白家都会给,如果你不要钱,我的师门也会花费大代价来赎我,到时你会得到到很多宝物。袁从天求饶道,他之前从来都很鄙视那些在他面前痛哭流涕求饶的人,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软骨头。

生死之间,人性才会真正显现。

抱歉,我活了这么多年,就知道一个道理,做人不能太贪心。叶诚淡淡道,抬手往袁从天的天灵盖上一拍。

顿时,袁从天眼睛大睁,迅速变得灰白,失去了生机。

叶诚蹲下来,将那条瑟瑟发抖的青线龙蛇收了起来,然后在袁从天身上摸尸。

一阵微风吹过,几片树叶缓缓飘落。

骤然,叶诚浑身汗毛炸起,身体猛地往前一滚。

黑暗中,一道刺目的森冷寒光一闪即逝!

这道死亡的寒光,来得悄无声息。

空气在瞬间被切割,叶诚若不是那对危险恐怖的直觉,只怕身体已经一分为二。

嗯,就如同地上袁从天的尸体,刚刚被那道乍现的寒光切成了两半。

叶诚浑身绷成了一张弓,死死盯着那个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男子。

这男子穿着布袍,头发灰白,目光阴翳,手中持着一把古式朴刀,身上的气势隐而不发。

叶诚瞳孔剧缩,这是一个绝对的高手,一个起码是暗劲后期的高手。

叶诚现在是练气一层,攻击力相当于明劲巅峰,比起暗劲高手还差了一个大层次。

如果用微弱的灵力来施展术法,那除非百分百击中,否则一击不中,他就危险了。

毕竟,练气一层的灵力太微弱,在大千世界,练气一层除了有气感,大都施放不出术法,而他之所以能施展,那是因为他曾是绝顶高手。

只是,他即便能施放,目前也做不到瞬发的程度,而且一旦施放灵火,体内微弱的灵力就会枯竭,到时如果没有对敌人造成致命杀伤,死的就是自己。

区区明劲巅峰,竟然能躲过我这必杀的一刀,你可以到地狱去吹嘘了。林开国盯着叶诚缓缓道,随即,他看了一眼地上被他斩成两半的尸体,心中想道:什么狗屁高人,也配看不起我林开国,白少若知道他死在一个明劲武者手里,只怕会庆幸不已。

在林开国的目光瞥向地上的尸体时,叶诚突然动了,他的身体如同弹簧般弹起,瞬间一记鞭腿就踢向了林开国的脑袋。

林开国手中的朴刀一卷,电一般斩向了叶诚的腿。

叶诚急忙收腿,而此时林开国一步踏中宫,一肘顶在了人已在半空的叶诚的胸口。

叶诚闷哼一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林开国脚往后一蹬,人如苍鹰般掠起,刀光如寒霜般席卷叶诚。

他的嘴角露出残忍的微笑,这个家伙已经没有存活的可能了。

骤然,叶诚目光一闪,整个人在即将被刀光碾碎时突然诡异地一挺,身体鬼魅般横移出去。

刀光擦过叶诚的肩头,一溜串的血珠飞溅出来。

叶诚却哼都没哼一声,一朵淡红色的灵力火苗从他的指尖脱离,瞬间沾在了林开国的左手上。

林开国凄厉的惨叫,灵火迅速从他手上向他的全身蔓延而去。

但就在这时,林开国几乎是本能地持刀斩向了自己的左臂。

他熊熊燃烧的左臂飞了出去,从沾上灵火到他断臂求生,竟然不到一息时间。

叶诚落地滚了两圈,有些遗憾,整个人遁入了夜色之中。

林开国没有追,他点住了肩上的几个穴道止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臂烧成了白色的灰烬。

林开国扭曲着一张脸,已经明了,这个人就是自己追查的那个杀死弟弟的仇人。

他摸出手机,给白龙象打了一个电话。

随即,深夜的江中市,却像是一锅沸腾了的开水般。

明里暗里,全都是搜索的人。

其中,双龙区每一条街道都被人堵住,几乎是地毯式的在搜查。

五一路口,老五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骂骂咧咧。

特么的,刚刚睡下就被叫起来守路口,老子又不是你们忠义堂,十三巷的小弟。老五火大地将路边一个垃圾桶踢飞。

五哥,消消气,抽支烟。刀哥递过去一支烟,给他点上。

老五吸了两口,情绪平稳了一些。

原本忠义堂一个小头目给他打电话,他直接挂断了,然后就是忠义堂大头目,十三巷的大头目,还有道上几个有名望的人都给他打了电话。

老五再不情愿,也只能带着小弟们出来蹲守了。

这时,老五手下一个混子从另一条街跑了过来,低声道:五哥,打听到了,是白家发出的命令。

老五一惊,江中三大豪门,个个手段通天,能让白家震怒封死整个双龙区,也不知道是谁吃了这个熊心豹子胆。

说了要堵什么人吗?老五问。

一个男人,身高一米八左右,长相不知,年纪可能在四五十岁左右,背肩受了刀伤,极度危险,上面说了,只要是沾边的一律抓了再说。这小混子道。

过了不久,老五尿急,缩到临街一个铺子边的阴影里放水。

水放到一半,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老五吓得将水憋了回去,张嘴就要大喊,但那只手捏住了他的喉咙,他立刻就说不出话来了。

是我。叶诚低声道,将手松了松。

老五一愣,颤声道:诚诚哥?

叶诚松手,老五转过身,看到他一袭黑衣,肩背血迹浸透,顿时明白了白家要堵的人就是他。

有没有路出双龙区?叶诚问。

老五想了想,低声道:我一直有一条备用的逃生路,我让小刀带你过去。

老五回到了路口,在小刀耳边低语了两句。

小刀点头,朝叶诚这边走来,脱了一件衣服让叶诚穿上遮住身上的血迹。

诚哥,跟我来。小刀低声道。

小刀对这周边的环境极为熟悉,很快带着叶诚穿巷过街。

就在两人过街时,突然传来了狗叫声。

只见有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牵着一条狗正小跑着过来,有人大喊:前面两个人,停下来。

小刀有些慌,低声问:诚哥,他们有狗,现在怎么办?

没事,正常回答他们就是。叶诚道。

两人一狗接近,而叶诚手中悄无声息地弹出了一篷药粉。

这两个人问了几个问题,确定小刀是老五的手下后也就放松了,只是警告他们回到五一路口去。

两人一狗走远,小刀松了一口气,扭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他差点叫出声,只见远处那两人一狗竟然在同时捂着自己的喉咙倒地,不断地在地上抽搐,眨眼间就没动静了。

诚诚哥,他们小刀颤声问。

我动的手。叶诚淡淡道。

小刀心惊肉跳,他虽然是混子,砍人是家常便饭,但人命却没沾过。

他们现在是没察觉,但其中一个人注意到了我的装扮,怕很快会怀疑到你们头上,到时顺藤摸瓜就会找到赵虎那里,所以,他们必须死。叶诚语气淡然,却是极其冷酷。

小刀闻言咬牙,点头道:诚哥说的对,他们必须死。

小刀带着叶诚从一个隐秘的地方离开了双龙区,竟然还有一辆车也藏在其中,看得出来这的确是老五给他自己留的后路。

叶诚开车上了路,正寻思着找个药店,却一眼看到了世纪大厦。

秦语冰的公司有专门的医药室,这个点应该没有人,而且上次小夜输门禁密码时他都记在了心里。

叶诚开车进入了世纪大厦的停车场,坐电梯上了冰颜公司。

叶诚去了十八楼的医药室,果然没有人。

借着手机的照明,叶诚找到了止血散和消炎药,还有缝合伤口的针线。

伤口很深,还带有霸道的暗劲冲击,叶诚体质虽然强悍,但目前可还做不到瞬间自愈的程度。

用针线缝合的话就快多了,只是,这伤口,他自己缝合几乎不可能。

就在这时,叶诚突然听到了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他急忙关掉手机,缩在了门后,希望不是往医药室来的。

只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人走到医药室门口就停下了,然后直接拧锁走了进来。

不要动。叶诚的手掐在来人的脖子上,用沙哑的声音威胁道。

秦语冰整个身体僵直,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只是胃有些疼,来医药室里找胃药吃,结果竟然被闯入的贼人挟持了。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