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我有一杯酒聊以慰风尘猫瞳予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8 13:30

猫瞳予最新力作《我有一杯酒聊以慰风尘》带给您!该小说讲述了蒋清欢金禹坤的故事,我有一杯酒聊以慰风尘猫瞳予小说节选:我虽然现在已经沦落到夜店里讨生活了,可也不是人尽可夫的。

我有一杯酒聊以慰风尘
推荐指数:★★★★★
>>《我有一杯酒聊以慰风尘》在线阅读>>

《我有一杯酒聊以慰风尘》精选章节

我虽然现在已经沦落到夜店里讨生活了,可也不是人尽可夫的。况且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显然只是想揩揩油占个便宜而已。

事到如今,我知道已经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了,只得咬咬牙,“不必了,谢谢两位大哥,我会想办法筹钱还给盛老大的。”

“哟,妹子,有骨气,我喜欢,哈哈哈!就算是明天还不上钱,再陪我们哥俩一回当利息,我们也是愿意接受的啊!哈哈哈……”那刀条脸大笑了几声,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在我脸上捏了一把。

等他们出去了,我冲进洗手间,把门反锁,挤了好多的洗面奶,用力地把脸上被他吐了口水的地方洗了一遍又一遍,一直洗到整张脸都发红,才蹲在地上低声哭了出来。

哭完,我用纸巾和化妆棉小心翼翼地把脸擦干净,然后认认真真地重新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对着镜子笑一笑,走出去,依然是那个温婉圆滑游刃有余的领班蒋清欢。

我从包里找出金禹坤的名片,按照上面的地址,我决定去找他,碰碰运气。就目前来看,他可能是我能抓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我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他的公司。公司看起来规模不小,很气派,看来这金家也还是有一些家底的。

我跟秘书小姐说要见金先生,秘书小姐迟疑了片刻,才问道:“小姐,你有预约吗?”

我说没有。秘书小姐又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带着一种狐疑问道,“那么小姐您是金总的朋友吗?”

我只好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的身份显得相当尴尬,难道我能直接告诉别人我是妓女,他是嫖客吗?

好在秘书小姐没有继续追究下去,她让我稍等片刻,然后把电话接到了金禹坤的办公室里。

好不容易得到了许可,我心情忐忑地走进去。办公室里的布置很雅致,而我有点尴尬。男人们虽然跟我打情骂俏,但是大家心知肚明,彼此都有分寸,我们这样的女人,从来都不能登大雅之堂。

好些日子没有见到他,我拿不准他心里到底是怎样看我的,所以我事先准备好的那一大堆暧昧的调笑都哽在了喉咙里,话到嘴边依然是开门见山的语气。我说,金先生,想请你帮一个忙。

他拧着眉毛问,什么事?

我支支吾吾的回答道,“我需要一点钱……”

“多少钱?”

“二……二百五十万。”

我的声音很小,我实在是底气不足。我只是一个小姐,素昧平生,被他嫖了那么几次而已,他凭什么要借我这么大一笔巨款?

我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并没有指望他真的能借钱给我。

他看了我一会儿,并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问道,“如果借钱给你,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我在心里好好的掂量了一下自己的价值,我能给他提供什么好处?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姐,没有过人的学识和气质,长相在华苑也就算中上,并不是万里挑一。就连那点本事,也远远不如其他经验丰富阅人无数的。

如果他只是在生理上需要一个女人,就算他找一个更好更漂亮干净的,一年也花不了五十万,他凭什么选我?他是生意人,一定不会做这种亏本的买卖。

常年混迹于夜店,做过很长时间销售的我很清楚,想让顾客买单,就必须让他觉得自己赚大了,或者是有投资的潜在价值。

即使上次那个青铜盨的事他大赚了一笔,应该还不止二百五十万,但是想让一个生意人把已经赚进了口袋里的钱再掏出来,也一样没门。

而对于他来说,我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的价值和优势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以为我懂得鉴宝。

走到这一步,我已经没有了退路。

隔着桌子,我把身体慢慢倾向他。

我朝他眨了眨眼睛,咬着丰润的嘴唇,媚眼如丝,浑身上下都写满了诱惑,“好处当然没问题,金先生是想要我卖身呢,还是卖艺?”

“卖身怎么算,卖艺又怎么算?”

大概是我的姿态太过于魅惑,他的喉结抖了抖,大概嗓子开始发干。我得寸进尺,把脸凑得很近很近,贴在他耳边呵气如兰,“不如这样,我都卖,再给你打个八折,三年。一共收你二百五十万,一次性付清,你看这样划算吗?”

卖身是真,卖艺是假。除了一口满嘴跑火车的本事,我哪有什么艺可卖。可我三年最好的青春,卖上两三百万,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想之后我要怎么生活。好在他年轻帅气,我就骗自己当成是交了个有钱男朋友好了。

金禹坤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我面前,一手放在我腰上,另一只手在我身上捏了一把,然后慢慢上移,最后捏起我的下巴,抬起来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好像是在分辨我到底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我故意用髋骨去蹭他的小腹。

他经不住我这么调戏,连忙后退了一步,放开我的下巴,两手抓住我的肩膀,“办公室里,别闹。”

我哧的一下笑出来,咬着耳朵继续调戏他,“怕被员工看见他们道貌岸然的金总这么容易就着火了?”

金禹坤拿我有点无奈,转了话题,“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我不想告诉他真相。我怕他一旦知道了我有个赌徒妈,会认为我是一个甩不掉的大麻烦,填不满的无底洞,因而疏远我,免得跟我扯上任何关系。

而且,金主花钱买笑,谁也不是来花钱听人吐苦水的,我是个卖笑的女人,就不应该附赠苦楚,再大的苦,也得自己慢慢地咽,这可以说是我们这一行的一种职业道德。

我于是信口胡扯道:“我看上了一条宝石项链,很贵,我买不起,所以打算把自己给卖了。”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