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民间异术之纸扎匠免费阅读-民间异术之纸扎匠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8 16:00

《民间异术之纸扎匠》免费阅读带给您!《民间异术之纸扎匠》讲述了江修刘倩的故事,民间异术之纸扎匠节选:声音听得格外真实,我试图睁开双眼,却发现怎么都看不清眼前黑影的面貌。只是隐约的感受到对方是一名老人,没有一点要害自己的意思。粗糙而又冰凉手掌轻轻抚着我的面庞,就像是用冰块划过我的皮肤。

民间异术之纸扎匠
推荐指数:★★★★★
>>《民间异术之纸扎匠》在线阅读>>

《民间异术之纸扎匠》精选章节

“小江子,吃糖么!”

“小江子。”

声音听得格外真实,我试图睁开双眼,却发现怎么都看不清眼前黑影的面貌。

只是隐约的感受到对方是一名老人,没有一点要害自己的意思。

粗糙而又冰凉手掌轻轻抚着我的面庞,就像是用冰块划过我的皮肤。

“小江子,张爷爷不是来害你的,也不是故意吓你,而是心愿未了啊!”张大爷感伤的说道。

听清来人是谁,我害怕的要死,努力想要逃离,可发现身子却怎么都不听使唤,僵硬的躺在地上,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哎~”

“我只是想再见一见我那二儿子,听下面的人说,你这里白做活人生,夜做死人意。”

“我才前来求你的,没什么能给你的,这是我的鬼牙,就当是报酬了。”

不知为何,在听完张大爷的话后,原本心中畏惧的我,也不像之前那么恐惧。

呜呜呜~

阴冷沙哑的抽泣声随之响起,张大爷的声音也渐渐消失在我的耳边。

呼~

也不知过了多久,不听使唤的身体终于恢复了正常。

惊坐而起的我重重的喘着粗气,后背早已被汗水浸湿。看着不曾发生过的一切,刚才的梦境实在太过真实。

浑身无力的我,身体如同虚脱了一般,当我试图挣扎着站起身来的时候,却感觉手里面握着一个东西。

我满脸惊异地摊开手,一枚石头大小墨黑色牙齿置于在掌心中,带着刺骨的寒冷内心完全被无法形容的恐惧感所占据。

……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送丧队伍就出发了。

埋葬的地方在半山腰上,大大小小的新坟旧坟有序的排列着,无论是谁家死了人都会统一葬在这里。

将棺材放置在选好的坟地附近,做法事的人早早地到了地方,支起供桌。

右手桃木剑,左手黄纸符,约莫有三十岁左右身穿道袍的男子围绕着棺材喃喃自语,时不时的还会洒下一些黄纸。

披麻戴孝的张海和他媳妇拿着哭丧棒跪在棺材前。

眼看着超度法事就要完成,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张海哥说张大爷托梦的事儿。

这时,已经要开始破瓦了!

据说破瓦寓意着阳间的饭已经吃完,打碎变成‘金银’到了那边再按锅起灶。

可不知为何,我心中却是涌现出异样的感觉,心里一阵发慌,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

只见道士手持桃木剑来到架起的一排排瓦片前,用力砍了下去。

铛!

一声脆响,瓦片应声而碎,紧接着又去砍剩下的瓦片。

看着剩下的最后一块瓦片,道士的面色也显得轻松许多。

铛!

脆响再次响起,可这一次瓦片却是丝毫没有出现碎裂的征兆。

道士脸色瞬间大变,而其他人也都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

道士干咳几声,双手将桃木剑高举再次砍去。

砰!

碰撞声响起,可瓦片依旧完好如初,反倒是道士手中的桃木剑断成两半。

道士的脸上尽是震惊,紧握着半截桃木剑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

眼看这瓦片破不了,棺材没法下葬,索性道士直接一脚踩在瓦片上。

啪!

瓦片应声而碎,原本愣着的村民们也反应过来。

“起棺!”

管事的人高声喊一句,站在棺材两侧的六名壮年便准备抬棺。

“起~”

看着六名壮年男子颇为吃力地将棺材抬起,我心中惊诧不已。按道理来说,棺材其实并不重,六个人抬绰绰有余。

可现在就跟抬着几百斤的石棺一样,就连走路都显得颤颤巍巍。

就在棺材准备落到事先挖好的深坑时,原本日头高照的天空瞬间阴暗下来。

如果说是天全阴了,那也就算了。可偏偏只有坟地这一片的上空被阴云所笼罩。

突然,一旁半人高的杂草中飞出密密麻麻的麻雀,发出阵阵凄厉的叫声,惊恐地飞向天空,似乎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惊扰到它们一样。

原本抬着棺材就不稳的六名壮年更是被吓了一跳,双手一松,顿时让棺材重重地落在地上。

砰!

棺材半斜插在事先挖好的坑里面,棺材上的盖子也因为这一撞击滑落下来。

只见躺在棺材里的张大爷再次睁开眼睛,空洞的眼神没有一丝神采,令人毛骨悚然。

“诈尸啦!诈尸啦!”

紧挨着坟地最近的六名男子惊恐的喊叫出来,如同轰散的鸟群,没有一人敢上前去看怎么回事。

最终还是张海哥壮着胆子走了上去。

“爹啊~您老人家生前什么也不争,处处以和为贵,可怎么人走了反倒折腾了啊!”

因为这两天怪事闹得人心惶惶,张海不禁跪在棺材前哭诉着。

可张大爷依旧睁着眼睛,天空中的阴云也没有散去的征兆。

“爹啊!您到底有什么心愿未了,您跟儿子说,安心的去吧!别再折腾乡亲们了。”

我壮着胆子来到了张海哥身旁说道:“海哥~张大爷只是想在临走前再见田哥一眼。”

双眼通红的张海看向我,疑惑的问道:“小江子,你怎么知道?”

脸色愈显严肃的我,沉重说道:“昨天夜里张大爷给我托梦了。”

“本来我是不相信的,可现在发生的这一切,就是不信,也不行了!”

跪在地上的张海,身子一个踉跄,险些倒地。

哪怕我已经尽可能的压低声音,可依旧被站在一旁的乡亲们听到。

“老张头回魂了?!”几个老大爷脸色瞬间铁青,说啥也不待在这里。

眼看着乡亲们都要逃离干净,我说啥也不让抬棺材的那几名壮年离去。

“小江弟,你就让哥哥们离开吧!这,这太吓人了啊!”为首王家老大面色惨白的求情说道。

我知道这样做很不近人情,可依旧没放他们离开。

“不行,现在是白天你们怕什么?要知道张大爷可是托梦告诉我了。你们不按照我说的去做,今天晚上我就让张大爷陪你们!”

说这句话时,我心里也没多少底气,余光瞥向躺在棺材里的张大爷,心中升起一丝寒意。

不过有我这句话恐吓,他们六个显然被吓得不轻,哭诉说道:“我们帮,我们帮,别让张大爷来找我们。”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