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沈城红花免费阅读-沈城红花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9 12:04

沈城红花免费阅读带给您!沈城红花是吴半仙所创作的小说《诡镇》中的人物,沈城红花精选:那里山秀水幽,景色雅静,临水而建的小镇,有着古老的吊脚楼,青石铺就的长街,远远望去,高楼、青瓦、古墙,清澈的溪流绕村而行,深邃、幽静,如一坛陈年的老酒,散发着诱人的芳香,充满了淳厚古朴的意境。

诡镇
推荐指数:★★★★★
>>《诡镇》在线阅读>>

《诡镇》精选章节

时间不详,地点不详。

这是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年代,被人遗忘的地方。

爷爷的故事中,小镇的四周青山环抱,绿水围绕,山是由紫红色砂砾岩形成的岩石山,水是清澈见底的巫江水。

那里山秀水幽,景色雅静,临水而建的小镇,有着古老的吊脚楼,青石铺就的长街,远远望去,高楼、青瓦、古墙,清澈的溪流绕村而行,深邃、幽静,如一坛陈年的老酒,散发着诱人的芳香,充满了淳厚古朴的意境。

那一年,爷爷沈城还在省城的一家侦探所里混日子,当时社会动荡,民不聊生,侦探的日子也不好过,爷爷那时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落魄得很。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命运便从此改变……

信是从湘西一个小镇寄来的,寄信人,是他的叔叔。

爷爷的故事,就将从这里开始。

……

沈城收到的这封信,字迹很潦草,似乎写信人的心情很着急,以至于连开头的称呼都省略了。

信的内容如下:

“见字如面,我病的很重,已时日无多了,盼见信后速来,或可还能见最后一面,我在这里经营数年,孑然一身,颇有余资和财产,悉数留于你,叔越堂。”

越堂,便是沈城的叔叔,沈越堂。

他在信中说的明白,自己得了重病,时日无多,但孑然一身没有后代,所有的财产都留给沈城,希望他速速前往,或许两人还能见上最后一面。

但沈城看罢这封信后,却只觉得遍体冰凉,毛骨悚然。

因为,他的叔叔沈越堂早在七年前,就已经得了一种怪疾,死去了。

下葬的时候,他虽因在外求学没有亲自到场,错过了最后一面,却有很多人目睹,沈越堂千真万确是死了,而且埋在了沈家的祖坟。

所以他此时收到的这封信,确切的说,是他已经死去了七年的叔叔,给他寄来的信。

出于职业的敏感,沈城做出了两个判断。

第一,这是有人故意整蛊他,用这样一封信骗他跑去数千里之外的地方,至于目的,肯定没安好心。

第二,叔叔当年没有死,而是很离奇的活了下来,却远走他乡,销声匿迹数年,直到如今旧疾发作,才写了这封信给自己。

沈城的父亲早亡,算起来,叔叔已经是这世上他唯一的亲人了。

他无法确定这封信的真实性。

但他是一个心思很缜密的人,经过了一番权衡后,沈城觉得,如果跑去数千里地之外,结果没有这么一回事,那么大不了耽误一些时间,还有路费盘缠。

可如果这要是真的,那么他会见上叔叔一面,弥补当年的遗憾,因为他知道,叔叔是因为他才得病的,可惜当时得知消息后,已经是叔叔下葬后的事情了。

对此,他一直心怀愧疚。

至于叔叔信中所说的财产,他倒并没如何在意,但说老实话,对于此时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他来说,这也是一个诱惑。

看这封信上的口气,叔叔留下的财产想必不少。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赌博。

沈城不是一个赌徒,他做事向来谨慎。但这一次,强烈的好奇心充斥了他的脑海。

思虑再三,沈城还是做出了决定,向已经三个月没发过薪水的侦探所请了假,独自一人踏上了旅程。

从他所在的地方,到信中的湘西小镇,要先走陆路,再走水路,经过了三天两夜的行程,最后攀过了两座大山,这才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来到了小镇。

这一路上,出于对小镇的好奇,沈城沿途打听,在很多人的口中,得知了不同的传闻。

这座小镇的名字,叫做吉祥镇。

有人说,那里是传说中的圣地,拥有神奇的能力,很多得了重病的人到了那里,几乎都会得到治愈。

也有人说,那里是一个诅咒之城,去到那座小镇的人们,终生都不能再离开小镇。

直到死去。

对于这些传言,沈城半信半疑。

但当他初到小镇时,沈城一眼就被这里吸引住了。

小镇四周有着苍翠的青山,一条蜿蜒清河穿镇而过,这里的建筑也保持着古老而又传统的风格,充满了淳厚古朴的意境,让人来到此间,便感到如同来到了世外桃源。

青山绿水,白墙黑瓦,古镇村寨,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美好。

小镇是开放的,镇外有着一条青石路,蜿蜒向上,直通镇子口的石雕牌坊。

这里,也是小镇的入口。

沈城风尘仆仆的来到这里,在石雕牌坊前驻足,抬头仰望,只觉这石雕的线刻细致入微,刀工深厚,虽然辨认不出所画的是什么,却给人一种古朴浑厚的感觉,让人不由得心生肃穆。

观赏了一番之后,沈城才迈步踏入了小镇之中。

但他并没有直接去找叔叔,而是先走进了小镇入口不远处的一座茶馆,要了一壶当地的特产毛尖,坐下来细细品茗,顺便也歇歇劳累了一天的双脚。

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茶馆通常是一个地方人员最杂的地方,如果想探听什么消息,这里最适合不过。

三杯清茶下肚,沈城顿觉神清气爽,一身的疲惫也消除了不少,这才静下心来,仔细打量茶馆里面的人。

此时正是下午时分,茶馆里人不多,只有十多个人,坐的零零散散,大多都穿着当地的服饰,坐在他们中间的沈城,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不过这些人似乎也见惯了外乡人,对沈城的到来并没什么意外,他们自顾自的喝着茶,讲着沈城听不懂的话,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沈城一眼。

仿佛,沈城这个人并不存在,又仿佛,他们根本看不见沈城。

就连刚刚上茶的伙计,也不再搭理沈城,而是站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台子上一个说书的先生,讲着什么故事。

说书的是个盲眼先生,两个眼睛的位置完全塌陷了下去,似乎没有眼珠,脸上也有着一道深深的刀疤,将他瘦削的脸庞斜斜的一分为二。

这样的面相,让沈城有些许的不安。

但那些坐在周围喝茶听书的人们,却很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听的也是一副如痴如醉的神情。

这位说书先生讲的是官话,沈城听得懂。

他听了一会,忽然也觉得说书先生的故事,很有趣。

但也很可怕。

故事里讲的,是十八年前,一个湘西女子与异族私通,被家族拿住沉了水塘,但族长却将女子私自生下的孩子留下,抚养到了十八岁。

谁也没有料到,这位族长抚养孩子,不是为了善念,而是为了斩草除根。

当那男孩长到十八岁的时候,族长忽然下令,将男孩斩首处死!

但男孩一腔怨念难平,便在死前留下诅咒,让那斩落他头颅的刽子手,肠穿肚烂,头中生虫,将刽子手的脑浆啃噬一空而死。

他讲到这里的时候,沈城已是听出了一身的冷汗。

但周围的那些人,却还是那副样子,面孔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眉眼间带着一丝诡异的笑。

在他们的眼神里,沈城读出了两个字。

麻木。

只是,说书先生的故事没有讲完,因为下一刻,茶馆的客人中有一个彪形大汉站了起来,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你这老瞎子故事讲得好好的,怎么乱编?!”

他口中骂骂咧咧的,似乎想要上前揍那说书先生一顿,却终究没有出手,那说书先生也不答话,只是微微含笑,听着他骂。

片刻后,这人兴许是觉得无趣,重重哼了一声之后,便抬腿离开了茶馆,走时,口中仍然咒骂不绝。

但他离去的时候,沈城仿佛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惧。

奇怪,他为何要怕?

好好的故事被他搅和了,那先生也停了下来,坐下喝茶,闭口不语。

沈城看的莫名其妙,便喊来伙计,问他刚才那人为何突然发火,伙计往外看了看,压低声音,在沈城耳边说。

“你是外乡人,不相干的话少问,你是不知道,刚才那个人,就是鬼先生故事里的刽子手。”

“什么,鬼先生?刽子手?你的意思是说,刚才那个故事,难道是真的?”

“嘿嘿,鬼先生讲的故事,不是真的也会变成真的。”

伙计高深莫测的看了沈城一眼,怪笑起来。

沈城只觉自己身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那位说书先生。

不知是巧合,还是怎地,那说书先生,也刚好转过了身来,微笑着“看”向沈城。

用他那两只,并不存在的眼睛。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