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陈清清小峰全文在线目录_欲都囚徒小说陈清清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0 18:32

陈清清小峰全文在线目录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是作者冰清玉洁创作,主要讲述陈清清、小峰的都市情感故事。内容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更新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欲都囚徒》在线阅读<<<<

欲都囚徒小说

陈清清想到她看见的小峰异常强大的棍,她的敏感地带就忍不住一阵酥麻,好似有热乎乎的水液渗出。

若是能被小峰那强大的给弄一次...光是这样想着,她的小脸就泛起了不自觉的红晕,有了心痒。

“是,陈总我立刻出发!”老公声音里急切中带着有些不清醒的混沌,惊醒了正在想入非非的陈清清,她用手快速擦掉了门板上的痕迹,然后走到老公的身边。

陈清清帮着老公整理衣服,“怎么这么着急?”

“嗯,陈总说得马上走,航班提前了。”老公急促。

陈清清撇了下嘴巴,连忙给老公收拾好了行李箱,她看着老公离去的背影,心不知怎的,有些空虚。

前一刻她还和老公用尽各种姿势在缠绵,下一秒他已经离去了,而且一走还要好一段时间,她尝过男女之欢,这让她如何度过漫漫长夜。

陈清清收好失落的心情,围上围裙开始准备午饭,到她差不多做好的时候,小峰就回来了。

小峰站在陈清清的身后,让她倍感压力,只觉得一抹不知名的红爬上脸颊,空气变得粘稠。

小峰很高,能正好看到陈清清浑圆的沟壑,围裙系在腰上勾勒出的“s”型曲线更甚看得他血脉喷张。

陈清清难为情的挪动了一下身子,转过眼,就发觉到了小峰的视线落在何处。

她一想到小峰在门口偷偷的对着她跟老公的春色进行自撸,她心里涌出的兴奋无法按压住,连带着她的敏感桃源地也有些微微泛痒。

无论陈清清如何努力,却始终没办法压抑住她内心的渴望,她笑了笑:“这天气可真是热,你看我都出汗了。”

一边说着,她用手抹了抹雪白脖子上的细汗,不着痕迹的把衣领处的衣服给扯了扯,露出一大片的诱惑肤色,好让他看得更清楚些。

小峰的目光的确变得十分火热。

陈清清作势要做饭,小手故意碰掉了放在一旁的黄瓜,“哎呀,你看我…”

而后弯下腰去捡,她的沟壑就从衣领处全部露了出来,没有丝毫的保留。

小峰这时候才发现,原来陈清清里面根本就没穿内衣,随着她的弯腰动作,他能将她浑圆上的两点也看得清楚,全身血脉倒流,集中在了下半身的兄弟上。

陈清清一抬眼,便能看见小峰那异常凸起的一大块...她感觉自己又来了反应,在做饭的过程中,两腿不停的摩擦着那处。

“小峰,准备吃饭吧。”

“好,我哥呢?”小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环顾了一圈,拉开凳子就坐了下来。

“你哥已经走了,提前的航班。”

陈清清把饭菜摆在桌上,把白米饭端给小峰的时候,她的上身故意的往他的方向靠了靠。

小峰的两眼盯着陈清清的一双小手,顿时有一股冲动,想拉过她的小手来擦擦他的铁枪。

陈清清看见小峰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笑了一下,便坐在了小峰不远不近的旁边。

陈清清一个女人在家,少不了空虚寂寞。

陈清清温婉的夹起菜送到小峰的碗里,“小峰,多吃点,别客气啊。”

小峰忙不迭的道谢,陈清清笑得更欢了,果然是农村来的老实人。

陈清清解开了围裙,她胸前凸起的两点就这么明晃晃的落在了小峰的眼中,他见后赶紧低下头,当作没看见。

小峰憋红着一张脸,他快速的吃了几口就站起身,准备去厕所中解决一发。

却没想到他起身得过急,不小心把靠近桌缘的汤给碰倒了,汤水滴落在了陈清清的大腿上。

陈清清被烫到了,啊的叫了一声,小峰嘴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然后上手去帮她擦。

小峰长年做苦活,他的手掌带着厚厚的茧,就这么毫无阻碍的摩擦在陈清清光滑的大腿上。

她冷的一个激灵,皮肤上泛起了一层酥麻之意,伴随着而来的,是她小嘴里发出的喘息。

这勾人的声音,他在早上就听到过,是他表哥把陈清清粗暴对待时,她发出的如泣声响。

小峰的脑海中闪过陈清清和表哥翻云覆雨的画面。

“不好意思啊嫂子,你看我这...手笨。”小峰尽量不去想早上的香艳春色。

小峰抬眼,这才看见陈清清的小脸通红一片,唇瓣湿润。

隐藏在贝齿后的小舌在陈清清的微张之时若隐若现,一双水眸中满是羞涩。

“没...事。”陈清清也有点为难,她的那声音就这么脱口而出。

但她自己却知道,她的确已经湿润不堪,急需男人来填充她,可眼前的小峰是她老公的表弟啊…

陈清清的理智告诉她,绝对不能这样,但她没法与身体的原始欲念对抗,她真的好想要,好想要…

陈清清在理智与欲念中不断被来回拉锯,大腿位置忽然缠上来一只温热的大手,反复的摩擦着她。

她低头一看,正是小峰黝黑黝黑,又带着厚厚茧子的手。

“嫂子...我想尝尝你的味道...”小峰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陈清清,吞咽着口水,身体逼近坐在一旁的陈清清。

陈清清这般的美女光是看一眼就足够让男人把持不住,何况她还这么勾引他,就算他真的对不起表哥了,他也一定要放纵一回。

“什么...意思?”陈清清缩了缩肩膀,饱满浑圆在她过度的紧张呼吸中一起一伏,随着她过度紧张的呼吸起伏着。

小峰没有回答陈清清的问题,他的脑袋一低,隔着外面薄薄T恤就含住了她一边浑圆上的凸起,而另外一只大手则用力的揉搓着另一边。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