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_华子建秋紫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0 18:32

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由小编为大家带来,《极品女上司》是作者海平面上原创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华子建、秋紫云之间的情感纠葛。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介绍在线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极品女上司》在线阅读<<<<

极品女上司小说

华书记在的到了柳沟修路立项成功的汇报后,其实也是坐卧不宁的,他在家里的客厅来回的走着,嘴里虽然没有念叨什么,但心里已经把华子建恨死了,今天上班的时候,他特意叫去了扶贫办的舒主任,让他给自己汇报一下他们到省里跑项目的情况。

舒主任就说到了华子建对程主任说的那些话了,显而易见的,那些话就让华书记的阴谋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这让华书记的愤怒达到了顶峰,一个小小的秘书,竟然敢轻掳自己的虎须,是可忍孰不可忍。

现在华书记也是关键的时候,摆在他眼前的有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那就是对秋紫云的进攻,只有击败了秋紫云,才有可能获得柳林市的绝对控制,才有可能完成自己第二个重要任务,那就是力争在明年稳住这个位子。

但现在华书记却眼看就要失去这一切,因为秋紫云的抢眼表现,让华书记不得不有所防备,而华子建最近不断显露出来的睿智和敏捷,都是华书记不能容忍的。

今天上班的时候,胡老板有送来一副古画,让华书记高兴了很久,假如不是因为扶贫办舒主任的汇报,华书记一定会心情舒畅的过上好几天。

他也在口头上答应了胡老板的请托之事,但还有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那就是华子建,华子建在柳沟修路立项和前期准备工作中,是做了很多工作,现在就撇开他,让别人去负责这个项目,显然是有难度,也是说不过去的。

要想完成胡老板的心愿,要想稳稳的获得这幅古画,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华子建离开,让他离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好处,那就是可以斩断秋紫云的翅膀,这为自己以后对付秋紫云扫清了障碍。

华书记在客厅来回的走着,时而停下来,时而有继续度步,他的眉头紧锁,脸色阴沉,走了一阵,他拿起了手机,给市委组织部长周宇伟拨了过去:“老周啊,还没休息吧。”

电话那面就传来组织部长周宇伟很谦恭的回话:“华书记你好,我没休息,有什么指示吗,书记.。”

“呵呵,那有那么多指示,我就是问一下,最近下面有什么空位子吗?”华书记笑呵呵的说。

“空位置啊,我想下,空位置?对了,洋河县的副县长上次出事了,一直还没有定下来,还有一个市粮食局的局长也没有定下来。”电话那面周部长很谨慎的说着。

华书记就犹豫起来了,这两个位置一个是正处级,一个是副处级,拿一个副处级的位置给华子建,实在是有点得不偿失,他就想立即否决这的想法,但突然之间,华书记的眼睛一亮,对了,这洋河县的县长哈学军是自己的铁杆属下,如果让华子建去了那面,自己只要给哈学军点拨几下,只怕他华子建在那面就会一事无成,到时候这华子建就高不高,低不低的挂空档了。

至于洋河县的县委书记吴宏德吗?那是不低调谨慎的人,他既没有县长哈学军在洋河县的根深叶茂,也没有什么过硬的靠山,在很多事情上,他也只能迁就和妥协于哈学军了,把华子建放在洋河县,应该是一个稳妥之举。

华书记想到这里,就对周部长说:“老周啊,我看政府秋市长的秘书华子建也做了好些年秘书了,是不是你们组织部门可以考虑一下,让他到洋河县去锻炼一下啊。”

这周部长就纳闷了,华书记和秋市长外人看不出来,但自己是很清楚的,他们的关系状况,华书记怎么到为秋市长着想起来了。

且不管它,这有的事情很难说,或者是一次利益交换吧。

周部长就很快的答应说:“好的,书记,在下次会上我可以提出来让大家讨论一下。”

华书记就笑笑,放下了电话,他很为自己能想出了这个釜底抽薪的方法得意了一会。

这最近一点时间,华子建是不断的接到安子若的电话,短信,两人也由刚开始意外相遇的激动,逐渐的恢复了镇定平和心态,他们的电话和聊天也理性了很多,一起谈到了分手后各自的生活工作,

让安子若惊讶的是,华子建到今天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女朋友,这有点不可思议,一个那样急情和强壮的男子,可以忍受这份孤单和寂寞,是不是他还没有忘记自己?

安子若就用各种语言在试探,了解,询问着华子建,华子建总是把自己那一腔对安子若的痴迷和眷恋掩饰在淡漠中,不可否认,华子建还是忘不掉安子若,但人在很多时候,又是那样的矛盾,有时候华子建感觉到自己很配的上安子若,自己帅气,潇洒,灵活又充满活力,何况自己还是未婚,安子若是离婚,那么自己应该有很大的优势。

但又有很多时候,华子建就怀疑自己的现状和条件是不是能让安子若接受,安子若可以决然的脱离那一个具有亿万家产的豪门,这本身就说明了安子若眼界之高,而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比起安子若过去那豪门,显得有点渺小了。

今天安子若又发来一个短信:子建,到省城来吧,帮我打理公司好吗?

华子建看看短信息,没有一刻的迟疑,就回道:我喜欢从政,不喜欢从商,我希望有一天驾驭权柄,遨游官场,不愿意到头来抱着金钱,紧紧张张。

好半天,那面都没有回过来信息,华子建就笑笑,是不是自己这话太直白了,打击到了一个女商人的心,就在他准备装上手机,到秋紫云办公室去看看的时候,手机又想起了新信息的音乐。

华子建就再次坐了下来,打开手机一看,安子若发来的信息说: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但调到省城的政府来怎么样?

华子建摇下头,很快的写道:一个是不好调动,在一个,就我现在这级别,真到了省上,你猜一下,我能做什么。

不到一分钟,那面安子若就回了个信息:唉,你这人,犟起来像驴。

华子建眨眨眼,把自己的脸摸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有我怎么帅的驴吗?真是的。”

华子建还想在发一个短信,但桌上的电话想了起来,是华书记的秘书打来的,说华书记请秋市长过去一下,商量个事情。

华子建挂上电话,赶忙走进了秋紫云的办公室,说:“秋市长,刚刚华书记秘书来点话,请你到华书记办公室去一下。”

秋紫云停住了手中的工作,抬头看着华子建说:“电话里说没说什么事情。”

华子建摇下头说:“我也问过了,但秘书说他也不知道。”

“奥,这样啊,那行,我过去看看。”秋紫云收拾了桌上的几份文件,就带上公文包到市委去了。

当秋紫云一到市委后院的时候,华书记的秘书已经在华书记的门口等着她了,见面问过好,就推开了华书记的门,请秋紫云先走了进去。

作为一个书记的秘书,他对于一般的局长,县长们,是可以让他们等待着,自己先去通报一下,看看书记是不是愿意见这个人,但像秋紫云这样的领导,包括一些副市长和副书记,秘书是不需要通报,也不能够阻拦的,而且还不是带他们进去,秘书只能跟在他们的身后进去,这都是规矩。

华书记见秋紫云走了进来,很客气的站起来,笑着说:“秋市长最近很忙啊,我们好久没再一起聊了,今天请你过来是想商量一个问题。”

秋紫云也满面含笑的说:“我再忙也比不上书记忙,不用说商量,有什么事情,书记下指示就可以了。”

作为柳林市这党政的两个最高首长,他们都有很大的耐心,雄心和权谋,两人都是就在宦海的高手,他们知道在合适的时机和适当的场合给与对方配合,

当然了,他们也明白在必要的时候来给予对方展示自己力量,这些东西,他们都掌握的恰到好处,可以让你愤怒,但还可以让你接受。

华书记就说:“先喝口水吧,秋市长,组织部周宇伟马上就过来了,有两个人事安排,我们先通下气。”

秋紫云“嗯”了一声,说:“老周通知了吗?”

华书记点下头说:“刚打了电话,马上就来。”

秋紫云就端起了秘书给刚泡好的茶,呡了一口,但秋紫云的心里已经是提高了警惕,这个华成飞一向把人事大权都牢牢的抓在手上,但凡一说到人事问题,华成飞就拉起了警戒线,油盐不入,好象自己要抢他的权一样,今天不知道他又想在那安排他的党羽,且先听听。

很快的,组织部周部长就敲门走了进来,他先给书记和市长问过好,才坐了下来,秘书在给他泡好水以后,轻轻的带上门出去了。

华书记就拿出了香烟,刚想点上,但看看秋紫云,他就笑了,说:“算了,你们两个都不抽烟,我一个人就不抽了。”

周部长连连说:“书记,你抽你的,没关系,没关系。”

秋紫云也客气了一句,但华书记终究还是没有点烟,他对周部长说:“你们组织部对粮食局的人选有没有考虑好。”

这话问的,秋紫云就想笑了,装什么啊,你没安排,他周部长敢随便提吗?现在给我演什么戏?

周部长就很认真的说:“这个人选我们也一直在部里酝酿,大家感觉市委办公室的高副主任挺合适的,就不知道你们两位领导是个什么看法。”

秋紫云就沉默了,她知道这个办公室的高副主任是华书记的嫡系人马,看来华书记今天不是来商量,是来抢夺的,想到这,秋紫云的脸色也就冷淡了起来,她没有去接周部长的话,只是默默的喝着水。

华书记也选择了沉默,这样的沉默是可以让许多人为之胆寒的,秋紫云虽然不在这个胆寒的范畴内,但必要的压力,华书记还是要给秋紫云时时施加的,对任何一条野性,或者温顺的狼,你都要时时的拿上鞭子。

秋紫云这样的反应早在华书记的预想之内,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要的就是秋紫云的不满,提出高副主任做粮食局的局长,这也是华书记在整个计划中的一个环节,他不能单单的提出让华子建下去,虽然那对华子建和秋紫云来说算是好事,但正因为是好事,才会更加引起秋紫云的猜疑来。

而先提出一个自己的嫡系,然后在提出华子建,这样就更像是一种权利的平衡和交易行为,秋紫云也就不会想到自己的真实用意。

秋紫云放下水杯,看了看周部长,她没有就这个人选说出看法,她漠然的说:“那么还有一个人事调整是什么,都说出来听听。”

周部长现在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华书记要提升华子建做副县长了,看来是为了让高副主任顺利的出任粮食局局长一职,作为等价的交换,华书记就不得不考虑给秋市长一个人情。

不的不说,周部长也上了华书记的当,他也进入了华书记引导的这个误区。

周部长就清了一下喉咙:“咳咳,是这样的,还有一个洋河县的副县长职务,我们组织部的意见是提议让秋市长的秘书华子建出任,当然了,这都是我们一个提议,最后还请两位领导决定。”

这到有些出乎秋紫云的意料之外了,秋紫云的眼睛就闪动了一下,她也就明白了华书记的想法,想搞排排坐,吃果果,你一个,我一个。

但瞬间,秋紫云又犹豫起来,秋紫云就一下子想到了华子建那爽朗帅气的笑容,想到了华子建急情疯狂的扭动。

对华子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他可以凭空的上了一个台阶,而且进入了实权系列,对所有秘书都算是修成正果,自己纵然有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他离开,但一直耽误着他,是不是太自私了。

秋紫云在矛盾中和取舍间徘徊起来,华书记没有急于的催她表态,他显示出一个身处高位的人独有的俾倪一切的气质,他明白,欲速则不达,他也相信,秋紫云是看不懂自己的棋路的,因为一切都是如此的合情合理,合乎官场潜规则。

华书记把玩着手中那一直没有点燃的香烟,让它在自己食指和中指间来回的翻转,静静的等待秋紫云,到是周部长有点迫切的来回看看两位柳林市的主官,在心里判断着他们能不能达成这个协议。

秋紫云迟疑和沉思了很长时间,最后,她还是决定放飞华子建,秋紫云的感觉很复杂,对华子建有喜欢,有担心,有感谢,有信任,华子建也是除了老公,唯一和自己有过亲密接触的人,他的冲动现在自己依然清晰可忆,他的急情也让自己缠绵悱恻无法忘记。

多想永远的留住他,多想能够拥有他,但秋紫云还是说话了:“对组织部门的提议我没有什么意见,华书记呢,你怎么看这个提议。”

华书记就笑了,他稍微了沉吟了一下就说:“组织部提议的这两个人选,还行吧,就是感觉华子建同志有点年轻啊。”

秋紫云淡淡的说:“他们两个都年轻,但年轻也有年轻的好处。”

意思是很明显的,你要是今天为难华子建的顺利通过,那我也会对你的人选设置障碍和进行阻挠的。

因为秋紫云明白,虽然一个市委书记往往可以左右市上的人事大权,但作为市党委副书记的市长,在很多时候也具有难以绕过的权利。

任何书记都不愿意在没有获得和市长沟通前就把人事任命端上常务委员会,那样是有很大风险,一但受到抵制和反击,对自己的威信,对自己任命的人员都会带来致命的后遗症。

常务会的分歧和不同意见的保留,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都有潜在的威胁,你所选拔的领导万一出现了问题,别人就会翻出常务会会议记录,把这个责任戴在你的头上,只有每一个成员都举手表决通过了,才能让一切的问题成为组织决定。

所以,华书记在沉默良久后还是退让了,他凝重的点点头说:“既然秋市长这样想,那这事情就这样吧,等下次常务会过一下,争取让他们两个早日到任。”

秋紫云没有因为华书记的妥协而沾沾自喜,此刻,事到临头她还是很矛盾的,总感觉自己的心里空落落的。

后来,秋紫云和华书记就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其他问题,两人才客客气气的分了手。

秋紫云回到办公室以后,呆呆的一个人坐了许久,落寞的神色和孤寂的感觉一直都在笼罩着她,在长久的思绪中,她想到了这三年自己和华子建的点点滴滴往事,这一切都是挥之不去,萦绕心头。

最后,秋紫云还是使劲的摆了摆头,决然的拿起了电话,叫来了华子建。

当华子建一走进秋紫云的办公室,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他看到了秋紫云那带点忧伤的眼神,华子建心就沉了下去,他担心起秋紫云了,不知道她刚才在华书记那里听到了什么,会不会又是一次打击。

华子建轻轻的走近秋紫云,他没有说话,一个秘书,永远不要去问领导问题,只需要等待,秋紫云看着华子建走近自己,看着华子建英俊中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华子建的气质上与生俱来的那种高傲和淡漠都是秋紫云不能割舍的。

秋紫云就用忧伤的口吻说:“子建,告诉你个消息。”

华子建就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响了起来,他从来没有在办公室里听到过秋紫云这样称呼自己,这很意外,一定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不然这么长的时间了,秋紫云不是叫自己小华,就是叫自己华秘书,今天是毫无疑问的,出了什么事情。

华子建压抑住自己的紧张,很沉稳的说:“有什么事情吗?秋市长。”

秋紫云心痛的看这华子建说:“刚才在华书记那里,我已经同意你出任洋河县的副县长了。”

华子建愣住了,他久久没有说出话来,他有了一种很复杂的心态,从内心讲,他是希望可以下去,那才是自己一展宏图的舞台。

比起自己每天在政府,靠着狐假虎威,靠着低眉顺目,靠着讨好卖乖换来的一点点权利,相对来说,县长更像是一方诸侯,虽然还只是个副县长,这个诸侯是小了点,但那是正途,秘书更像是一个妖怪,就算你法力无穷,终究还是妖怪,进不了南天门里的大仙行列。

但从感情上讲,华子建也就有了一种伤感,不管秋紫云是不是爱过自己,是不是把自己当一个恋人,或者情人对待,但自己还是对她有几分眷恋不舍,自己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自己和秋紫云三年多的相处,还有那少量的,但是很美丽醉人的缠绵,怎么能说忘就忘,说结束就结束呢?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