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云中雾镜中花免费阅读-云中雾镜中花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12:30

《云中雾镜中花》免费阅读带给您!《云中雾镜中花》讲述了纸鸢苏白的故事,云中雾镜中花节选:空竹山四面崖臂,山上茂密丛林,山谷内郁郁葱葱均为竹林,竹林深处,王婆的竹屋药舍隐秘其中。

云中雾镜中花
推荐指数:★★★★★
>>《云中雾镜中花》在线阅读>>

《云中雾镜中花》精选章节

空竹山四面崖臂,山上茂密丛林,山谷内郁郁葱葱均为竹林,竹林深处,王婆的竹屋药舍隐秘其中。

今晨天气阴沉,屋外刮起了斜风,吹得窗户叮当响。纸鸢住的小屋床就在窗户下,每次有些声响,她就无法入睡了。睁开惺忪睡眼,起床将窗户的别扣紧了紧,迷迷糊糊的穿好衣服,提上鞋子,走了出去,林中一切靠自己,她要去院中打水、洗漱。这个时辰,还太早,王婆和两个药童还在睡,她尽量动作轻盈的走出房间,却不曾想,刚开门,就被这凛冽的大风吹个激灵。

“我滴天啊,这是要下雪的节奏么……”她终于睁开了棕色的双眸,看着乌云密布的天,裹了裹身上的白色外披,喃喃自语。自一年前,她大病初愈,便时刻离不开外披,王婆说她体弱,死里逃生救了回来,身体从高处摔下,五脏六腑皆有问题,受不得寒气,必须时刻披着外挂,即使是酷夏,亦要披着挡腿~

眼看已快到三月,马上开春,已经不冷了才对,奈何天气反复无常,竟又阴云密布,有几分下雪的气势。

纸鸢看了眼院中的衣服和草药筐,还好,每天细心的瑶瑶都会收回,不然这大风一吹,其实不要被王婆骂惨了。想到这,她又是猛然一个激灵,遭了遭了,昨晚和阿林在北山那面地搭了棚子种的药苗,岂不是要毁在这大风中了。想到这,她赶紧去小柴房拿了一把小锄头,背上个箩筐,又拽了一大块棉麻布,迎着大风去了北山坡。她此刻的样子就是随意的把头发用木簪盘在脑顶,几缕碎发在风中凌乱,惨白着一张素颜的脸,嘴角好像还有昨夜熟睡的口水印,高领的浅粉色紧身衣外裹着白色的披风,而身后则背着箩筐,讲白披风蹭的脏兮兮的,全程被风吹得眯着眼,大咧咧的爬着山……

山上,两道黑色的身影僵直在那里,一位身负重伤的样子,被另一位搀扶着,这位受伤的男子面容俊秀,鼻梁高挺,眉额浓密,那一双单凤眼极为好看,整体看来,堪称绝世,不过,却给人一种不易进人之感,浑身上下透露着冷冷的气场。扶着他的小厮则面容英气十足,像是一名武士,虽然他胳膊上包扎着白色绷带,但却好像没事一般,搀扶着那位俊美的男子。

他俩都看见了刚从竹屋出来的纸鸢,从她出来那一瞬间,他俩便目光呆滞,甚至有点儿不可相信,而俊美的男子更是神色激动,在纸鸢去柴房拿了东西去北山的时候,他挣脱了身旁人的搀扶,想去抓住那远处的人儿,手掌虚空向前一抓,人直接一个不稳,半跪在了地上,勉强扶着一棵竹子,未让自己倒下。他俩在南侧的山上,斜对着竹屋的大门,现在天蒙蒙亮,又阴天,纸鸢并没有看见他们。

噗——俊美的男子吐了一口血,小厮赶紧过来将他扶起,不敢言语,而男子则一直盯着那消失在房后上山的白衣人儿,他目光异常明亮,擦去嘴角的血渍,抿着唇,沙哑着道:“扶我过去找她。”

大概一刻钟左右,纸鸢便到了那处苗田,果然,搭架的棚布已经被吹的七零八落,就剩下了空空的四杆细竹棍支撑,苗田不大,差不多一米见方的小块,不过这个里面的药材却是极为难得的‘朱石草’此草药长于崖臂之上,是治疗筋骨的良药,就是因为生长位置过于危险,不易采摘,所以阿林和纸鸢才决定培育一下这株草药,攒了三株嫩芽,找了这块石地,播了种,浇了水,却不想败在了这自然之中。三株幼苗都倒在了地上,贴的死死的。

纸鸢赶紧开始修复,从箩筐里那出棉麻布,缠绕在裸露的竹架上,一副忧桑的样子,边固定布料边喃喃道:“浪费啊浪费啊,我的朱石草啊,你们可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不然要被阿林叨叨疯~”

“破天气,明明前几天已经回暖,又突然如此,真是奇怪啊奇怪!”嘟嘟囔囔,她开始刨土,将布料埋在竹竿下放,以便更牢固的固定,又是一阵风,卷起了落叶,吹在了她的脸色,她碎发乱飞,用拿小土手理了理碎发和弹走脸上的落叶,顿时就白皙的小脸上留下了三道土印。

“又是什么阴风,八成是谁家的女子蒙了冤,竟要三月飞雪了。”平时里无事的时候,她就爱听阿林讲一些有的没的,阿林经常下山去采买总喜欢听说书先生讲那么一两段,回来就津津乐道的讲给瑶瑶和纸鸢听。

“我竟不知,这天气还是因女子蒙冤而来。”沙哑的男声出现在身后,纸鸢没反应过来,边刨坑边不以为然的说:“你没听过窦娥……啊!”纸鸢猛然反应过来,惊愕的仰头看着身后男子,她蹲在地上、拿着小锄头、秀发凌乱,毫无形象可言。

俊美男子左手捂着胸口,右手垂落,与纸鸢那棕眸对上那一刻,他冷眸猛然收缩,慢慢的竟看不清眼前的一切,泪痕从他的脸颊划过,他缓慢蹲下,伸出那颤抖的左手,想要抹去她脸颊上那三道泥土,他的唇好像也在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不敢相信的状态,看着纸鸢,眉头深深的紧锁,嘴唇一张一合,却什么也说不出。

纸鸢愣住了一刹那,眼前的男子,她不识得,不过看面相,嘴唇干裂,面色苍白,右臂无力,气息混乱,又乞讨般的泪流满满的伸出手,难不成是——

纸鸢赶紧扔开小锄头,右手握住他那颤抖着伸向自己的左手,也不管泥啊土啊,左手便上去拍了拍男子的肩膀,满脸认真的道:“别激动别激动,来来来,呼吸慢慢平稳,我会救你的,会救你的,不要怕,这已经是来到了我的地盘了,我这就带你去找王婆。”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