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赎情沈曼李鸿枭by吃冬瓜的胖次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22:04

赎情沈曼李鸿枭by吃冬瓜的胖次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由作者吃冬瓜的胖次创作,主要讲述沈曼、李鸿枭之间的现代虐恋,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部小说完结了,很多人不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赎情》在线阅读<<<<

赎情小说

第一次见李鸿枭是在榕城的一个地下场子。

他是手握千万筹码的大金主,而我,是底层混日子的小荷官。

一局结束,他走到我面前,挑出俩块五十万面额的紫色筹码示意我拿下。

我潺潺诺诺的不敢伸手,我知道场子里的潜规则,只要我接了这个钱,晚上我必须得陪他上床。

三年前我被前男友骗来榕城,在食不果腹,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应聘了这间场子里的荷官。

代价就是一副十年的合同,但如果有了这笔钱我不仅能赔偿合同的违约金而且还能余下不少钱。

说实话,那一刻我动心了。

事实证明我没有拒绝的权利,我将自己打扮的粉嫩白脂,并使出浑身解数,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

事后,他靠在一米八的大床上,敞开胸怀,燃起一根烟,烟雾缭绕,颇有一副惬意的样子。

一烟将尽,他正要起身按灭烟头,一抬头看到我准备收起来床单上的落红。

“手术做的不错。”他沉默片刻,轻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

语气让我很反感,他是大人物,出手阔绰,常年混迹于声色,荷官在他们的印象里和鸡没什么区别。

但我没有反驳,因为我知道忌讳,现在他掌握着我的生杀大权,我在没有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不能引起他任何的反感。

于是我贴着笑脸跨坐在他的腿上,双手边按压着他的肚子,边说:“就榕城一间小诊所。”

尽管这确实是我第一次,但我还是选择默认。

他点点头,没说话,将身体向下移了移,闭目养神。

我边按边打量着他,这位爷,帅的令人发指,星眉剑目、稍薄的下嘴唇显得有些薄凉但整体上相得益彰。整齐的六块腹肌偏小麦色。

正当我看的不禁停下来时,一双手缓慢的顺着我的屁.股滑过我的小肚游走上我的左胸部。

“活不错。”他醒了,捏了捏我的樱桃,慵懒的声音响起,“还挺像样的。”

我讪了讪笑着,将端坐在他腿上的身体上移了部分跨坐在他的重要部位,小心翼翼的回道:“您喜欢就好。”

那晚我们一共做了三次,事实证明帅的人确实能使人合不拢腿。

事后,我目送他离开酒店。

我本以为自此,我和李鸿枭不会再有交集,他们那种男人就像没有脚的鸟,只会一直向前飞从不会停下。

哪曾想,俩天后,就在我准备向经理递交辞职信时,他居然跑到我上班的地方将我拉出。

带着我赶了一个场子。

本来我还郁闷,这一炮的钱足以包养个二线女明星了,但他却愿意在我头上花,原来重头戏在后头。

不过等我到了后才明白,这种场子确实没了我不行,这个“场”不是富人云集的财富场,而是充满肉欲的风月地。

烟雾弥漫的包厢内,四五个非富即贵的中年人围坐在一桌,桌面上铺满了密密麻麻的现金。

每个人的身后各自站着一名女伴几近全裸,端茶倒水,身材更是前凸后翘,十分的有料。一看就是老手儿。

不远处一名花衬衫的青年,正拿着话筒和一名小妹嘶吼着凤凰传奇的情歌。

这种场合人家自然不会带正经女伴儿过来,也只有我这种不正经女伴儿可以任人宰割。

“李少!”正当我抽着嗓子想说点什么时,不远处唱歌的花衬衫青年注意到了这边。

放下手中的话筒,迈着步子走到他面前,打着招呼道:“李少,你可算来了,王总他们都上头了”。

花衬衫喊完,牌桌上的几人瞬间将目光注意到我们这边,我甚至注意到有几道目光在我的身上扫了不止一遍。

我心里当然是厌恶的,但现实让我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李鸿枭往前走。

“李少,可是第一次带女伴儿,不给大家伙介绍一下吗?”一光头男子抬头问道并且目光在我的胸上停留了很久。

混迹于榕城,我见识的很多,我明白这种目光象征着什么,也明白这群人非富即贵,玩的兴起,常常有交换女伴的行为。

光头男子问完,李鸿枭蹙眉,我知道他在想我的名字,却根本记不起来。

“我叫沈曼。”我娇滴滴的低声给李鸿枭解了围,依偎在李鸿枭手上,乍一看就像是他的心头宝。

“鸿运里的荷官,刚好今晚带出来发牌。”李鸿枭漫不经心的说了句。

“何老板场子里的人啊,李少还真是神通广大。”光头男子知道了我的来历后,颇不在意,一把拉过我做在了他的腿上。

我挣扎着想要起来,但他的双手宛若精钢,我只能将目光对准李鸿枭求助,却发现他正和牌桌上另外几个人漫不经心的聊着。

在他们眼里,这种事情应该在正常不过。这一刻,我觉得我更像个货物。

所幸的是,没过几分钟,李鸿枭的一句话让光头男子将我从怀里放了出去。

是的,他们在外面开私场,赌的相当大,而我的作用就是给他们发牌。

而且这一群人赌的不止是钱还有新奇的刺激,每个人带着女伴儿的作用就是为了刺激。

输了钱照给,女伴儿也要脱一件衣服,直至全裸,脱完之后现场直播都是常有的,我之所以看到那些女伴儿几近全裸,怕是已经赌了不短时间了。

现场进行了几分钟,我手心里已经集满了汗渍。

虽说在鸿运工作了那么久,但现金给人的冲击力是筹码不能比的,我看到牌桌上的毛爷爷已经垒成了小山样。

一局结束,光头男子输了。

而他的女伴儿自然要脱去衣服,但她早已脱的只剩下最后的遮羞布,细小的绳带看着不堪一击,而四周的目光都发光似的注视着她。

女子慌了,看的出她年纪并不大,可能只是为了赚点钱。

但现在显然到了她的底线,她双手捂着自己的内衣不肯松手,并不停的向光头男子求饶。

但很明显光头男子并不会为了一个鸡去倒了自己的面子,措不及防的扇了一巴掌。

紧跟着,没有犹豫的一把将女子的衣物扯了下来。

扯下内衣的那一刻,包厢内的男人眼睛都直了,并闹哄哄的上下打量着,仿佛这样羞辱很是有趣。

说实话,这一刻我真想扭头就走,这里不是天堂,有的只是人性的地狱。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