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陈宣秦夭夭小说一品赘婿-陈宣秦夭夭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0 11:24

《陈宣秦夭夭》小说叫做《一品赘婿》,是真皮沙发Cc的一本长篇小说,陈宣秦夭夭小说主要讲述了:能靠脸的人,轻易不会靠才华,一旦靠才华,便是天崩地裂,鸡犬不宁。陈宣被大卡车撞死,不想穿越到了古代,还被一个小姐捡了回家,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必然要干出一番事业。

小编推荐:
《我的姑奶奶惹不起》《我真的富可敌国》《史上最佳赘婿》

精彩节选:

“听说了么,我们这姑爷是小姐从外面捡回来的。”

“你说也真是的,常公子生得仪表堂堂,对小姐又情深义重,小姐怎么就想不开呢。”

“唉,这姑爷听说是个读傻了的读书人,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高宅深院里,几个二八婢女正凑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时不时的朝着一间厢房指去,眉宇间说不清是嘲弄还是羡慕。

厢房里躺着的便是这几日庆平县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八卦主角——秦家姑爷。

不知道是头疼还是肚子疼,亦或是全身可能都有些疼,陈宣翻来覆去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稍稍清醒的脑子里不停的重放着一辆大货车轰足了马力朝他撞过来的画面,吓得他猛地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死了没有,我到底死了没有。

按道理来说以大货车的速度和撞击力,再加上他不足一百三,没有脂肪护体的体重,想要保住一个全尸肯定是很难的。

陈宣揉了揉眉心,眼皮微微一翻,没有强烈的灯光刺眼,那就不是在抢救,应该是已经手术完成,保住了一条小命。

可当他回过神来,发现这周围的一切似乎有些不对啊,什么时候推出了中式古风病房了,瞧瞧这精雕细琢的红木桌子,精美无比的鎏金烛台,简直是贵宾级享受啊,不知道医保能不能报销,不然他可负担不起。

耳边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只见一青稚少女推开门,微微有些婴儿肥的面颊上突然划过一道喜色,惊喜的叫道。

“姑爷,姑爷醒了。”

然后。

陈宣又一头倒在了床上,不对,这肯定不对,护士都能换制服了么,国家是不允许的啊。

“姑爷,糟了,姑爷又晕过去了。”

青稚少女急匆匆的扑了过来,紧接着一连串脚步声冲了进来,陈宣小心翼翼的睁开眼,发现一群左右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都好奇的盯着自己,像是在看个稀奇玩意儿一样。

干嘛,你们要干嘛,人家也会好羞的好不好。

陈宣下意识的扯了扯被子,就差把头缩进去了,只听那最先的青稚少女对着其余几人吩咐道。

“都散开,都散开,赶紧去叫小姐,吓坏了姑爷,你们可承担不起。”

然后一群人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了。

……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在这短暂的独处时间里,陈宣对自己发出了灵魂三问,甚至忍不住要去探索“生存还是毁灭”这样的哲学问题。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根据他看了这么多电视剧和小说总结出的宝贵经验,他是穿越了,用玄学的法门来说,叫做“借尸还魂”。

跑还是不跑,这是一个问题。

按照他对古时候封建迷信的了解,以他这种什么都不记得的情况来看,要么是失心疯,要么是鬼上身,这两者说不定都要被绑在柱子上活生生烧死。

还是跑吧。

陈宣下了他穿越之后人生中第一个重大决定,可刚一探脚,房门又被人给推开了,这次进来的不但是方才的青稚少女,还有一个绝色女子,身高目测一米七,长腿,细腰,朱唇明眸,还怀揣一对大白兔。

至于跟在她们后面像是郎中打扮的老头子,自动被陈宣给忽略了。

“相公醒了,可曾觉得哪里不舒服。”

“小姐,姑爷方才坐起来了,可奴婢刚一进门,姑爷又躺下去了,是不是奴婢把姑爷给吓到了,都怪奴婢不好。”

青稚少女眼圈微红,双手不时的搓着衣角,像是有些自责。

“小婵你不用担心,相公既然醒了,让方大夫瞧瞧,应该无事的。”

绝色女子拉着小婵走到一边,后面那老大夫上前不由分说的给陈宣把了把脉,又翻了翻陈宣的眼皮,回过头去,对着小婵和她家小姐摇了摇头。

“啊,怎么会,姑爷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

“方大夫,您可是我们庆平县的神医,您在看看,姑爷怎么会不行了呢。”

小婵的泪珠子一下子就滚落下来,紧咬着下唇还觉得自己吓到了姑爷,才把姑爷给吓得不行了。

绝色女子的脸上也是有些遗憾,美眸之中多了几分落寞的神色,刚想说话,便听那方大夫说道。

“秦小姐误会了,我是说你家姑爷无事,好生休养几天便好。”

陈宣心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以为刚穿越就又要狗带了呢,可是他觉得这大夫说的不对啊,赶紧一把拉住了方大夫的手,小声的说道。

“大夫,你再好生瞧瞧,我怎么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四肢乏力,脑子发晕…”

“是啊,方大夫,您再给姑爷好生瞧瞧,别落下了病根。”

方才还哭哭啼啼的小婵此刻已经破涕为笑,关切的看着陈宣,伸手拍了拍她小有规模的胸脯,引来一阵晃荡。

方大夫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陈宣,笑道。

“大概是饿了。”

“要让老夫一天一夜不吃不喝,滴米不进,我也四肢乏力,脑子发晕。”

“对,赶紧叫人准备稀粥,再将我爹那百年人参取来,给姑爷补气调养。”

绝色女子对着守在门外的婢女吩咐了一声,让青稚少女送走了方大夫后,便关上了房门,坐在了陈宣的床边。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急着说话。

陈宣心里已经开始在想着怎么蒙混过关了,不过看着这女子眼中那淡淡的忧愁之色,心中不禁想着莫非这两口子感情不好,亦或是夫妻生活不和谐么,怎么这眼神越看越觉得幽怨呢,似乎还有些歉意。

“相公,你不会怪奴家吧。”

陈宣有些头大,被这么一个绝色女子看着,还问怪不怪她,莫非原来这家伙是被这女人给弄死的,什么谋杀亲夫的戏码一下子涌入了他的脑子里。

“奴家知道就这么与相公完婚,相公心里定然难受,奴家答应相公,三月之后,相公若是想要离开,奴家定然不会阻拦。”

“是啊姑爷,你不要怪小姐,小姐也是被逼无奈,她见你晕倒在路边将你救了回来,这只是权宜之计罢了,待小姐赶走了那讨厌的常家少爷,姑爷想去哪里都行。”

婢女小婵在旁边补了一句,看向陈宣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恳求的神色,陈宣自动脑补了一个狗血的故事。

古时候的女权主义斗士为了反抗父母之命,追求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在大街上把他给抓了回来,然后匆匆完婚,自此他就成了守护女神的挡箭牌。

“对了,还不知相公名讳。”

“陈宣。”

这两个字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反正也没人知道原来这家伙叫什么,暂且用着,日后大可说是忘了。

“相公家中可还有亲人长辈,家在何处。”

陈宣摇头,然后锤头,像是很努力思考的样子,最后猛然抬起头,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女斗士。

“忘了,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啊。”

小婵不禁惊呼一声,绝色女子虽是有些惊讶,却是安慰道。

“相公大可住在院子里,这段日子里慢慢调养,若是想起了什么再告诉奴家,有什么需要可告诉小婵。”

“至于相公为何会晕倒在街边,奴家也会派人去查,一有消息就告知相公。”

说完之后,绝色女子便站起身来,吩咐了小婵几句后便和小婵朝着门外走去,又将陈宣一人留在了屋中。

“好险,若不是这家伙是被捡回来的,差点就露馅了。”

陈宣心头松了一口气,反正没人知道他是谁,待到三个月后,便是他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之时,他都忍不住要高唱一首——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

突然。

一道人影又推门进来,正是他的便宜老婆去而复返,奇怪的看了一眼陈宣,向他微微一福,笑道。

“奴家,秦夭夭。”

展开内容+
  • 陈宣秦夭夭小说 截图1
  • 陈宣秦夭夭小说 截图2
  • 陈宣秦夭夭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