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晏少的私宠小妻全文免费阅读-晏少的私宠小妻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21 23:01

《晏少的私宠小妻》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火热完结文《晏少的私宠小妻》讲述了聆微晏明深的故事,晏少的私宠小妻小说节选:亦旸急了,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顾泉,郁闷的大喊:“别走啊,这混球怎么办啊!靠,又让本少爷给你收烂摊子!

晏少的私宠小妻
推荐指数:★★★★★
>>《晏少的私宠小妻》在线阅读>>

《晏少的私宠小妻》精选章节

屋内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这个男人的一言一行,一字一句,如同露出尖牙的毒蛇。在她脆弱的心脏上狠狠地咬合,令她在短暂的空茫之后,胸腔闷疼难忍。

满眼花花绿绿的钞票。刺得她双目泛红,忍不住闭上了眼。

近在咫尺的男人。冷眼将她所有的表情收入眼底。执意僵持着,逼迫她作出回答。

她的身躯有些微的颤抖,手臂抬起几次。似乎想狠狠地给面前这个恶魔般的男人一个巴掌,以回敬他带给她的侮辱。

晏明深察觉到了她的动作,依然一动未动。像是冷酷的野兽在欣赏着自己猎物血腥的挣扎。等着它不值一提的还击。

几秒钟后,她的手臂终究还是无力的垂下,像是放弃了什么一般。

然后她抬起头。轻声道:“我要的确实就是钱。晏少要是有兴致。今晚可以来西郊柏丽街9号。”

毫不意外的。看到视线中的男人眼里急遽冰寒的风暴,她勾起唇角浅淡的笑了笑。

自己在这个男人的眼里。恐怕真的就只是个夜夜笙歌的娼妓。

不是么,他们婚后的第一次欢好。他就是这么回答她的。

既然这样,那就顺着他的意思来吧。他们终归是要成为陌路,轻贱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何况。晏明深不过就是图一时的快意,又哪里会真的碰她?

他不是说过么?他嫌她脏。

唇角的笑容惨淡,她用清凌凌的眸光挑衅一般的与他对峙,掩盖眼底那一抹浓重的哀伤。

晏明深危险地眯了眯眼,盯住眼前这个不怕死的女人。

西郊柏丽街9号?

那是他们的别墅地址。

所以她这是在明目张胆的挑衅,说他当初置办的这座婚房,就是一座藏污纳垢的金屋?

好,很好。

她还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他怒极反笑:“杜聆微,我真是小看你了。”

屋内的气压随着两人的僵持越来越低,仿佛空气也要凝滞,连门口看热闹的人也只敢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忽如其来的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场内的僵局——任励的手机响了。

他没有接,只是瞥了一眼上面的来显便挂断了,然后匆匆走到聆微身后压低了声音道:

“二小姐,顾家老爷快到了。”

聆微侧首,看了看还在地上边叫痛边骂娘的顾泉:“这事儿轮不到我们插手了,让晏总解决吧。”

她现在没有心力再去和顾家那些人周旋,胃里隐隐的抽搐发疼,让她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没有生气。

她只想赶快离开这个窄小阴暗的空间,远离那个令她身心俱疲的男人。

交代了任励几句,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厢。

她无法多待一秒,无法承受那人鄙夷狠厉的目光。

直到聆微离开,迟亦旸仿佛在回过神来,一边盯着门外,一边傻愣愣地走到晏明深身边,伸手戳了戳他。

“喂,晏大少,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野玫瑰怎么惹着你了,发这么大火?”

“说话啊大总裁,要急死我啊!”

晏明深的唇线抿成一道冷硬的直线:“滚!”

“……”

迟亦旸立刻闭嘴了。傻子也能看出来,现在可不是惹晏阎王的时候。

晏明深内心烦躁至极,一股无名的怒火自他在奢迷的灯光下看到那个女人开始,一直烧到她离开,依然烧不尽。

他一向自持冷静,可以蔑视着斗得头破血流的竞争对手,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

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刚刚失控了——在看到顾泉一脸淫笑着抱住她时,他只想直接将那只恶心的手剁下来!

控制不了情绪的事实让他恼怒,尤其为的还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夜店女郎。

他闭了闭眼,等待着波动不宁的心绪平稳下来。

“晏总,初次见面。”

听到声音,他抬眼,望向说话的人。

任励当然认识晏明深,在媒体杂志上都已经见过多次,但真正面对面,还是第一次。

按道理,见到这位叱咤风云的晏氏掌门人,他们这种等级的小人物必然要诚惶诚恐。

但任励此时根本不想和他客套,甚至都没顾上介绍自己。

他十分愤怒,面色严肃:“恕我直言,您作为堂堂晏氏总裁,应该明白对待女士需要基本的礼貌,何况二小姐是杜家人,晏杜两家合作已久,请您注意言辞。”

晏明深微怔,挑了挑眉:“你是杜家手下?倒还挺忠心的。”

随即话锋一转,冷嗤一声:“原来所谓的杜氏千金就是夜店流连的陪笑女,杜老爷子还真放得开。”

“胡说八道!”任励气得顾不上礼仪,脱口而出。

迟亦旸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咋呼道:“什么?她是杜家二小姐?可我在陌巷看到她好几次……”

“二小姐是陌巷的老板,偶尔过来巡视一下经营情况,有什么问题?”

迟亦旸吃惊地睁大了一双桃花眼:“陌巷不是你任老板的么?”

“当然不是,陌巷是二小姐名下的资产。”

得知真相的迟大少噎得半晌都没说话。

他偶尔碰到过那野玫瑰与客人喝酒,以为她和别人一样都是陌巷的小姐,可偏偏任“老板”对她的态度很好——这两样一结合,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了——那朵野玫瑰是夜店的摇钱树。

平时处理事情都是任励出面,没人质疑过任励是陌巷老板这件事。没想到这南都黑夜的娱乐帝国,幕后老板另有其人……

迟亦旸缩了缩脖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嘴上还是无所谓地道:“嗨,你说这杜老爷子怎么想的,商场啊游乐场啊送什么不好,非得送个夜店给自家闺女?所以这事儿也不怪我,是个正常人都会这么想,对吧晏少……晏少?”

身旁人影一闪,他只感觉一阵身形带过的风扫过,转眼晏明深已经几步跨出了房间。

“喂你去哪儿!”迟亦旸急了,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顾泉,郁闷的大喊:“别走啊,这混球怎么办啊!靠,又让本少爷给你收烂摊子!”

匆匆离去的男人此刻早已没了身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