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活眼珠子陈寻八罗荣最新章节-活眼珠子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3 16:01

《活眼珠子》的主角是陈寻八罗荣,本为您提供活眼珠子陈寻八罗荣最新章节!活眼珠子小说节选:我与爹均不知道这些神仙道道,如果不是道士说,根本是不知道铁蛋这是中了咒,不过我与爹听得铁蛋儿还有一线生机,不由得紧张的看了一眼屋里,我爹喃喃说道,铁蛋儿虽说失了道义,但眼睁睁看着老范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是我能做出来的事儿,道长你说,如何能救得了这个孩子。

活眼珠子
推荐指数:★★★★★
>>《活眼珠子》在线阅读>>

《活眼珠子》精选章节

道长往屋子里看了一看道,这小子差点害的灵蛇千年道行一朝丧,虽说干了缺德事儿,灵蛇最多捎带惩戒,不会要他性命,毕竟杀人害命与他修行不利,而眼下这小子身上明显是中了要人命的咒,只要皮蜕到头顶,大罗神仙来也是无用。

我与爹均不知道这些神仙道道,如果不是道士说,根本是不知道铁蛋这是中了咒,不过我与爹听得铁蛋儿还有一线生机,不由得紧张的看了一眼屋里,我爹喃喃说道,铁蛋儿虽说失了道义,但眼睁睁看着老范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是我能做出来的事儿,道长你说,如何能救得了这个孩子。

道长看了一眼屋子里道,咒为阴,用纯阳之物克之最佳,此物在断螺桥。

断螺桥,是积云村北面的一处平原,说是平原,但实际在三年前是一片湖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水位逐渐下降,今年春季之前就已经干涸露出了湖底,如今盛夏那里因为湖底水分充足生长了大片野草,我爹这样的汉子进去,也会被顷刻吞没的无影无踪。

如今得知要去那里,我爹稍稍犹豫就点头答应了。

我进去叫了铁蛋儿爹,铁蛋儿爹得知铁蛋儿还有一线生机,立刻就同意前去,也不问要去那里。

眼角三人都同意为了铁蛋儿愿意冒险,道士定了时辰,今晚戌时动身。

我与爹回去准备出发的东西,路上走的时候,我看着眼前的道长,总觉得一直叫做道长着实有些不恭敬,但是若叫师父,我与他并未行师徒之礼,若是眼下急急叫了,只觉得是让人觉得故意巴结。

这般纠结,直教人难受。

回了家中,我爹将铁蛋儿的情况告诉了我娘,我娘听后也是忧心忡忡,不过对于救铁蛋儿这件事儿还是颇为赞同,只是得知我也要去,有些微词。

道士见此说道,小八乃是纯阴之体,我们彼此前往取的是纯阳之物,若无纯阴压制,纯阳之物常人接触不得。

我娘稍稍犹豫还是点了点头,并嘱咐我们万事小心。

在上路的时候,道长给我们叮嘱了一些事情,此次前去断螺桥,是去取一天灵地宝,风险极大,再则今日带你们所见实在是逆天之举,此行要烂在肚里,莫要声张。

一行人点了点头,并且为了让道士安心我爹和铁蛋儿爹各自发誓,这事是要带进棺材里。

道长见我们诚心诚意,安心的的点了点头,随后带我们去了断螺桥的路上。

断螺桥湖干杂草丛生,简直是蛇虫毒鼠的天堂,久而久之,这条路就没人经过,导致山中荒无人烟,时间一长更是无人敢接近。

断螺桥之所以称之为断螺桥,并不是因为这里有一座断桥,而是因为这里的一座丘陵上有的一方巨石,摸样似山海经说的鹦鹉螺,只不过不知多少年前这里下了一场暴雨,造成泥石流滑坡,将这巨石从山上冲下,刚好横在湖的中心,将湖从中隔断联通湖的两岸,所以便叫这里断螺桥。

我们到了这里,爹和铁蛋儿爹就开始检查自己带的东西,我爹带了自家的弯刀一些水和食物,而铁蛋爹显然是擅长跑江湖,带的东西十分的完善,打火石,铁盒子,还有的就是一些药物。

而我关注的重点倒不是我爹和铁蛋,而是道士背后的那个袋子,我看着道士从背后背着一个袋子,明明只是扁扁的,但是道士不停的从里面拿出罗盘,或者照明珠,里面在我这个山村人看来很不可思议的东西。

道士拿出罗盘,四处看了看,指着一个方向让我们去了一个地方,而在我们诧异的目光中,道士在自己的腿上贴了一张符纸,默念了什么,随后朝着草丛一蹦稳稳的站在了那堆草丛之上,对着我们说道,你们安心待在这里,我去去就来。

接着便踏草而去,当真像是个神仙。

我们三人被道士这一手弄的心服口服,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大约一刻,道士回来了。

道士从自己腿上扯下那张符在我们羡慕眼馋的目光中将符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我对道士有些心服口服,一想到自己的师父就是这位,也不管什么巴结不巴结,主动凑上去说道,师父,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啊?

道士莫名的看了我一眼,也没多说什么,缓缓说道,今日是来取一枚蟾珠。

蟾珠?

见我们面露不解,解释道,这枚珠子是赤血宝蟾身体所结的一枚珠子,而且这断螺桥干涸也与这宝蟾的修行有所关联。

铁蛋儿爹忙问,这珠子就能救,我家铁蛋的命吗?

道长点了点头,自然,这赤血宝珠专克阴邪。

铁蛋儿爹一听就来了干劲,立刻问道,如何抓这赤血宝蟾。

等。

师父言简意骇的说道。

我们不知所以,但是还是安安静静的呆在了原地,

此时天空挂满星星,这个时辰也是各种昆虫异物爬出来觅食最好的时刻,而这荒凉偏僻,只听那些野兽昆虫叫,难免让人心生惶恐,虽说我是在山里长大的娃,但是一般露天野地还出现在这里,确实让我感觉到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

不过铁蛋儿爹倒是没什么感觉,他大半辈子都在跑江湖,风餐露宿都是常态,他年轻的时候在山里赶路,到了夜里没地住宿,还在坟地将就了一晚。

道长让我们在这里左等右等,众人觉得无趣,铁蛋儿爹一闲下来就讲起了自己年轻走南闯北的一些事情,山村里没什么娱乐这种讲故事的吹嘘,我们也愿意听。

可是讲着讲着我瞌睡就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缩进爹的怀里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感觉一阵凉凉的风吹在自己的脸上,睡意缓缓消失,我翻了翻身,但是却感觉到了不对劲,我猛的睁眼,起身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爹和铁蛋儿爹都不见了,这片荒郊野林只剩下我一个人。

一瞬间,我被恐慌击中,大声的喊着我爹的名字,但是我爹就像消失了一样,无论我怎么喊只能听见自己的回声,我绝对不相信我爹会把我自己仍在荒郊野外。

远处黑漆漆的一片,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应该有野兽草虫叫的那片草丛已经安静下来,一轮巨大的月亮挂在草场的尽头。

正当我惊慌时,而我脚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猛烈的摇晃起来,像是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我拔腿就跑,但是无论怎么跑,脚下的裂缝都像是尾随的毒蛇一般跟在我的身后,但是它却给了我一线生机,像是猫手里的耗子一样,在看着我徒劳的逃命,想到这里我心里闪过一丝愤怒。但是却又不得不像那只耗子一样逃跑。

我奋力的逃跑只能更快的消耗我的体力罢了。

终于我没力气逃跑了,扶着一棵树喘息,但是手扶住的树缓缓从粗糙变成了冰冷光滑的触感,意识到不对,我从手开始向上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粗糙的树皮变成了像是黑铁一般的昆虫甲壳的东西,在月光的照耀下,一个巨大的身影树立在一片月光下,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金属一般的质感,并且在甲壳的旁边我看到了无数的正在颤动的属于昆虫的脚,

我抬头望去,逆光的一片黑影下一双虫眼正泛着绿光的看着我,它的嘴里吞吐着着一层淡绿色的光缓缓的围着它的周身。

我惨叫一声,即便精疲力尽,身体还是突然提起了一股劲,这股劲让我猛然的往前跑。

身后巨大蜈蚣,密密麻麻的脚在地上掠过的脚步声让我头皮发麻,我头也不敢回,但是身后蜈蚣却越来越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