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徐骁李思念小说最新章节-徐骁李思念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24 10:00

徐骁李思念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徐骁李思念是小说《百次飞升》中的主角,徐骁李思念小说精彩节选:是呢。徐骁轻轻一笑,现在可以告诉我口窍的下落了吗?我老太太才张口,声音就戛然而止,面部僵硬,死不瞑目。龙虎山索魂咒?徐骁轻轻皱眉,而后舒展开来,伸手合闭上老太太的双眼,自言自语:北宋政和六年,我为侠客,仗剑天涯,偶遇你派祖师王重阳。

百次飞升
推荐指数:★★★★★
>>《百次飞升》在线阅读>>

《百次飞升》精选章节

是呢。徐骁轻轻一笑,现在可以告诉我口窍的下落了吗?

我……老太太才张口,声音就戛然而止,面部僵硬,死不瞑目。

龙虎山索魂咒?徐骁轻轻皱眉,而后舒展开来,伸手合闭上老太太的双眼,自言自语:

北宋政和六年,我为侠客,仗剑天涯,偶遇你派祖师王重阳。

当时他还是个穿着开裆裤的小毛孩,他揪着我的衣角,鼻子挂着两大条浓涕,向我讨要冰糖葫芦,我买给他了。

我观他天资聪颖,正义善良,于是出手点拨。

后来我游历南疆,道上听说当年那小毛孩自创先天功,先抗金后立全真,颇为欣慰,倒也没让我失望。

只是有些遗憾,他终究没能走到我这一步,比起我还是逊色不少。

王重阳无后,但架不住死忠粉多。

岁月变迁,金钱显得尤为重要,于是世俗中开始出现一种附属古老修行门派的势力,意在发展门派。

这些外派出去淘金的派中边缘人员,大多改姓王。

一来相互之间方便联络,俗话说一家人好商量;二来深知自己出来了就再也回不去,以此缅怀祖师王重阳。

昆山王家便是当年外派淘金人员的后代。

徐骁走了。

因为时间太晚,担心李思念醒来找不到他,口窍的事只能暂搁。

反正现在睁眼了,随时都可以寻回口窍,不急这一时半会。

回到家里,冲了个澡,蹑手蹑脚爬上床,钻进被窝,搂着熟睡中的李思念安然入睡。

他的掌心泛着一团微弱红亮,持续温暖着李思念的腹部,李思念睡得更香了。

那是李思念的血,他以特殊手段提取血液中的精华,重新注回李思念体内。

第二天,徐骁早早起床,打扫庭院,出门买菜。

这院子没有仆人,假如徐骁不算的话,一个瞎子仆人能干什么?

李家仆人每隔一段时间会送食材过来,现在冰箱里还有不少存货。

但徐骁今天高兴,他要去买新鲜的肉和蔬菜,做顿美食,给李思念一个大大的惊喜。

这时候,外界已经炸锅!

不过老太太在王家发展战略中充当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且死得诡异,王家有意降低影响,也倒不至于发酵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可作为王家多年盟友的李家,是怎样都逃不脱了。

李家当代掌权人李洪象,也就是李思念和李怀卿的大伯,天蒙蒙亮就接到王家的电话,带着一帮李家骨干匆匆忙忙赶往王家。

这事太大,处理不慎会影响两家的友好关系,而客观挖掘,李家还是需要仰仗王家的。

当然,无论外面闹出何等风雨,都无关徐骁,更无关李思念。

这个小小的院落依旧宁静,有如世外桃源。

买完菜回家,徐骁径直回到房间,坐在床旁捏了捏李思念挺翘的鼻子:小懒虫,太阳晒屁股啦。

李思念不应,装睡呢!

徐骁挠她的腋窝,李思念憋着笑,终于憋不住了,咯咯娇笑出声。

睁开眼睛,一眼看见徐骁那已经睁开的狭长眼眸,她略微一怔,抬手揉揉眼睛,又掐了掐脸蛋,大概是认为自己出现幻觉了,真是可爱得过分。

傻瓜。徐骁好笑,抓住她的手,我睁眼了,你看得见我,我也看得见你。

听到这话的李思念顿时僵住,瞳孔中满是难以置信,许久,一头翻爬起来死死搂住徐骁,喜极而泣!

徐骁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思念在怀,夫复何求!

然而李思念却是突然转过身,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张银行卡,塞进徐骁手里,目露哀求,两手比划,说里边有三百万,让他尽快离开李家这个是非之地。

徐骁随手把银行卡扔到一边,笑着把她揽进怀里:昨天九十一世讲完了,现在我给你讲九十二世。

那一世,他为将军,纵使半生荣华,金戈铁马,终究不敌她青丝墨发,笑靥如花……

他徐徐说着,李思念不反抗了,安静听着。

当故事告一段落,他说道:过去那么多年,我从未让你吃过苦受过罪流过泪,唯独近二十一年,你出生口窍被夺,口不能言,又不间断被抽血,身体虚弱得走几步就气喘吁吁得休息大半天才能缓过来。

你知道吗?我好心疼,我的心在滴血。

现在我睁眼了,从此刻起,我要许你青丝白发花前月下,许你当歌纵马浪迹天涯,许你嫁衣红霞十里桃花,许你不再轮回执手登天门看岁月变迁江山如画!

李思念娇躯剧烈颤了一下,随后一边重重点头,一边轻声啜泣,也不知听没听懂。

李思念!

突然外边传来李怀卿气势汹汹的大喝声。

你穿衣服洗漱,我出去看看。徐骁道。

李思念摇摇头,抹抹泪水,套上睡袍出屋。

徐骁只得跟在后边。

三姐,什么事?李思念打开门,两手比划,哑语李怀卿多少懂一些。

昨晚有没有人过来抽血?李怀卿面色阴沉。

李怀卿有睡懒觉的习惯,但今早她是被反复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的,哪个混蛋王八蛋扰人清梦!

起初接通电话,她破口大骂,但听到自家老爸那阴沉的质问声,立即就如当头一盆冷水浇了下来,浑身打了个冷噤。

昨晚不是交代你给王家送血吗?血呢?血呢?老太太死了!

言犹在耳,想起都令她心惊胆战!

王家老太太竟然死了!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死了!

这件事牵扯范围实在太大,事关家族发展,处理不好会有大麻烦!

她第一反应是给负责抽血送血的老教授打电话,提示关机。

接着又让手下联系其他三人,同样提示关机。

这不走投无路,就想着从李思念身上找线索。

此时李思念点头,表示有。

有?那抽血的人呢?李怀卿皱眉。

抽完血就离开了。李思念做哑语。

李怀卿显然不甘心,审视着李思念,见她不像撒谎,又把目光落向后面的徐骁。

徐骁面色平静。

李怀卿大跨步进屋,一屁股坐下沙发,摸出一个精致的金属盒子,从中取出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就那么默默吸了起来。

看得出来她很压抑。

心思细腻的李思念走上前做哑语:三姐,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单纯从口窍被夺这件事来说,李思念心中没有怨言,为了这个家,她愿意付出。

至于这么多年遭遇的嘲讽奚落欺辱,以及不间断地抽血让她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去生活,她恨,可那只是个别人。

这里是李家,某些人即便手握大权,但李家永远不会是几个人乃至一个人的李家。

李家还有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不必多说,在李思念的记忆中,爷爷奶奶非常慈祥,对她非常好。

只是遗憾,对她好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如果他们还活着,一定不愿意看到李家遭遇厄难——李思念终归还是太善良了啊!

什么事?

一听这话,李怀卿没来由地面色变得阴戾,手中的香烟狠狠砸向李思念那张完美无瑕的脸蛋。

突然一只大手伸了出来,两指精准地夹住烟头。

你们姐妹俩谈话,吵也好闹也好,砸东西泄愤也行,我不插手,前提是别动手打人。说着,徐骁碾灭烟头,扔进烟灰缸,要想动李思念,先过我这一关。

李思念多情,对待家人总是有更多的包容。

他不愿意让李思念伤心,若非万不得已,他不想对李怀卿动手。

你……

李怀卿一口火气冒上来,但马上就被惊讶所替代,她惊讶徐骁的反应速度,然而,有件事更另她无比惊讶!

刚才她一门心思都在王家老太太暴毙的事情上,没注意到徐骁已经睁眼。

这会烟头被截,注意力转移到始作俑者的徐骁身上,她才发现在自己眼中一无是处的瞎子仆人非但身手了得,而且还睁了眼!

这个瞎子仆人能看见了!

你能看见了?找的哪个名医?花了多少钱?前后几个疗程?用的什么药?李怀卿眼神阴厉,死死盯着徐骁,连番质问,仿佛徐骁就是弄死王家老太太的凶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