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祥白仙儿全文免费阅读-小祥白仙儿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24 14:00

小祥白仙儿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小祥白仙儿是掰着脚丫数太阳所创作的小说《我的姐姐是仙家》中的人物,小祥白仙儿小说精选:小的时候没觉得这儿多神秘,只觉得家里有个人很奇怪。这个人就是我的爷爷。他很怕死。人怕死正常,但他却怕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感冒发烧了都要去医院,小病大养,无病找病,身上起了个痘子,也怀疑自己得了绝症,疑神疑鬼半天。热天不出门,寒天避风走,要多爱惜自己有多爱惜。

我的姐姐是仙家
推荐指数:★★★★★
>>《我的姐姐是仙家》在线阅读>>

《我的姐姐是仙家》精选章节

我出生在湘西,这个在外人看来很神秘的地方。

小的时候没觉得这儿多神秘,只觉得家里有个人很奇怪。

这个人就是我的爷爷。

他很怕死。

人怕死正常,但他却怕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感冒发烧了都要去医院,小病大养,无病找病,身上起了个痘子,也怀疑自己得了绝症,疑神疑鬼半天。

热天不出门,寒天避风走,要多爱惜自己有多爱惜。

在他的这种爱惜下,他终于得了一场大病。

那一年,我十一岁,爷爷五十出头。得的是一种邪症,犯病时双手蜷缩,双眼上翻,脸色发青,大气透不出,模样非常吓人。

爷爷得病后性情也变了,出去求神问巫,嘴里经常不知说些什么。

后来我知道爷爷为什么这么怕了,这个邪症好像是遗传的,太祖爷爷和老祖爷爷都是这样离世的!

我打小身体也不好,手脚冰凉,经常落魂,独处的时候,爷爷看着我道,咱们祖孙俩同病相怜,想不想百病不生,快点好起来?

我说当然想。

爷爷说之所以得病,是因为有霉运,霉运转给别人病就好了。

我似懂非懂,问爷爷霉运要转给谁啊,爷爷不说话,带着我去了村南的一座破庙,指了指破庙里的一个叫花子,说要给叫花子磕头。

我当时似懂非懂,见爷爷跪我也跟着跪下了,那叫花子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待遇,见我们磕头哈哈大笑,说爱卿平身。

我却觉得爷爷有点反常,磕了这个头之后,羞的不行,不想再跟着爷爷去任何地方!

爷爷的那个邪症却没有减轻,他有时候在房间里自言自语,难道真免不了一死?

我觉得爷爷变的越来越怪,不敢再搭理他。

谁知道到了到了过年守岁,一家人团圆的时候,里屋中的爷爷突然神色木木地走了出来。

他伸手指挥爹和叔叔们坐成一排。

奶奶见状连忙伸手阻拦,说大过年的抽啥妖风啊!

谁知道爷爷一下被激怒了,转身给了奶奶一个大嘴巴子,让奶奶滚一边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缓过神来之后赶忙都劝,爷爷却像是变了一个人,眼睛发红,谁劝骂谁!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爹他们还是很孝顺的,不想惹爷爷生气,按吩咐坐了过去。

这边刚坐好,爷爷双手合十,冲着爹和叔伯做了个揖,突然跪了下来,口中道,三位爹,过年好……

我第一个呆住了,爷爷这是要把霉运转给爹和叔伯们?!

我发呆,小叔却猛然站了起来,指着爷爷结结巴巴地道,爹你作啥呢……你他娘的有病吧?

小叔又惊又气,口头语脱口而出!

谁知道小叔这一骂,爷爷嘿嘿笑了,用干哑的声音道,骂的好,骂的好!

然后他又砰砰磕了两个。

这三个头磕的我爹他们脸色煞白,全都从床上跳了下来。

本来喜庆的大年夜,因为爷爷的反常行为,早早散了场,他家实在是呆不下去了,第二天谁也没给爷爷打招呼,天还不亮都悄默声地离开了。

回到家之后,我就将爷爷转霉运的事情说给了爹娘,爹娘说爷爷肯定是从外面学来的邪法子。

然而谁都没想到,半个月之后爷爷来了我们家,见面之后没说两句话,直接趴地上又给爹磕了三头,磕完咧嘴笑笑,看了看我,直接转身走了。

我爹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惊惧,全身筛糠一样,爷爷走后他扶着门,慢慢地软倒在了地上,一个劲地说爷爷疯了。

缓过神来的爹给小叔和大伯打了个电话,才知道爷爷也到他们那去了,同样是磕了头就走,我小叔气的把门都踢烂了!

本来觉得爷爷是得病后吓的失心疯了,然而据奶奶说并不是,爷爷在家行为正常,说话做事并不颠三倒四,只是偶尔坐着发呆,像老僧入定似的。

自从爷爷磕了这两次,好像脸皮也变厚了,每隔半个月就会过来磕一次,大伯为了躲避爷爷,直接跑到了他老岳父家,然而还是被爷爷找到,当着大伯老泰山的面,直接跪地喊起了爹,将大伯的老泰山惊的踉踉跄跄后退,心梗都发作了。

家丑不可外扬,虽然爷爷倒行逆施,外人知道的并不多。

可就在两个月之后,小叔出意外了。

干建筑的小叔不知道是没系好安全带还是怎么回事,一个失手,从十九楼直接栽了下来,人都摔的变了形,当场就没了气。

奶奶知道后直接哭昏了过去。

家里的亲人穿了孝服,给小叔守灵,我再次看见爷爷的时候,发现他出奇的淡定,坐在灵堂里眼观鼻、鼻观心,谁和他说话就抬头嗯上一声,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那时候我觉得爷爷最大的变化就是爷爷的手不抖了。

在他得了那个病之后,手经常抖,抖到一定程度就蜷缩到胸口。

当时都沉浸在小叔离世的悲伤中,谁也没有太在意爷爷的改变。

祸不单行,将小叔葬了还没几天,在一次夜归的途中,骑车的大伯和大货车顶头相撞,据看到的人说大货车当时就逃逸了。

送到医院后大伯已经说不出话来,抓着奶奶的手直掉眼泪,奶奶埋怨他怎么那么不小心,大伯挺着脖子想说什么,然而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就断了气。

知道大伯救不过来,抢救室外一片哭声,可爷爷却低着头搓手,一滴眼泪都没落,陪着奶奶离开的时候,我发现他走路也不颤了。

这是将霉运倒给了自己的亲人了么?

小叔和大伯出事后,我爹也有些害怕,最近这一段,他经常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梦里有两个人将铁锁链耷在他的脖子和肩上,扯着他去一个黑暗的去处,爹每次都是在挣扎中醒来的!

不但是做梦,自从让爷爷吓到之后,爹健壮的身体开始莫名其妙地虚弱,站一会都会腰疼,出门遇到风就会感冒,简直变成了病西施。

想起我说过的霉运,爹娘就想着阻止爷爷磕头。

可关了门,爷爷就在门外磕,磕的咚咚有声,磕完就走。

我爹又气又急,又没有办法,终于在一天早上我醒来之后,爹不见了。

我和娘都不知爹去了哪儿,爷爷更不知道。

找不到爹,照例过来的爷爷脸色怕人,在我们家走了几圈,似乎思想斗争了一阵子,指着我对我娘道,每年都要让小样给叫花子磕头,不然小样也会犯和我同样的病!

我娘本来挺害怕,听爷爷说了磕头的事,突然说道,我呸!我才不要小样做这样倒行逆施的事!

爷爷盯着娘看了片刻,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谁知过了不久,我真的犯了和爷爷一样的病!

娘又怕又急,带着我先去了医院,没有效果之后又去找附近的仙娘。

湘西仙娘很多,类似于其他地方的神汉和端公,可没一个仙娘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情急之下,娘想到了我的外婆。

外婆年轻的时候是我们这最有名的仙娘,外公离世之后,她对世俗心灰意冷,搬到了离我们这很远的一座山上,和家里人断了来往。

娘决定带着我去找她。

那时候交通不便,又要半携半抱着我,找到外婆的住处的时候,娘已经累的倒在了地上。

外婆虽然不想和家里人有联系,又怎能将她的亲生女儿拒之门外,慈祥的外婆开门后微微犹豫,就让我们进了屋,还没等娘开口说来意,外婆已经注意到了我的不正常。

一边摸着我的脑袋观察,一边询问家里的近况,娘哽咽着一一告诉了外婆。

听到爷爷给伯叔磕头,我爹离家出走,外婆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害人的术法还在流行!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小样的爷爷没有疯……他应该……是在借命……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