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赵艳君逸全文免费阅读-赵艳君逸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25 19:35

赵艳君逸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赵艳君逸是专职坏女人所创作的小说《借火》中的人物,赵艳君逸小说精选:别墅内骤然断电,所有的灯在一瞬间全部熄灭,唯独长长的餐桌上还亮着被风摇曳着的烛火。

借火
推荐指数:★★★★★
>>《借火》在线阅读>>

《借火》精选章节

冷白的闪电劈打在一处盘山别墅的上方。

别墅内骤然断电,所有的灯在一瞬间全部熄灭,唯独长长的餐桌上还亮着被风摇曳着的烛火。

坐在精致餐点前的男人前一秒还带着满脸幸福的微笑,这会儿却完全黑了脸:赵艳,你这个贱女人。我对你掏心掏肺的,你他么的居然背着我勾野男人。

嘶吼着的男人将手里的手机砸向了身旁的女人,额头之上青筋暴露。

原本正在切着牛排的红衣女人额角渗透出血迹。

她却没有发怒,平静的捡起了地上的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显得过分亲密的男女,烟魅的声音从朱红色的口中溢出:既然你都已经看见我跟别人在一起了,那我们分手吧。

赵艳的声音听着是缱绻而且多情的,但她的话却冰冷锋利。

手机屏幕被摁灭,她拿起桌上的餐巾擦掉了额头上的血迹。

分手,赵艳,你再说一遍试试。暴虐到极点的男人在听到分手两个字之后直接陷入了癫狂的状态。

我说,我们分手吧。赵艳心里同样不好受。可是……她这样的女人,一开始就是不该跟王林在一起的。

一个没有自由的女人,一个一开始被人当成工具,后来当成玩物的女人,哪怕逃脱,也不该妄图天长地久。

哐当!

桌子上装着名贵菜肴的餐盘跌落到地上,王林疯癫的将赵艳按在了桌子上。

艳艳,我再给你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按在她身上的男人狠狠的咬了一口她的肩膀,都已经尝到了血腥味却还是不肯松口。

王林,你冷静点儿……我……

王林面色阴沉,冷戾的脸有泪痕划过。

休想!赵艳,你他么的休想跟我分手。劳资不会放你离开我的,死都不会。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到最后的时候,都没有了声音。他对赵艳是真爱,这一辈子唯一爱过的人。

鲜血从王林咬过的地方渗透出来,在白色的连衣裙上妖媚绽放。

红得潋滟勾人,一如赵烟这个人。

何必呢?王林,你身家过亿,有钱有颜,何必要吊死在我这颗歪脖子树上?我这样的女人,配不上你。

赵艳推开了王林,同时还顺走了他衣兜里的烟。

她狭长妩媚的眼睛里是自嘲和望不见底的深渊。

当初你主动追求的我,我为了你连花花公子都不当了,一心只想要跟你在一起,我甚至想好了再过几天我们去领证,结果你现在却告诉我要跟我分手。赵艳,你一开始就是想玩儿我对吗?

王林的一双眼睛都突出来了,好端端的一双桃花眼现在布着血丝。

他生来就是富二代,别人穷其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他手一伸就可以拿到手,倒贴的女人数不胜数,他却从来没有动心过。唯独对赵艳……他栽在了她的身上,恨不得把心肝儿都掏出来给她。

她呢?

她居然要跟他分手。

赵艳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挪到一旁的红色蜡烛上。

香烟瞬间别点燃,她将其放进绯红的口中吸了一口,也就只有一口,她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王林,我是为你好。我配不上,而他……找来了,我不想害了你。

赵艳仿佛想到了什么,过分旖旎的脸露出一丝惶恐,手都不由得抖了抖。

是她错了,是她错误的以为自己已经逃脱了。

我不要你为我好,赵艳,你口中的他是谁?我谁也不怕,你不要跟我分手,算我求你了好吗?

刚刚阴狠狰狞的男人哭着抱住了赵艳。

以前只有他让别的女人这样痛哭流涕的,现在却换成他了。

赵艳拍了拍他的肩膀,烟熏过的嗓音带着一点儿哽咽:王林,对不起。我以为我是自由的,实际上,我不是。忘了我吧。

噼啪!

别墅外传来一声更加巨大的雷声。

惨白的闪电照亮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男人手里撑了一把漆黑的伞,穿一身血红色的燕尾服,英俊的脸白得过份,嘴唇却比他身上的衣服还要红艳。

艳艳,跟你的小男朋友谈好分手了就该回到我身边来了。

男人冲着赵艳招了招手。

回你MB,艳艳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赵艳没有动,王林却直接抓狂了,他撸起袖子,直接朝着那男人冲了过去。

红色西装的男人却只是在笑着,等到王林冲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直接掐住了王林的脖子:你该庆幸艳艳替你好好的求过我了,否则,就凭你想对我动手,你也该死了。

君逸,你不准伤他。

赵艳也冲了过去,去掰君逸掐在王林脖子上的那只手。

王林说不出来话,他不断的用眼神告诉赵艳,让赵艳不要求他。

艳艳的要求,我当然要答应。

啪!

君逸直接在王林的脖子上来了一下,让王林晕了过去后直接将他丢在了地上。

赵艳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她的身体被人狠狠的禁锢在了怀中。

艳艳,我给了你三年的时间,你浪够了吧。男人的声音宠溺又温柔。

但这温柔和宠溺,却是他安在她身上的枷锁。

无论我浪够了,还是没有浪够,你不都来了吗?君逸,我到底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她声音清清冷冷的,没有畏惧,没有祈求,像是在对待对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

君逸抬了手,有着淡淡雪茄味的手指划过她脸上的泪痕。

你什么都不好,凉薄无情,冷心冷肺。但你是我的。永生永世都该是我的。从你把我放出来开始,就该领悟。

赵艳打掉了他的手,她用的力气很大,足够在对方的手上遗留下红痕,但对方的手背却依旧是白生生的,一点儿痕迹也没有。

三年前离开你,我以为我能逃脱掉你。但现在,我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君逸,我领悟了,以后我不跑了。但是,如果你继续跟三年前一样对我,我照样会跟三年前一样,朝着你的心上扎一刀。

赵艳知道自己可能永远逃脱不了君逸为她编织的网,但她到底不是软绵绵待宰割的猎物。

她的爪子锋利,时不时的就会张开利爪挠人。

三年前,这个说着宠她宠到可以让她为所欲为的男人把她送到了那个地方,还让她差点儿死在了那里。

那个时候她表面乖顺的承受下一切,却在那之后用沾了她血的匕首扎进了他的心脏。

三年了,再次如此看着你这幅冷淡狠辣的模样,我觉得热血更加沸腾了。

君逸俯身过去,贴着她的耳朵说话。

你最好不要做任何过激的举动。

赵艳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那还没有彻底冷透的心竟然觉得歉疚。

一直以来,她都是享乐主义,当初从君逸身边逃离后遇到王林一开始真的是打算玩玩而已的。

但是到了后来……

到了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动了心。

可她不该动心的,她的心四周都布满了荆棘,只要一动,就会被刺得鲜血淋淋。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还在地上晕倒的王林,再次将差一点点就会被焐热的心重新禁锢。

君逸俯身温柔的拨弄她的发,冰冷凉薄的唇叼住了她两侧垂落下来的一丝黑色的发:小傻瓜,你知道吗?你越是这样舍不得伤了地上躺着的那个男人,我就越是做点儿什么。你是我的……身是我,心也必须是我的。

当初送我到那个地方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样的话?

赵艳被迫的贴着对方的胸膛,却听不到他的心跳。

一个自己都没有心的怪物,哪儿来的资格要别人的心?

赵艳在他的心口上画着圈,手里赫然出现一把刚刚用来切牛排的刀叉。

银质的刀叉就那么死死的抵着对方的心口:三年前我都说过了,我愿意为你所用,但你不要逼迫我做那些我不情愿的事情。否则……哪怕我不能够跟你鱼死网破,也要让你千疮百孔。

她握着匕首的手很白,纤纤十指,让人一看就想要捏着那双手好好的把玩。

君逸低下头,淡色的唇贴着她白皙手背上青色的血管,锋利的牙齿一下下的啃噬着她咸冷的手背:来……往我心尖尖上扎。艳艳,我心甘情愿被你伤。

赵艳手里的刀叉瞬间调转了一个方向,刀叉最尖锐的地方却抵住了自己的心口:君董,那你喜不喜欢我伤我自己啊?

她扬唇而笑的样子极美,像是六月荒坟四周开出的曼珠沙华。这样的花朵,非得埋葬过死人的地方,才能够开出这样的绝美。

君逸掐住了她的手腕,一个掰折,赫然是弄断了她的手腕。

赵艳拿在手里的刀叉赫然掉在了地上。

断腕的疼痛并不她觉得痛苦。她和君逸纠缠过八年。相识的前一年,这个恍若九幽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为了训练她,甚至让她跟十几个壮汉打过。他教她握过刀,拿过枪……也教她阴谋算计,控制人心……为了学会这些,她断过手,断过脚,流过血……后几年这男人却宠她上天。直到三年前……

咔嚓……

那是骨头和骨头相撞后发出来的清脆响声。

君逸将她的断腕接了上去:艳艳,你越来越不乖了。几年前我就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够伤了你。你自己也是一样。

我也说过,我没有把自己卖给你,不要一再的让我生出跟你同归于尽的想法。今天不若是敢在这个别墅里碰了我,我能够在明天送上我的尸体。

赵艳威胁的那些话没有说完,君逸彻底堵住了她的唇。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