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余念慕深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6 15:32

《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讲述了余念慕深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余念慕深全文免费阅读!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余念慕深小说节选:余念头发衣服被雨水很快打湿,身体的冷意却比不上心底的半分,岁月癫狂,余念希望自己能像《雷雨》里面的剧情一样被雷劈死一了百了。

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
推荐指数:★★★★★
>>《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在线阅读>>

《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精选章节

余念到病房的时候刚好遇到薄锦年在给母亲检查身体。

姜琳从前就很喜欢薄锦年,包括爷爷也是,因为薄家家境好,薄锦年温柔斯文,名校毕业,这样的男人没有家长会不喜欢。

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喜欢,不代表薄家的人也会喜欢。

所以她跟薄锦年,注定是不能在一起。

姜粤楷看见余念来了,嘴巴张了张,但碍于薄锦年在这里,最后只说了句,“来了啊。”

余念点点头,把买来的水果放在床头,然后看着薄锦年,很疏离的打了个招呼,“薄医生……”

薄锦年看了她一眼,然后收了仪器,看着余念,“姜阿姨的身体比较稳定,三天过后可以手术。具体的情况我已经跟爷爷说过了。”

余念想提醒薄锦年注意一下称呼,但想了想还是算了,要真说了,表明自己太在意,薄锦年才会真的想多。

“多谢。”

薄锦年看着余念,“嗯,那我先出去了,你们聊。”

“……”

薄锦年跟护士出去,余念微微吐了口气,姜粤楷在一边看着她,最后只是沉沉的叹了口气,“想想你们当初,多好的一对,可现在……哎。”

造孽,真的是造孽。

如果余念没有跟慕深纠缠,跟薄锦年,或许还有重修旧好的机会。

余念知道姜粤楷想说什么,她过去,摁着姜粤楷的肩膀让他在椅子上坐下,“爷爷,你别想那么多了,他现在就是妈的医生而已,等到手术结束了,就什么关系都不会有。”

“小念,等这件事情结束了,你就跟慕深彻底撇清关系……”

“我会,但是爷爷,就算是我跟慕深没有关系了,我跟薄锦年也不可能。”余念脸上是淡淡的笑,“爷爷,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完美的故事结局,生活不是童话,曾经破碎过就算是之后又粘粘好但也一样会再次破碎,没有意义。”

余念到如今是真的已经看得很开了,但唯独对慕深,或许是爱的太深,恨得太深,内心深处早已经病态成魔,药石无医。

但她也清楚的知道,她跟慕深之间没有将来,所以就更是心如刀割。

他不爱她,甚至还是她家里仇人。

都是命中注定,是孽缘,是无可救赎的罪恶。

姜粤楷抓着余念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外孙女的手背,老人的眼睛里,都是痛苦。

“爷爷,一切都会过去的,等妈妈病好了,就好了。”

“嗯……”

余念回到病床边上,姜琳还是不能说话,但是能听到她们说话,能眨眨眼睛表示自己听到了。

余念跟姜琳说了会儿话,包里的手机就响了,陌生的号码,余念皱着眉接听,却听见熟悉的嗓音,“我在医院附近的咖啡厅,余念,我们单独谈谈。”

顾晚秋……

余念捏着手机的手用力了几分,末了,她挂掉电话。

“爷爷,我有点事,就先走了。”

姜粤楷看着她,“有什么事情给爷爷打电话,别自己硬撑。”

“没事,去见一个老朋友。”

余念笑了笑,让姜粤楷别担心。

又给姜琳说了两句话,余念就拿了包离开了病房。

她刚走出门不远,就看见薄锦年从另一个病房里出来,男人伸手便拉着她的手腕,“余念,我们聊聊。”

余念没有犹豫甩开薄锦年的手,“薄医生,上次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你跟着慕深不会有什么好!”

薄锦年薄唇紧抿成线,“慕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别把自己陷进去。”

“我自己知道分寸。”

余念知道薄锦年关心自己,但是她是真的不能跟他走得太近,“我还有事,先走了。”

薄锦年还想说什么,余念却已经大步离开,医院的冷风吹得他脸颊生疼,男人温和的轮廓都有些僵硬起来。

司机应该在正门口等着,于是余念从后门出去,冷风直接像是刀子刮着她的脸,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大衣,余念开着导航到顾晚秋说的咖啡厅。

进去的时候一股暖意打在她的身上,咖啡厅里面没有别人,顾晚秋直接将这里包了场。

“来了?”

顾晚秋红唇比早上更深了些,红色的大衣脱下来放在一边,看到余念到来嘴角是浓浓的嘲意。

“说吧,找我做什么?”

顾晚秋撕下了面具,余念也懒得再装。

顾晚秋目光落在余念的脸上,温柔的嗓音却字字如刀,割得人耳朵生疼,“余念,你说你走了就走了,还回来干什么呢?你不知道你回来有多碍人眼,何必呢!”

余念这时候只觉得可笑,顾晚秋也曾经算得上她闺中密友,她对顾晚秋多好呢,是那种人家动了她一根头发,她都会直接一巴掌甩过去。

也不恼,余念红唇微勾,语气清清淡淡,三分随意,七分冷淡,“这偌大花城也不是你的地盘,我想回来就回来,难不成还要给你报备?至于碍人眼,哦,我余念什么时候需要看别人脸色了吗?”

顾晚秋点头称是,“也是,你余念毕竟也是昔日高官的掌上明珠,万人宠爱,你要什么都有人拱手送到你面前!”

但话锋一转,顾晚秋“可你是不是忘了,你的一身傲骨早在五年前就粉碎了,你现在在我面前装得这么冷傲有什么资格?”

余念偏着身子,眉梢漾着浅笑,“晚秋,我实在是搞不懂,你玩今天这一出想做什么?如果你跟慕深如今有什么关系,你大可以直接去他面前委屈,不必要来我这里玩迂回战术。”

“如果你跟慕深之间没什么关系,那你就更没必要跟我上演现在这一出,生活也不是豪门狗血剧,我也实在是没心情跟你拐弯抹角,更没心情跟你撕逼,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一口气说出来,我们好早些散场。”

咖啡厅里音乐声浅浅,外面人群来往,婆娑迷离,顾晚秋指甲深陷掌心,面上却是得意一笑,“好,我们抹去前奏,我直接告诉你,余念,我怀了慕深的孩子!”

“哦,恭喜啊!”

余念觉得有人活生生撕开了她的心脏,疼痛到极致,却还是努力扯出一抹笑,她点点头,“那你应该去告诉慕深,然后让他把我扫地出门,而不是在找我。”

余念起身,拿着包,“晚秋,你既然非要参演这场游戏,也可以,但你想要赢,从我身上下手是不可能,你如果真的怀孕了,拿着验孕单去找慕深,说不定他还真的会娶了你。”

毕竟那男人,对孩子,是有执念的。

不过他似乎,也不缺女人给他生孩子。

余念只觉得喉间一股鲜血上涌,她步伐极快地走出去咖啡厅,明明应该麻木,却还是眼眶蓄满了眼泪,心脏好像被坚硬又尖锐的指甲用力划破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鲜血滴滴答答落在马路上,打湿她的衣服,打湿她的鞋面,汇聚成河!

余念失魂落魄走到马路中间,尖锐的轮胎划过地面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有司机摇下车窗怒骂,“找死啊!”

“要死回家安静点死!被车撞死想吓死谁啊!”

“真TM晦气!”

余念感觉压抑窒息,一脸都是阴霾,她身子摇摇晃晃,过了马路,到人行道,跌跌撞撞在街上走着,像是雷雨之夜在路上行走的孤魂野鬼找不到方向,下一秒似乎就被被雷电击中灰飞烟灭!

死了就好了吧?死了就好了!

余念能感觉自己心脏上的烛光越来越虚弱!要熄灭了,下一秒,或许下下一秒……

天空真的轰隆一声,深冬的雨下来像是冰块砸在她的脸上!

余念头发衣服被雨水很快打湿,身体的冷意却比不上心底的半分,岁月癫狂,余念希望自己能像《雷雨》里面的剧情一样被雷劈死一了百了……

步伐越来越沉重,余念脚下一滑,直接朝着地面摔了过去!

电光火石间,只见旁边一辆车的车门迅速被打开,墨黑色西装的男人疾步过来,在最后一秒将余念拉了起来,女人虚弱的身体,终于倒在男人的怀间。

而她脸色苍白,已经晕了过去。

直接抱着余念上车,两人身上的雨水直接打湿了座位。

司机递了干净的毛巾过来,“先生,你身上都湿了,擦擦吧,免得感冒。”

慕深声音清寒,“孟叔,我是不是告诉过你,让你看着她?”

“抱歉。”

孟叔是慕家专门的司机,平时都是负责慕珩的出行的,现在余念的出行也让他负责,但慕深没想到,第一次就出事。

慕深看了眼余念,后者已经昏迷了过去,她脸色苍白,像是随时能从自己身边消失,男人的眸色深了些许,毛巾在女人的发丝上轻轻擦拭。

“回去吧。”

男人止了手上的动作,骨节分明的手指摁着太阳穴,俊美的脸上,阴郁的仿佛可以滴出水。

车子在半个小时后抵达慕念居别墅,慕深抱着余念进去,慕珩原本在沙发上玩游戏,结果就看见这样的一幕,“爸爸,小念念怎么了?”

慕深一言不发,抱着余念上去了二楼,慕珩站在一边,眸子里都是担心。

之前他就撞见小念念脸色难看似乎生病了的样子,现在又昏迷不醒的,他小心脏都扭成一团,很担心。

“爸爸,叫医生了吗?小念念好像病得很重的样子……”

“你回去房间。”

慕深皱了下眉,沙哑开口。

慕珩咬了咬唇,不想走,想看着小念念醒过来,可是爸爸脸色好可怕,慕珩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离开了房间。

慕深坐在床边,冰冷的目光就这么落在床上的女人脸上。

手背随意的碰了一下女人的额头。

男人一贯温润散漫的眉眼多了一抹凉,慕深收回手,指腹微微的摩挲……她发烧了。

十几分钟后,他之前约好的医生带着助理赶了过来,是他的家庭医生,慕深见医生来了,直接站起来,男人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有点发烧,开点药,我要她尽快好。”

“……”

医生姓江,闻言没多说什么,先给余念做了检查,随后便狠狠皱了眉。

收了仪器,医生转身看着慕深,“慕先生,有几句话,我可能要跟你说一下。”

“嗯,你说。”

医生抿了抿唇,叹了口气,“刚才检查的时候,我发现这位小姐受寒严重,所以又仔细检查了一下,才发现,她曾经流过产,子宫壁薄,加上这次受寒,有可能以后怀不上孩子。”

男人镜片下的眸子微微眯起,他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又久居高位,就更是沉默内敛。

闻言,男人也只是语气淡淡,“这些不重要,你只管她现在。”

江医生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即便慕先生都这么说了,自然他就只管负责自己的本分,“是。”

看样子,只是无足轻重的人罢了。

江医生其实还有一句话,这躺着的病人,似乎还有自残倾向。现在看来也不必说。

给开了药,又让助理给余念挂了吊瓶,“熬过今晚,应该明早就能醒,若是没熬过,慕先生再叫人打我电话就行。”

“不送。”

江医生点头,跟助理离开。

卧室里,慕深看着病床上的女人,镜片下的眸色冰冷的浮浮沉沉,脸色又骤然的阴沉了几分。

几分钟后,男人转身,颀长的身影在落地窗前透出来几分落寞的寂寥,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那边的人接到电话,嗓音欣喜,“慕……慕总?”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