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秦少你命中娶我苏向晚秦时亦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7 09:02

《秦少你命中娶我》讲述了苏向晚秦时亦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秦少你命中娶我苏向晚秦时亦全文免费阅读!秦少你命中娶我苏向晚秦时亦小说节选:郑佩媛神情有所松动,随即将视线定格在婴儿床上的宝宝身上,笑容倏地恶毒又渗人。

秦少你命中娶我
推荐指数:★★★★★
>>《秦少你命中娶我》在线阅读>>

《秦少你命中娶我》精选章节

一连喝了好几天的鸡汤,苏向晚隐约发觉了不对劲——

宝宝胎动似乎比之前频繁太多了。

半夜,她小腹疼痛难忍,等睁开眼时,她已经被挪上了医用平车。

不详的预感迅速笼上心头,她一把捉住旁边医务人员的袖口问,“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手术室,您现在有早产的风险,需要立即行剖腹产术。”

“什么?早产?”

这两个字如一道惊雷贯入苏向晚的耳中,震的她脑袋嗡嗡作响。

肚子里的宝宝一向健康,怎么会突然早产了呢?

没等她冷静下来,已经被抬上了手术台。

她怕的不行,一颗心快跳出嗓子眼,声线颤抖道:“医生,求求你,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

她很清楚,早产存在巨大风险,胎儿很可能因此无法存活。

但赵刚的错不应该由宝宝来偿还,如果没了这个小生命,她真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三个多小时后。

一道微弱的婴儿啼哭声终于打破了安静,也让苏向晚悬了好久的心稍稍有些放松。

然而,她还没高兴多久,医生突然一脸凝重地走到她面前说:“是个男孩,但状况不太好,由于还未足月,导致肺泡发育不全,随时都有可能窒息死亡。”

苏向晚顿时脸色灰白一片,唇角牵起苦涩的弧度,望向医生,“他明明看起来那么健康,怎么会这样呢……”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就哽咽了,冰凉的泪水顺着脸颊一直流进嘴里,苦涩万分。

她用力吸了吸鼻子,最后小心翼翼地问:“我可以抱抱他吗?”

医生点头,“可以,但要注意他的呼吸,后期如果实在不行,需要送进婴儿ICU,费用比较高昂。”

抚摸着宝宝皱巴巴的皮肤,苏向晚语气坚定道:“没关系,就算是倾尽所有,我也会让他健康长大。”

一出手术室,赵燕就迫不及待地赶过来,直接从苏向晚手里夺过孙子,连亲了好几下。

她万万没想到,那药效会如此之快,才短短几天就让她抱上了孙子。

这时,医生对她说了宝宝现在比较糟糕的情况,让她稍微注意点。

没料到医生话音刚落,赵燕就变了脸,“什么,他先天肺泡发育不全?”

得到肯定回答后,她立即嫌弃的将宝宝塞回苏向晚怀里,嘴里嘟囔着,“真晦气。”

见状,苏向晚心直接凉了半截,即便如此,她还是试探着说:“妈,医生说了只要注意,多加调理,宝宝会平安长大的。”

“调理?”赵燕声音瞬间变得尖利,“哪来的钱?”

苏向晚重重咬唇。

钱,她确实也没有。

半年前,为了给新房装修,赵刚用她的身份证贷了四万的网贷,每月还要还五千块。

没有经济来源的她,简直举步维艰,可为了孩子,她愿意付出一切!

赵燕走了,没再多看孩子一眼,留下一保温桶的鸡汤。

苏向晚饿了近十二个小时,实在没办法,只能喝两口鸡汤。

却没想到,鸡汤刚下肚,小腹就剧烈绞痛起来。

医务人员迅速赶到,经诊断为异常宫缩痛。

医生问她刚吃了什么,她疼得额头冒汗,伸手指了指鸡汤。

婆婆在鸡汤里放了催产药?

医生检查后的结果,让苏向晚脸色再度发白,心脏也跟着一阵阵猛缩。

为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对她如此残忍?

再怎么说,宝宝也是赵刚的亲生骨肉,婆婆怎么忍心?

怒火充斥着整个胸腔,她再也忍不住了,立刻拨出了婆婆的电话。

然而,对方似乎铁了心不接她电话,连打了十几通都没结果,最后干脆把她拉黑了。

就在她心灰意冷之际,宝宝突然啼哭起来。

望着怀里体质孱弱的小生命,她终于在心里做了个极其重要的决定。

第二天,苏向晚还没来得及给赵刚打电话摊牌,二人便双双冲到了她的病房。

郑佩媛仰着下巴,睨了宝宝一眼,继而笑得嘲讽又嚣张,“听说你生了个残废儿子?”

这话似一把剪刀狠狠扎进苏向晚的心口,瞬间变得血肉模糊,每一次呼吸都带着刺骨的痛意。

她猛然抬头,眼眸赤红,死死盯着郑佩媛,犹如一头快要发狂的野兽。

下意识地,郑佩媛被吓得一个激灵,却被赵刚贴心地揽住了肩膀,这才恢复正常,表情却更加狠厉,直接从包里掏出一沓纸甩到苏向晚脸上,命令道:“把这签了。”

很快,“离婚协议”四个大字刺入眼球,苏向晚的心还是不受控制地疼了起来。

三年夫妻,说起来真够讽刺的。

郑佩媛很满意她此刻的表情,神情更加得意,拔高了音调说:“我劝你还是签了吧,好歹还能拿个五万帮你那残废儿子续续命,不然,我一个不高兴,直接让你净身出户!”

“呵。”

面对这种步步紧逼,苏向晚突然冷笑出声,表情一时让人看不出喜怒。

郑佩媛顿时恼羞成怒,“你疯了?笑什么?”

迎上她快要吃人的眼神,苏向晚字字清晰道:“我笑这世道太不要脸,连你这种见不得光的小三都可以在公共场所,强迫原配净身出户!”

她的声音不算大,但足够让周围人听个清楚了,护士病人都朝这边投来鄙夷的视线。

没想到会被反将一军,郑佩媛不由气急败坏,指着她鼻子骂道:“苏向晚,别给脸不要脸!”

这话一出,病房里立刻响起窃窃私语的声音,护士病人对赵刚二人的行为更加不屑。

苏向晚丝毫不慌,当着郑佩媛的面,将那“离婚协议”一下一下撕成碎片,淡淡道:“我比你这种小三还是更要脸的,行了,请你们滚,吵到我宝宝睡觉了。”

郑佩媛气疯了,正要动手,却被爱面子的赵刚拉住,“佩媛,先算了吧。”

“可是,她……”

赵刚柔声打断她,“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急在这一时呢?”

郑佩媛神情有所松动,随即将视线定格在婴儿床上的宝宝身上,笑容倏地恶毒又渗人。

苏向晚,这可是你逼我的。

一个星期以来,苏向晚都寸步不离地守在宝宝身边,生怕他有供氧不足的意外。

然而,在这天中午,她吃过饭后,肚子一阵绞痛,在厕所一呆就是十分钟,等出来时,发现婴儿床里的宝宝一脸青紫!

怎么会这样!刚才还好好的——

她吓坏了,立刻呼叫医生,声音抖的不像话。

经过几分钟的心脏复苏,宝宝还是被送进了新生儿ICU。

她慌的六神无主,在抢救室大门关上的那一刻,眼睛发黑,直接晕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