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你是年少的欢喜》小说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4-27 13:30

《你是年少的欢喜》小说完整版全文目录这里有!《你是年少的欢喜》小说讲述了宋浅容庭之间精彩动人的故事。你是年少的欢喜节选:什么宋浅气焰嚣张,他出了事,她第一时间想跟他撇清关系,是个白眼狼,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容庭一句都没听进去。

你是年少的欢喜
推荐指数:★★★★★
>>《你是年少的欢喜》在线阅读>>

《你是年少的欢喜》精选章节

梁暖看宋浅不顺眼,这一点从她还是宋成风女朋友的时候就是了,不,或许应该再久一点,在她认识梁暖的第一天开始吧。

如果说在这座城市里弄个最不好惹的女人排行,梁暖绝对居于榜首,就连跋扈的宋成雪都要靠边站,梁暖这个女人的难搞程度……一言难尽,不提也罢。

宋浅脸上的表情虽然有些僵硬,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她也不接梁暖的话,不管梁暖说什么,她不迎合也不否认,就那么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梁暖只觉得自己用力挥出去一拳结果打在了棉花上,倒是给自己噎个够呛。

梁暖骂道:“闷葫芦。”

梁暖可能觉得实在无趣,哼了一身就闪人,高跟鞋踩得哒哒作响,梁暖的背影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

梁暖一走,宋浅也马上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她估计白潇潇要好久,所以也不着急,信步闲庭的就在容氏里面逛了起来,所行之处引起议论纷纷,有人过来拦她,宋浅抬头就看到容庭从不远处走来,她马上扬声叫道:“容庭。”

容庭正听着前面的男人说话,猛地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而且那声音和腔调如此熟悉,容庭怔了怔,顺着那声音看了过去,就看到宋浅站在不远处笑颜如花的看着他,见他看过来还抬手朝着他挥了挥。

容庭愣住,一下子就有些恍惚,仿佛穿过了时光岁月,看到了许多年前那个明媚娇俏的女孩,她身后有大片的阳光倾泻而下,映衬的女孩子脸色温暖如画。

“咦?”站在容庭前面的男人有些惊讶,“这女人怎么有点眼熟啊?”

容庭迅速回神,宋浅已经绕开挡住她的人走到容庭身边,声音软糯的叫他:“容庭。”

“你怎么在这?”容庭看了宋浅一眼,又转头对一旁的男人说:“秦叔,她是宋浅。”

“宋浅……啊,我想起来了。”秦父笑了,显然对宋浅印象很深的模样,他说:“就是你的那个小媳妇是吧?”

容庭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跟秦父解释,倒是宋浅微微一笑,对秦父说:“秦叔叔你好,好久不见了。”

“是啊,得有多少年没见过了,五六年吧?”秦父伸手比划了一下,“我记得那个时候你才多高,这么高吧,阿庭和我们家小封屁颠屁颠的跟在你身后,有人欺负你了,阿庭这孩子第一个冲过去,说你是他的媳妇,别人碰都不准碰一下,谁敢惹你,他就冲过去跟人家拼命。”

容庭护着宋浅,这不是什么秘密,还不如说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宋浅轻笑,容庭有些不好意思了,秦父毕竟是长辈,他正要开口,秦父又说道:“就连梁家的那位少爷,之前不是把你弄哭过,阿庭冲过去打人家,结果打不过人家,反倒被揍了一顿,回来就气呼呼的跟他爸说要去学什么功夫,那个时候你们才多大,他爸跟我说起这些事来的时候,我还不太相信呢,转眼你们都这么大了……”

秦父感慨了一番,最后问了句:“对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快了吧?”

宋浅和容庭解除婚约的事显然秦父不知道,秦父跟容父关系好,看来容父并没有和秦父说,秦父不知道,还以为两人有婚约,现在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结婚也只是水到渠成的事。

秦父的话说完,气氛顿时有些僵硬,宋浅还是在笑,容庭脸色却有些不太好看了,秦父做生意的,是个人精,又怎会看不出宋浅和容庭的不自在,他眼睛转了转,马上打了个哈哈:“不过你们这些孩子一向是有主意的,我就等着喝喜酒,不多管闲事了。”

秦父笑了笑,对容庭说:“行了,你带你的小媳妇去吧,你爸有心让你历练,有什么问题就来找秦叔。”

容庭道了声谢,拉着宋浅走了。

走出去很远宋浅还能感觉到秦父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她和容庭的身上,宋浅看着容庭拉着她的手,容庭把宋浅拉远了一些,问她:“你怎么在这?”

宋浅的目光上移,落在容庭的脸上,对他解释道:“潇潇来这跟你哥谈合约,我陪她一起过来的。”

容庭哦了一声,放开抓着宋浅的手,宋浅反问容庭:“你呢?你又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你不是一向不喜欢生意上的事吗?”宋浅问容庭:“怎么跑到这来了?”

“没办法。”容庭摊手:“我大学没上完,连毕业证都没有,又有前科,找个正经八本的工作难,我又不能在家吃闲饭吧?我想自己做点什么事业才好,这不先上我哥这来学习一下经验。”

容庭对宋浅一向知无不言,宋浅盯着容庭看,容庭被她看的发毛了,马上说道:“你别这么看我……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宋浅嗯了一声。

“怎么了?”

宋浅从包里拿出一份叠好的纸来递给容庭,容庭疑惑的伸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挑眉:“简历?”

宋浅脸上的表情不能更坦然:“帮忙开个后门?”

“你想来容氏?”容庭皱眉:“你喜欢做生意?”

“我修的是金融,你看看容氏有什么岗位适合我吗?”

“我问你喜不喜欢呢。”容庭不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宋浅看着容庭,声音有些柔:“喜欢呀。”

容庭愣了一下。

宋浅的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容庭脸上,她的眼中有些忽明忽暗的光,像是一道漩涡,容庭的心狠狠的颤了颤。

问你喜不喜欢呢?

喜欢呀。

喜欢什么?

喜欢……你呀。

容庭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有些狼狈的转开视线,用力咳了两声才对宋浅说:“免费给你走后门?”

“要点报酬也可以。”宋浅说:“不过你家那么有钱,还需要我的钱吗?”

宋浅似乎一点都没注意到容庭的窘态,容庭松了口气,轻松的和宋浅开玩笑:“我不要钱,劫色如何?”

容庭本来只是开玩笑,为掩盖自己方才的狼狈,谁知宋浅笑笑,居然说道:“好啊。”

容庭一愣,宋浅又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以身相许也行。”

容庭的心因为宋浅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掀起阵阵涟漪,宋浅正看着他,眼底闪动着细碎的光,就让容庭莫名有种,如果他说一声好,下一秒宋浅就会掏出户口本来毫不犹豫跟他去领证的感觉。

“哎,别闹。”容庭说:“我们的婚约都解除了,我哪好意思让你以身相许。”

“哦。”宋浅微微一笑,也不恼,“是啊,解除了,两年前,是我亲自上你家解除的婚约。”

谈及这件事,容庭沉默了,关于宋浅上容家解除婚约的事还是他从秦封口中听到的,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在里面了,秦封说的特别玄乎,什么宋浅气焰嚣张,他出了事,她第一时间想跟他撇清关系,是个白眼狼,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容庭一句都没听进去。

他只对秦封说:“也好。”

那个时候容庭身边有夏苏,宋浅的男朋友是梁非白,那婚约横在两人之间着实别扭,容庭觉得解除了也挺好。

容庭有瞬间的失神,就听到宋浅问他:“容庭,你怪我吗?”

容庭迅速回神,宋浅微微歪着头,格外认真的模样。

“怪你什么?”容庭摆了摆手,说道:“本来我们的婚约早晚都要解除,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这婚约你来解,不然我先提出来,对你的名声不太好。”

容庭回答的也很认真。

“那你的名声呢?”

容庭又摆了摆手,“我无所谓。”

“两年前你出事,我跑到国外去,还解除了我和你的婚约,秦封都质问我良心能不能安,你怎么连半句重话都没有?”

容庭听到宋浅的话啧啧了两声,他伸手用力揉了揉宋浅的头发,亲密无间的模样,他对宋浅说:“全世界都没人了解你,可我了解你,宋浅,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知肚明,你做的没错,事实上你做什么都没错,你就是个喜欢装坏人的好女孩。”

容庭言语间完全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那姿态分明就是就算此刻宋浅给他一刀他还会担心他的血会不会弄脏她的裙子。

“那如果——”

“阿庭!”宋浅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声音横空闯入,夏苏站在两人身后大声叫着容庭的名字。

容庭回头,宋浅站在那没动。

夏苏走了过来。

“阿庭,我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接。”夏苏挽住容庭的手臂,有些委屈的说道:“吓坏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容庭解释道:“手机静音了,没听到,抱歉啊。”

夏苏看了宋浅一眼,她什么都没问,没问容庭为什么会在这里,也没问他为什么会和宋浅在一起,只是温温柔柔的对容庭说:“秦封他们等着呢。”

容庭嗯了一声,抬眸对宋浅说:“那我先走了,你的事我记着。”

容庭说完错开目光,正要和夏苏说走吧,宋浅突然伸手一把拽住了容庭的衣袖,容庭怔了怔,宋浅说:“我的话还没说完。”

夏苏紧紧抓着容庭的手,她咬了下唇,忍不住开口说了句:“阿庭,大家都在等我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