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相思甚了期杜沁心赵祁睿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9 16:32

《相思甚了期》讲述了杜沁心赵祁睿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相思甚了期杜沁心赵祁睿全文免费阅读!相思甚了期杜沁心赵祁睿小说节选:这件便是前几日母亲送来的,杜沁心想着可能是因为上树摘石榴的事惹了母亲不悦,母亲才不见自己的。

相思甚了期
推荐指数:★★★★★
>>《相思甚了期》在线阅读>>

《相思甚了期》精选章节

第四日,杜沁心起了个大早,穿了一件桃红色挑线纱裙,她一向不喜欢如此粉嫩的服饰,母亲却格外喜欢,这件便是前几日母亲送来的,杜沁心想着可能是因为上树摘石榴的事惹了母亲不悦,母亲才不见自己的。

特意穿成这样去向母亲认错,母亲许就不生气了。哪想刚到杜夫人院落门口,就被拦下来了。杜沁心这下不开心了,非要硬闯,边闯边喊母亲,母亲孩儿知错了!您让我进去吧!我再也不敢了!

杜沁心是有些慌的,因为母亲从没有这样过,往日里犯了错母亲该罚就罚了,从没有这样冷着自己好几日。杜沁心想着今日一定要见着母亲。

小姐,小姐夫人说了,不见您,你先回去吧!杜夫人院里的丫鬟们虽也十分为难,却也不敢不听夫人的吩咐,硬着头皮拦着杜沁心。

而这边的杜夫人,听得外面的吵杂声,眉头紧皱,用手帕拭去眼角泪水。示意让杜沁心进来。

得了令的丫鬟们如释重负地赶紧散开。生怕跑慢了被小姐记恨了。

杜沁心撇了一眼散开丫鬟们,嘟着小嘴,由着素青给理好乱了的裙摆,然后朝母亲房中走去。

母亲…杜沁心一进房间就看见坐在罗汉床上的杜夫人。瞬间觉得一肚子委屈,小嘴一撇。

杜夫人也是几日未见女儿,本不想在女儿面前流露情绪,这一声母亲叫的,真真是忍不住了。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我的女儿!杜夫人将杜沁心搂在怀里,抽噎的说不出话来。

杜沁心见母亲如此伤心,不知为何,母亲,母亲,发生什么事了?

杜夫人不知如何开口告知女儿,虽圣旨没有下,但宫中已要了女儿的生辰八字去。本还有些幻想,如今……哎!

杜沁心边安抚母亲,边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没待杜夫人稳定情绪,前厅来报,圣旨到!

杜夫人一听,哭得更凶!杜沁心以为定时朝中出了事,牵连了父亲!

我的心儿啊!劝了母亲好半天才冷静下来,整理了仪容,杜沁心搀着去前厅接旨!

杜沁心与母亲来到前厅时,来传旨的公公正与杜承业喝茶,杜明朗立在一旁,杜沁心看着父亲与哥哥也没有大难临头的感觉,只是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与往日不同。

杜夫人向传旨公公问了安,杜沁心也行了礼。

杜大人,即人都齐了,那老奴就宣旨了!传旨公公笑着看了一眼杜沁心后道。

杜府众人统统跪地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礼部尚书杜承业之女杜沁心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今睿王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尚书之女杜沁心待宇闺中,与睿王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奉太后懿旨许配睿王为王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钦此!

谢主隆恩!杜承业叩头谢恩接旨。

杜沁心在听到圣旨内容那一刻,脑袋一懵,赐婚?睿王?那个冷血王爷?素青也是不敢相信,哆哆嗦嗦地将还在愣神地杜沁心扶起来。

恭喜杜大人,杜小姐了!圣旨已传到,老奴就不久留了,这便回宫复命了!待送走了宫里的人。杜夫人第一个忍不住,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一把握着杜沁心的手。

我苦命的女儿!

眼泪掉在杜沁心的手上,她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伤心不已的母亲,满脸愁容的父亲和哥哥。原还有一肚子委屈想问问这是为何的杜沁心,张了张嘴,实在不知说些什么,便领着素青素玲回流心院。

踏进院子,杜沁心发现自己早已泪水满脸。她年底就笈笄了,不是没有想过男婚女嫁的事情,父亲母亲如此疼爱,总会为自己考虑周全。却不想竟是被赐婚与那样一位高权重,凶狠残暴的人。

素青素玲二人也不知该如何宽慰小姐,只能跟着默默流眼泪。虽是嫁去当王妃,可这整个尚书府,怕是没一人觉得高兴。

杜沁心这一日都没用膳,到了晚上,素青有些着急,自家小姐向来不会委屈了自己,见杜沁心这么难过,劝了几次,杜沁心只说不饿。

掌灯时分,杜沁心突然起身急匆匆地跑了出去,素青反应过来连忙追去。杜沁心一路小跑,思来想去还是不想嫁给那睿王,她去求父亲母亲,让父亲想想办法。

杜沁心到母亲院子时,也没有下人拦她,杜沁心也等不及让人禀报了,快步朝母亲房中走去。

老爷,您想好了?杜沁心在房门外听到母亲这么一句话,边停下来脚步。

我怎能忍心看女儿受苦?只是这一辞官若是惹怒了圣上,到时……夫人可害怕?杜沁心听到父亲说辞官,因为赐婚一事父亲居然要辞官?

父亲母亲,可安寝了?杜沁心敲了敲房门问道。

不曾,你怎么过来啦?杜夫人边说边将房门打开,没想到杜沁心会过来。看着眼睛微红的女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杜沁心由着母亲牵着手领进来,父亲,母亲,今儿女儿任性。让父亲母亲担心了!

心儿,我同你母亲商议了,打算······

父亲母亲,我觉得这门婚事挺不错的!不都说那睿王生的面如冠玉,很是俊美。杜沁心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明明来时就想让父亲推了这门婚事。可是,听到父亲在说辞官那一刻,杜沁心明白了,父亲若有办法推辞了,今日便就不会有这赐婚的圣旨。

杜承业及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杜沁心,心儿?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女儿当然知道,女儿来便是与父亲母亲说一声,莫要担心了!时辰不早了,父亲母亲早些歇息,女儿告退!杜沁心不等杜承业再说,转身离开。

杜承业与夫人,看着匆匆离去的女儿,连连叹气。

离开杜夫人的院子,杜沁心觉得这一天过的是长这么大以来,最糟糕的一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半靠着素青挪回流心院。

踏进院子,杜沁心看着墙边的石榴树。今一早儿,素青让人摘了一些完全熟透的石榴,杜沁心让给她拿来一个看上去又大又红的剥开,捏了一颗石榴籽放进嘴里!果然,细心照料结出得过就不一样,当真没那么酸涩了!

翌日。

一早杜承业便差人唤杜沁心过去。

杜沁心到父亲书房时,大哥杜明朗也在。杜沁心乖乖行礼。

心儿为夫问你,你可是听见我昨晚同你母亲说的辞官一事,所以才那样说的?杜承业,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问杜沁心。

不是!杜沁心狡辩。

那是你的婚姻大事,你可要想好了!杜承业见杜沁心不承认业不硬逼她。

妹妹,你不要任性,这事关你一辈子的幸福!杜明朗见杜沁心不承认,满脸心疼的看着杜沁心。

哥哥,放心!!既是圣上赐婚,任凭他睿王再如何凶残,应该也不敢明目张胆欺辱与我,嫁过去至多不得好脸色,我小心些便是了杜沁心信誓旦旦地说。其实心里虚的很,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因自己让父亲辞官,置整个尚书府于不顾。哥哥还年轻,有大好前途,怎能因自己耽误了。

而且,父亲任礼部尚书,他睿王府还是要有所顾忌地!父亲,哥哥就莫要担心了!杜沁心希望自己这番话可以打消父亲的决定。

父子三人在书房待了许久,杜明朗才与杜沁心一同离开。

杜承业子嗣不多,就杜沁心杜明朗兄妹二人。主要是杜承业除了正夫人外只有一位姬妾,还是杜夫人陪嫁带来的婢女,连身孕都不曾有过。而杜夫人自从生下杜沁心后,身子大不如从前,便再没有怀上过,也想着给杜承业纳妾的,提过几次杜承业都没同意,杜夫人自然宁愿担善妒的名声,也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这么多年杜夫人日子过的也是顺心。

哥哥,你安心准备秋闱,不用担心我。杜沁心说道。

杜明朗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妹妹,点了点头。他们兄妹俩本就是至亲,又是府里唯一的少爷小姐,感情向来就好。就是这性格南辕北辙,哥哥文质彬彬,妹妹活泼洒脱。想想杜沁心往后要走的路,杜明朗只能暗下决心。

睿王府。

主子!您当真想应了这婚事?昨儿同一道旨意也传到了睿王府,宿离见自家王爷接了旨,再无他话。憋了一夜还是问了出来。那是杜承业之女,哪里配得上自家王爷。

父皇本意是为我好!无妨,不过多添几只碗而已!赵祁睿看着手中的折子,头都不抬,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宿离挠了挠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暗自腹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