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秦彦楚怜霜小说最新章节-秦彦楚怜霜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29 19:00

秦彦楚怜霜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秦彦楚怜霜是小说《我老婆居然是富二代》中的主角,秦彦楚怜霜小说精彩节选:同一时间,身边的楚怜霜解说道过来的这些人,你要注意中间那两个,一个是叫田子凡,十八岁半步先天,一个叫郭胜利,十九岁半步先天,都是青年才俊中不可多得的妖孽人物,也算是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最冒头的两了,其他的都是垃圾,杀之也没人敢多言。

我老婆居然是富二代
推荐指数:★★★★★
>>《我老婆居然是富二代》在线阅读>>

《我老婆居然是富二代》精选章节

但以刘子清不过一流高手的境界,在如此蛮力下的一巴掌,可想她承受的痛楚有多大。

这边的动静终于引得更远处的人注意到,有几个青年皱眉着走过来。

同一时间,身边的楚怜霜解说道过来的这些人,你要注意中间那两个,一个是叫田子凡,十八岁半步先天,一个叫郭胜利,十九岁半步先天,都是青年才俊中不可多得的妖孽人物,也算是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最冒头的两了,其他的都是垃圾,杀之也没人敢多言。

她的话很霸道,言语没有任何的遮掩,就这样轻松的暴露出来。

听到这些话,除了重点介绍的两位,其他几人都面色难堪,转过头看向别处。

打赢他们,我只用一拳。秦彦很自信,他总感觉老头子教授的无名功法很牛气,不然怎么滴就光壮胆气了。

他的话更大声,满满的都是鄙视的味道。

小子,小心祸从口出。郭胜利眯着眼打量秦彦。

后天境界?

这种微末修为的垃圾,怎么会在这?

不过既然侮辱了本少爷,那就没办法了,看你又跟在楚怜霜身边,杀了你也正好堕了她的气焰。

下一刻,他直接动手了。

纵步一跃,便是拉进几米距离。

再一步踏出,人已经到了秦彦近前。

两人原本相距十数米,只是眨眼间拳头已经贴至秦彦鼻尖。

他死定了。田子凡咧着嘴笑道,他已经看到对方被拳头砸破脑壳,爆浆死掉的样子了。

鲜血飘散,让他身子颤抖,有些控制不住的兴奋起来。

与他有一样想法的郭胜利,嘴角的笑意已经拉扯到最大,就等着砸实后,找理由嘲讽楚怜霜。

但,事实上,一只大脚,以更快的速度飞踹到他的胸口。

碰。

伴随着骨头崩碎的嘎嚓声,郭胜利那张充斥着不可置信的脸蛋在空中划过一道痕迹。

嘎。

对面,田子凡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吐出口的话语,此时在耳盼缭绕。

脸,痛极了。

就这种垃圾货色,也敢叫妖孽?怕不是想让道爷我笑坏大牙?秦彦悠悠话音传来,楚怜霜正蹲下身子给他擦拭沾血的鞋子裤子。

哪来的野小子,竟然敢侮辱我等,给我杀…田子凡比郭胜利沉稳不少,眼珠子转动两分,便驱动跟随的人围攻。

两旁的人都有些挣扎,看看楚怜霜,这个姑娘他们惹不起。

但田子凡是他们的上属家族子弟,他的怒火,又何尝受得住?

楚怜霜缓缓站起来,淡淡地说道这是我楚怜霜的男人,你们动手前,最好考虑一下,不然…后果,我估计就是你们家的几个老家伙怕是也难撑,信吗?

很简单的一句话。

但,很霸道。

简单明了的就表明了一点。

他是我的男人,我就是护着他了,谁也奈何不了我。

贱货,你真以为就你家有筑基期的大修士坐镇吗?我家、我家也、也有。田子凡本想硬气的说,但发现就是他赖以支撑的老祖,也只是堪堪达到半步筑基期,相对于楚怜霜父亲筑基期中阶的修为,简直就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你别忘了,我是蜀山的记名弟子,我的授业恩师可是正宗的筑基期剑修,战力比之你父亲还要强大,你他吗的最好给我清醒点,敢招惹我,信不信我让你死在千剑万影之下?

他还是不想输了面子,毕竟头上这个‘妖孽’的称号得来不易啊!

说完了么?秦彦走向田子凡。

他的步伐很轻,但却很清晰。

每一步,就像是踩在人心跳动的点上。

田子凡看着他走来,忍不住吞咽口水,脸上的自傲也逐渐消失。

小子,你不怕死吗?

他手里有一枚玉简,当场便吓得捏碎了。

一道微弱的流光自掌心飞出。

紧随而来的,就是秦彦的大手。

这一巴掌,是让你以后没事别装逼的!你个臭不要脸的。

这一巴掌,是让你以后少拿家底装逼的!你个败家玩意。

这一巴掌,是你侮辱我老婆的!你个死色狼。

这一巴掌,是你小瞧我岳父的!你个小扑街。

这一巴掌,是帮你师傅打的,你个坑货。

……

秦彦的蛮力不是开玩笑的,全力施为,就是楚怜霜这个正经的先天修士,都不可能挣脱出来。

更何况田子凡这个半步先天。

被他抓着就跟抓小鸡仔似的,提起来冲着脸蛋就是噼里啪啦甩巴掌。

那耳光就跟不要钱似的,响彻上空。

就在这时,一道沉稳的话音传来发生了什么事?

叶少。

那几个没敢动手的小弟,闻声转头看去,发现来者竟然是迦楼罗酒店的主人叶凌天,脸上露出震惊与骇然的神色,连忙弯腰行礼。

叶少,救我。田子凡还有点意识,看到来者,连忙将那张爹妈都快认不出的面孔拼命求救。

差不多行了,放下她。叶凌天皱眉道。

他的话语很是果决、霸道,没有任何让人商量的余地。

整个过程,他连正眼都没有给秦彦,目光全都注视在楚怜霜的脸上了。

让你多嘴,让你多嘴。

然而,秦彦不但直接无视他,还加大了力道,一巴掌狠狠地抽在田子凡的面颊上。

啪啪声响彻,让正盯着楚怜霜看的叶凌天皱眉转过头来,脸上带着怒意。

我的话不管用了么?还是说我的声音太小,你没有听见?或者说,你根本就是个没耳朵的聋子?

他怒极反笑,目光斜视秦彦。

这种时候,叶凌天依然不拿正眼瞧,在他心里,秦彦这种市井角色,真的不上台面,没有让他注视的资格。

谁知,秦彦还是没搭理他。

甚至,他出手时,更是越来越重。

这仿佛是在回应,像是在嘲讽叶凌天。

一时间,被叶凌天出现而吸引来的人们,都倒吸一口凉气。

似乎,连虚空中的风都被吓得静止了。

整个场地内,寂静得如同冬夜的街道,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秦彦。

在这个全民皆武的年代,上层人群的等级制度最为严苛。

而叶凌天所在的叶家,便是这个等级之上的王者,可以说他们就是南城的王者。

众人在想,换做是自己,在如此境地下,自己敢不敢做出这种挑衅的举动?

只是想想,不少人都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冒冷汗。

你倒是很会演戏,我活了那么些年,那个遇到我不是毕恭毕敬,你是第一个敢无视我的人,好,很好。

叶凌天的淡漠与不屑终于彻底被愤怒点燃,整个人一下子宛若冰霜,身上的气息阴霾寒冷下来,一双黑瞳紧紧地盯着秦彦。

他明白自己是上位者,不该与蝼蚁计较。

但如果蝼蚁找死,那么,他踩死一两只,顺便警示一下那些怀有同样心思的垃圾,也无不可。

絮絮叨叨半天,你终于说完了?

这时,秦彦终于说话了,微微侧身看着叶凌天。

他的话音很轻,但清晰地落入场内所有人的耳朵,那么一刹那,清晰可闻,至少有十分之九的人,都忍不住的软到下来,他们捂着嘴巴,生怕自己惊呼出来。

疯子,这他妈就是个疯子。

这种时候,竟然还敢这么挑衅,是嫌自己死得太慢?

他们不知道这野小子哪里来的,既然如此的疯狂,可众人已经能想象得到接下来他尸骨无存的样子了。

在迦楼罗酒店招惹叶凌天,那就是近阎王殿招惹阎王,等同自杀。

好,好,我倒要看看你的嘴巴能硬到什么时候?叶凌天被这句话怼的愣了几秒,怒极反笑,正想要说几句狠话再动手。

同一时间,秦彦动手了。

唰。

他纵步一跃,身子如游龙般急速冲向叶凌天。

叶凌天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秦彦那张秀气得神憎鬼恶的脸蛋,就这样贴到自己眼前。

你...

他本能的想要喝骂‘你想干嘛’?

可嘴巴刚刚张开,眼前的大脸竟突然加速,猛地撞到脸颊上。

碰地一声,剧烈的疼痛在顷刻间满眼周身。

叶凌天的身子几乎对折在一起,剧痛让他抽搐,脑海中只剩下嗡鸣声,眼前发黑,胸口发闷。

他感觉到嘴巴内有丝丝咸甜的味道,脸上更是有热乎乎的东西在不断流淌,下意识的伸手去抹了一下,绸红的鲜血直接沾染红透了手掌。

周边,所有人都懵了。

更有不少胆小的家伙,已经吓得四肢抽搐.口吐白沫了。

他,打了叶少?

这个疯子,他是想连累我们么?

四周有不少拥护者,咬着牙,忍着恐惧想要出来帮忙。

但。

下一刻,秦彦又动手了。

他抬起脚,高高抬起,直接踩着叶凌天的脸颊,朝地面撞去。

你在哪里站了那么久,作为看戏的,你做的很好,何必出来插手呢?

秦彦这一脚动用了全力,带着风雷声呼啸而出。

叶凌天现在连惨叫都发不出了,因为,鲜血将喉咙嘴巴都堵住了。

这一幕太过迅速,以至于,直到叶凌天重重的摔倒地面,华丽的地板砖崩碎,发出咔嚓巨响后,在场的许多人才回过神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