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八字断命陈木火黄灵最新章节-八字断命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9 21:00

《八字断命》的主角是陈木火黄灵,本为您提供八字断命陈木火黄灵最新章节!八字断命小说节选:面对耗子姐紧迫的眼神,我很紧张。奶奶教过我,给人解说时要圆滑,不能看到什么都直肠子一样说出来。人心向好,说到死伤之类听者多半会生气发怒。这次是我第一次正式给人看八字,想着阎罗关的坏处,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

八字断命
推荐指数:★★★★★
>>《八字断命》在线阅读>>

《八字断命》精选章节

面对耗子姐紧迫的眼神,我很紧张。

奶奶教过我,给人解说时要圆滑,不能看到什么都直肠子一样说出来。

人心向好,说到死伤之类听者多半会生气发怒。

这次是我第一次正式给人看八字,想着阎罗关的坏处,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

我不说话,屋里气氛不由变得有些紧张和尴尬。

耗子和耗子姐都盯着我,耗子刚张嘴要说什么耗子姐就抢先一步说:你就说吧,没事的,不管什么我都能承受。

说完还笑了笑,笑得有些勉强。

你小子,有啥就说,我们兄弟俩,还怕什么?

耗子也急不可耐的催促。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阎罗关虽危险,可也不是没解。

我暗暗吸了一口气吐出,说花花与寺庙之类的地方犯冲,今后要尽量避免带花花去这些地方。

同时也要远离持斋诵经的人,太靠近就会有生命危险。

花花还生得驼峰鼻,鼻梁中间部位隆起,形成一个折角,这为性格叛逆之相。

长大后性格自我,不听管,性格倔,我提醒耗子姐从小就要就注意引导和培养花花,对性格成长有一定的引导。

阎罗关虽凶,遇上天德贵人或者月德贵人就能化煞。

花花为女,要破命中的阎王关,需找一个命带天月二德贵人的女性做干妈。

命带两大贵人之一,说好找也好找,说难找也难找,都要看八字。

我让耗子姐平日里注意,朝南方找找自己的女性朋友,要到八字,我可以看其中是否有贵人。

有,两家就结亲家。

至于花花大运我没看,孩子现在还小,现在就看,要是到命中带有什么危害,我不知道说还是不说。

不说,心头过意不去。

说了,担心自己实力不足又难以解决。

这次是因为耗子才会给花花看八字。

看得更深层次,更全面都要收费,要了结双方牵扯上的因果。

就耗子的人情,我感觉看出这些也就差不多了。

我接着又说了一些闲杂问题,如:花花八字五行火弱,眼睛方面需要注意调养。

明天还要早起到市里,说完后我和耗子就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早,我们早早起床拖着行李直奔车站。

我很兴奋,因为终于可以出去找工作了。

我不知道的是,这一出门将彻底改变我的人生。

生活,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

从我双脚踏上车的一瞬间,我就开始朝下陷落,越挣扎陷得越深。

到市里需要两个小时。

路上没事,我继续研究相术。

耗子好奇的跟着看了一小段后,觉得无聊就靠着座位就睡觉。

到市里,走出车站,耗子转头找他大伯,打算暂时住他大伯家。

耗子,这里。

正找着,侧面传来一声清脆呼喊。

我转头一看,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脸面清秀的美女正对着我们招手。

耗子兴奋的喊了声姐,扯着我跑上去。

女孩是耗子堂姐。

这几天都在学相术,属于实践出真知的阶段。

我看到谁都会下意识看一看面相。

这一看,我就看出耗子堂姐的日月角不明,双眼正上方发际线的位置,左边有些暗黑。

日月角,看父母健康问题。

耗子堂姐的日角发暗,说明父亲正处于病中。

看归看,我没说什么,实践而已。

耗子给我介绍他姐,叫曾潇,他大伯的女儿,现在正在读大学,还笑着说我们说不得能成为校友。

姐,之前大伯不是说他来接我们吗?怎么换你来了?

正走着,耗子开口问。

曾潇姐顿了一下,说:你大伯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病倒了,正在医院打针,所以才让我来接你。

果然是。

听得耗子大伯真病了,我心头一紧,对相术更加感兴趣,没想到一看就中。

耗子大伯在医院,我们今后还要住他家,就想去看望。

曾潇姐还有课,打车将我们送到医院门口,告诉房号后就回学校了。

木火,之前我见你盯着我姐看,你是不是又在看面相了?

上楼梯时,耗子忽然抓住我肩头问。

我本想摇头,一想觉得没必要隐瞒,就点了点头,说看到曾潇姐日角晦暗,代表父亲正处于病中。

你小子,牛逼呀,赶快学,学好了完全可以靠这一行吃饭。

耗子很激动,我则无趣的笑了笑,心想那有那么简单,就我着性格,去街上摆摊我可不好意思。

到病房见到耗子的大伯,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脸型和耗子父亲很像。

介绍时,我下意识就看了他面相。

疾厄宫上隐隐有一团聚而不散的黑雾,黑雾还连接到印堂盖住了命气,说明这场病影响有点深,没那么轻易就康复。

再仔细一看,我看到黑雾里还有一丝暗绿色,不由感觉有些奇怪,摸不清暗绿色代表什么。

一番寒暄后,耗子大伯拿钥匙给我们,给了我们个地址,让我们先去放东西。

哎,大伯,你啥时候搬家了我怎么不知道?

耗子望着底子疑惑的问。

耗子大伯摇了摇头,本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忍住,让我们去住就行了。

到了耗子大伯给的地方,进到屋看到内部环境有些破旧,耗子顿时就不乐意了。

怪了,好好的有一大栋屋子不住,非要来这种地方,搞什么嘛。

我知道耗子爱面子,之前和我吹嘘他大伯家房子很大。

现在来住一个狭小许多的屋子,发牢骚表示不满。

我家市区没什么亲戚,从小就在村里长大,我倒没那么多讲究,和耗子说有住的地方就行,不用在意。

放好东西,耗子开电视机喊我看。

想到之前从耗子大伯面上看到的暗绿色,我心头好奇上涌,将书拿出来翻找,想要看看面上的暗绿色代表什么。

似乎没什么好看的电视节目,耗子凑来问我找什么,我告诉他从他大伯面上看到点东西,想找找看。

耗子一愣后更好奇,问我看到了什么,我将看到的说出来,耗子问我能不能也教他看相。

这种事,没长辈同意不可乱传。

我能如此快就能看懂别人的相,是因为奶奶给我开了命眼。

我也想教耗子,但没那种开命眼的液体。

不开命眼,将整本书看个通透彻底,对上脸面就像看一张白纸,看不出什么。

听到需要我奶奶才能开命眼,耗子只能徒劳叹息,和我找了起来。

书比较旧,翻看不敢用力,找得比较慢。

找着找着,我忽然看到了要找的地方。

阴魂缠命。

这是章节标题,说的是从一个人的面相如何看他是否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

阴魂,也就是鬼。

一般以绿色为气。

人要是被阴魂缠上,大病必不可免,疾厄宫会有反馈,有暗绿色。

被阴魂缠上运气夜会遭受影响,印堂有变动之相,被暗绿色雾气遮盖。

木火,你意思是我大伯招惹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耗子也看到了书上的内容。

他虽没开命眼看不了相,却不代表他看不懂书上的描述。

原来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

这结果我还真没想到,那东西我之前也没见过,倒是听奶奶说过,鬼这东西是存在的。

估计是吧,具体还要问你大伯才知道。

我没过多想,即便确定他大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我也解不了。

奶奶只教过我命理,没教过我处理阴魂。

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耗子大伯打电话让我们到医院给他办点事,顺道一起吃饭。

赶到医院,帮耗子大伯办完事后,耗子就走到他大伯床边。

小耗子,有啥子事?

耗子大伯问。

耗子看了我一眼,问他大伯最近是不是遇上什么不正常的事。

这一问,耗子大伯脸色就变了,眼神慌乱。

但他很快就掩饰过去,笑着说没什么,一切都很好。

你骗我,我朋友会看面相,早就看出来了。

耗子这一说,他大伯转头来望着我,眼底满是不信。

望了我几秒后,耗子大伯试探性的问我:小兄弟,你,真的会看相?

我点了点头,耗子大伯挣扎着就从病床上下来。

他来到我面前就要跪下,我赶忙伸手拦住他。

小师傅,你可要救救我啊,我就快要被逼疯了。

耗子大伯,四十多岁的男人,对着我哭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