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黄皮子诡异事唐小九黄柔-黄皮子诡异事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30 08:29

《黄皮子诡异事》小说的主角是唐小九黄柔,黄皮子诡异事是由作者黄太极所写的一本灵异小说,黄皮子诡异事小说讲述了:东北民间有五大家仙,‘胡、黄、白、柳、灰’,指的是狐狸、黄鼠狼、刺猬、蛇和老鼠五种动物,也叫做五大家或者五显财神。这几种邪异精灵为了修行,就会出山入世,选择自己的代言人,称为保家仙。

小编推荐:
《猛龙归都》《超级女婿》《超级阴阳眼》

精彩节选:

3月19号,錾子哥去世,肝癌。

3月28号,云爷去世,半夜里家里摸进了贼被人用锤子砸死。

4月7号,七姨奶去世,跌下楼梯,脑浆子都磕出来了。

4月18号,坎老伯去世,淹水溺毙。

……

5月12号,远房昆五爷去世。

短短的三个月,就有七个亲人离世,今天父亲又紧急致电让我回家,从他的话里话外里我依稀的知道,爷爷恐怕也不行了。

我很难相信那个倔强的老头也会有这么一天,在我的记忆中,他身形高大,永远冷着一张脸,从小时候我就一直怕他,准确来说家里没有谁不怕他的。

作为当地有名的出马仙弟子,虽然这属于封建迷信,但爷爷确实是在靠山屯子有着他人难以企及的威望,加上唐家在当地是大姓,都是同一宗族的,爷爷又是族长,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当地官家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小时候觉得爷爷神神秘秘的,总是在那件黑乎乎的祖宗祠堂里摆弄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有拌了黑狗血的朱砂,画着奇形怪状符号的黄裱纸,莫名其妙的牌位,以及住在祖宗祠堂内的一窝的黄鼠狼,而上了大学之后,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再教育,在我心中爷爷就是那种食古不化的老顽固,迷信封建守旧的神棍代表。

爷爷是靠山屯子十里八乡有名的出马弟子。

东北民间有五大家仙,‘胡、黄、白、柳、灰’,指的是狐狸、黄鼠狼、刺猬、蛇和老鼠五种动物,也叫做五大家或者五显财神。民间传说中这五种动物天生通灵邪异,有着许多不可思议的异能,又和人类有牵连,是成了精的妖仙,不可开罪,不可得罪,所以敬畏祭祀为多,其中又以胡、黄、白最灵异,也是最邪乎,又被称为胡三太爷、黄二大爷、白老太太。

这几种邪异精灵为了修行,就会出山入世,选择自己的代言人,称为保家仙。

而它们选择的代言人就是出马弟子,南北的叫法也不尽相同,北方叫做搬杆子、顶香火头、领兵带队的,南方称为出壳、落座,放桌。

一个香头只能带领一个仙家堂口,我爷爷就是东北当地很有名望的黄二大爷的‘大神’‘香头’。可人就是这样,再怎么厉害也抵不过时间侵蚀,我心里有点难过。

我当天买了回去的火车票,大概第二天中午能够到达。

另一天我起了个大早,拖着行李出门,开门的时候,一张黄裱纸剪的小人正轻飘飘的落在我的脚下,看着那张很显呆板的黄纸人,有手有脚,我心里更加阴郁了,这已经是我这几个月来发现的第七张黄纸剪的小人了,不知道是哪家的熊孩子的恶作剧,大人也不管管,要是被我遇到了一定找他家长算账。

出了门却发现楼下已经搭起了黑色的帐篷,白色的花圈摆了整整一排,许多人在哭诉,我赶紧过去,才发现是我楼上的一家住户,忙问旁边的人怎么了。那人感叹了一声,真是不幸,八楼的小孩坠楼了。

那小孩不知道犯了什么失心疯,平常都是很乖的,昨天不知道怎么的就爬到窗户上了,这一个没踩稳就一头跌了下来,正好头先着地,据说小孩子死的很惨,脑浆子都给摔出来了,医生来的时候就已经说没救了,小孩死的时候也很奇怪,什么也没带,只是手里却死死的抓着一个黄裱纸剪的纸人,上面沾满了白红相间的脑浆。

我一听就愣住了,一股难言的毛骨悚然感涌上心头,这个小孩我见到过,昨天就一直在我家门口晃动,我也没在意,难道说昨天消失的那张黄裱纸小人被他捡走了?

这天底下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我想到这三个月以来家里面出的事情,似乎都突然变得诡异恐怖起来。

如果这些黄纸人真和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有关系,我突然间想到,我第一次见到这黄纸人的时候正好是3月19号早上,然后晚上錾子哥就死在医院里了。3月28号接到第二张黄纸人,云爷去世。4月7号……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寒冷吹来,全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了,我不敢再想下去了,顾不得和别人说什么,抓紧离开。

这天下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黄纸人是‘换命’的吗?我突然想起了爷爷曾经说起过的香头传说,心中越发的寒冷……

我回到家乡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父亲在火车站接我,然后小叔专门开车接我们回去。

一路上都很安静,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有那么多亲人离我们而去,大家的心情都很难过,甚至可以说是诡异。毕竟,这一连串事情要说是巧合未免也太牵强了,所有人都想起从小在乡里流传的爷爷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死的人是不是自己。

到了家里,外面已经围了很多人,但是院子的大黑门却被关上了,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看到我来了,家里的许多妇女都哭哭啼啼。

“唐崖来了。”

“崖崖来了,快点,让爸看看。”

“老爹指定要让崖崖回来。”

许多叔叔阿姨们看到我来了,都骚动起来了,他们让开了位置,让我挤了上去,原来知道今天我会回来,爷爷把他们所有人都赶了出来,只是一个人坐在院子的躺椅上等着我来家。

我拨开人群,打开农家院的大门,‘嘎查’一声身后的大门再次关上,就如同关上了两个世界。

下一刻我就看到了爷爷,在院子正中央一个巨大的躺椅上,爷爷正躺在那里,已经处在了弥留之际了,他脸上已经爬满了死灰,这个倔强的老人终究被压垮了脊梁,能够感觉到生命的气息在渐渐离他远去。

我嘴张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爷爷脸色爬满了死灰色,缓缓的抬起头。

“老爷子,我来看你了。”我声音有些干涩。

“咳咳……”看到了我,爷爷的脸上似乎重新聚集了一点光彩,视线转向我,声音嘶哑,明显已经没有多少中气了。

“小九,你终于回来了。”

我点头道:“是爷爷,我回来了。”

“你还记得小时候爷爷找的那个黑瞎子给你批的命吗?”

爷爷见到我的第一眼却开口这么说道,而对于我的生辰八字和出生时候的批命在我们家里一直都是一个忌讳。

“是,我天生重瞳,黑瞎子给批命八字‘生死不知,阴阳济合’。”

我点头,看着爷爷已经爬满死灰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探过来让我再看看。”爷爷声音很微弱。

我把脸贴了过去,爷爷浑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的面孔,准确的来说是盯着我那双与常人并不相同的眼睛,眼睛里突然迸发出一种回光返照的光彩来。

“八年没见了,咳咳,果然变了,是‘阴阳锁魂瞳’,看来黑瞎子的批命没有错,我唐家或许还有得救啊。”

他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我忙起身帮他拍后背。

我天生重瞳,一只眼睛中有两个瞳孔,上下相连,就像是一个“8”字,历史上王莽、黄巢、项羽都有这种异相,我刚出世的时候曾请十里八乡最有名的黑瞎子批过命,他说我命格出奇,不是尘世中人,走阴阳,踏生门,生死不知,阴阳济合,最好不要和诡异的事情太过亲近,否则必惹灾祸。

黑瞎子的批命一向很准确,所说的事情十有八九都会应验,而且从不轻易给别人算命,那次还是因为爷爷的面子,他给我测完命后回去没多久就去世了。爷爷本身就是黄大仙弟子出身,常与灵异之事挂钩,我父亲很担忧我的安危,就由爷爷做决定送到外地读书,这样一去就是八年,这是八年中我第一次回到老家。

“它来了,我唐家就注定不得安静,‘黄纸人,千里寻,换命契,一线牵’,咳咳,凭什么祖宗犯下的错误要让我们这些后辈们承担,我黄老狼就不信这个邪。嘿嘿,阴阳锁魂瞳,我唐氏一脉未必会输的那么惨。”

爷爷突然惨笑起来,从他的嘴角溢出来一条鲜红的血迹,染红了胸口一大片,他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来一张折叠的黄色纸张,手上的鲜血将那折纸染上了一条凄厉的红色。

我看着爷爷手中展开的那张黄色的纸,一股冷意从尾椎骨爬满全身,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那是一张呆板的黄色纸人。

我一共收到过八张黄纸人,有七个唐家亲人离去,另外一个被楼上小男孩捡走,他是第八个,而现在爷爷收到了第九张黄纸人,也就是说他是第九个被换命的人?

  • 黄皮子诡异事 截图1
  • 黄皮子诡异事 截图2
  • 黄皮子诡异事 截图3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