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山村小神仙刘良徐玲-山村小神仙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1 16:28

《山村小神仙》小说的主角是刘良徐玲,山村小神仙是由作者陌小刀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山村小神仙小说讲述了:刘良今年十八岁,生的又黑又瘦,至于身高,站直了也不过才一米六。实际上这对他来说很难,他的左脚比右脚短一截,并且很细,仿佛干枯的树枝,平常只能佝偻着。这幅样貌让他受尽的白眼,只能呆在小山村谋生,直到有一天。

小编推荐:
《都市医道狂兵》《实习天师》《当心想事成之后》

精彩节选:

嚓、嚓、嚓……

山脚下传来碰撞声,那是刘良在砍竹竿。

山是大青山,刘良的家就住在山脚下、两间破茅草屋,有半间已经快塌了,屋顶破了个大洞,漏风漏雨漏月亮,他准备砍些竹竿回去翻修一下。

这对刘良来说并不容易,他不但体弱多病,并且左腿还有残疾,行动不便。

刘良今年十八岁,生的又黑又瘦,至于身高,站直了也不过才一米六。实际上这对他来说很难,他的左脚比右脚短一截,并且很细,仿佛干枯的树枝,平常只能佝偻着。

还在襁褓中的时候,老刘头在一个草堆旁边捡到了他,打开一看,“造孽了,这孩子腿有毛病,看来爹妈不要他了。”

老刘头住在大青山脚下的靠山村,守着半亩鱼塘维生,孤苦伶仃,这孩子人家父母嫌弃他不嫌弃,乐颠颠抱回了家,自此后相依为命。

一个孤寡老人独自养活孩子不容易,含辛茹苦,终于刘良被拉扯到了十八岁,老刘头完成了生命中唯一的壮举,仿佛燃尽的蜡烛,就此撒手尘寰。

三个月前,刘良埋葬了养育他长大的老刘头,成了那栋破房子和鱼塘的继承人。

原先爷孙俩都在的时候,做事互相帮助,其乐融融,一切顺汤顺水,可自从独立生活后,拖着残躯的刘良万事皆难,一捆竹竿他砍了一整天,累得浑身发软。

终于砍完了,刘良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开始用草把捆竹竿,准备趁天还没黑扛回家,明天再修房子。

“哟,这不是刘瘸子嘛。”刚捆了几下,身后传来怪腔怪调的噱笑,刘良回头看,三个年轻人站在路边。

三人中两男一女,领头的年轻人穿着时尚的牛仔裤,带着墨镜,头顶上还染了一撮蓝毛。这位是本村丁村长的儿子,名叫丁志远,这一带著名的少爷,仗着老子骄横跋扈。

女孩名叫徐玲,靠山村最漂亮的姑娘,今天的她浓妆艳抹,穿着短裙短衫,露出一大截白生生纤细的腰肢,刘良不由多看了一眼。她老子是在外做包工头的,据说很有钱,盖的房子比龙宫还漂亮。

以上两人都是刘良曾经的同学,剩下一位是个高大的胖子,名叫于小毛,在外面混过,混不下去了就回村跟着丁志远做狗腿子,心黑手辣,刚才说话的正是他。

看见来的是本村两个刺头,刘良收回目光,只当没听见,继续坐在地上捆竹竿。以前老刘头还活着的时候,仗着他胆子大人又老,多少还有点威慑力,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残废,还是不要惹麻烦的好。

这两个家伙,在村里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经常欺负人,也没人敢管。从小到大,由于是个没爹没妈捡来的孩子,刘良没少受欺负,除了老刘头村里就没人拿他当回事,他也习惯了。

放在往常,这三个刺头取笑一番也就算了,可今天他们似乎并没有就此罢休的打算。

“嘿!我说丁哥,这死瘸子不鸟你。”于小毛指着低头干活的刘良一副不得了的架势,其实他比丁志远整整大了五岁,却叫人家“丁哥”……

刘良心不由揪了起来,心跳开始加快,不过他依然低着头干活,强自镇定。

都住在一个村,他们应该不会太欺负自己吧?刘良这样想,以前也没有过那样的先例。

刘良想的太简单了,于小毛的话触动了丁志远,他的脸上涌现出一抹阴霾,恶狠狠想了想,偏了下脑袋。

于小毛脸上露出阴狠,坏笑着大步走向刘良。

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刘良终于知道这两个坏小子今天怎么会纠缠不休,感情是灌多了猫尿。

事已至此,刘良火气也上来了,他停下手里的活,右手悄悄摸向腰后,那里插着砍竹子的柴刀。

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刚触到刀柄,一只大脚踹在了他脸上,只听“嘭”的一声,眼前一黑,等意识恢复,已经仰天躺在了地上。

“死瘸子,在丁哥面前装什么大头蒜?!”于小毛站在刘良面前,指着他破口大骂。

刘良从地上坐起来,只觉脑门突突直跳,血往上涌,肺都要气炸了。没招谁没惹谁在这里干活,凭什么你们要打人?

在靠山村民的心目中,刘良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实孩子,除了面对老刘头,和其他人基本不说话,也很少开笑脸。只是人们不知道,他的脾气其实很拧,绝不是那种能打服的人。

眼看于小毛还在那里横鼻子骂人,刘良怒从心头起,反手一把抓紧了柴刀。

“嗬,还敢瞪我!”于小毛勃然大怒,上来又要动手。

刘良一把拽出了锋利的柴刀。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拉住了于小毛,喊了一声,“别打了。”

拉人的是徐玲,于小毛身高一米八,体重差不多二百斤,这时却仿佛毫无分量,被娇小的徐玲一把拉了回去。

“好了好了,你们这两个家伙,就知道欺负老实人。”徐玲一边呵斥一边把于小毛往后推。

从刘良的角度看过去,由于徐玲抬着双手,原本就很短的上衣变得更短,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肌肤,隐约还能看见……

刘良脑子里一懵,握紧柴刀的手不由松了。

徐玲连踢带打把两人轰走,叹了口气又走向刘良。

“你没事吧?”徐玲在刘良面前蹲下,柔声问。她这一蹲,短裙等于没穿,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露出来了……

刘良只觉鼻腔一热,一条血线涌了出来。

“呀!你流鼻血了。”徐玲惊呼一声,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要替刘良擦。

“没事没事,我自己来。”刘良慌慌张张接过纸巾,捂住鼻子瓮声瓮气说。他的目光闪烁,再也不敢面对那张精致的脸,再看下去,心脏该出毛病了……

“好了,你没事就好,我该走了。”徐玲见刘良没什么事,扶了下她的肩膀起身,春光重新被短裙盖住,刘良这才松了一口气。

徐玲走了,空气中还遗留着淡淡的脂粉香,刘良看着那纤细的背影,不由有些醉了。不过随即他就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只是个孤苦无依的瘸子,村里最丑的二丫都看不上自己,至于徐玲,也只能在梦里想想了。

脸上火烧火燎的,刚才被于小毛一脚踹的不轻,刘良怒火又上来了,平白无故被打,这事绝对不算完!这可惜自己是个瘸子,身体又弱,更没有人帮衬,想要报仇谈何容易……

鼻血止住,天已经快黑了。刘良叹口气艰难起身往回走,深一脚浅一脚。这里离家并不远,可他腿脚不方便,身体也差,刚才被那两个混蛋一闹,已经没法赶在天黑前把竹竿背回家了,只能等明天再来收拾。

刘良的家在村西头,两栋茅草屋,紧挨着一个小鱼塘,这两样东西就是他现在的全部财产。

说是在村里,其实距离最近的住户也有一里路,相当于是独居,不过刘良觉得这样才好,村里人不待见他,他也不愿和别人打交道。

鱼塘只有半亩,并不大,老刘头也从没干过塘,甚至都没有卖过鱼,产出全让爷俩吃了,否则天生不全的刘良没了滋养恐怕根本活不大。

说起来,这口鱼塘算是对刘良有恩,他也没打算卖里面的鱼,实际上也卖不了几个钱。

回到家匆匆吃了点水泡饭,天已经完全黑了,刘良把一张破凉席铺在西屋地上,躺好了看着夜空发呆。西屋屋顶缺了一块,可以看见星星月亮,还有凉风吹进来,说起来倒是比完好的东屋更凉快。

当然,下雨就两说了……

寂静的夜晚,人和星星相对眨眼,似乎有些孤寂,不过刘良却觉得挺享受的,至少星星不会欺负他,也不会讥笑他是个瘸子、废物。

忽然,东面夜空中有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透过破了的屋顶、满天繁星中,有个格外亮的星星在快速移动,划出一条绚丽的白线。

这是……流星吗?

不等刘良许愿,脸色陡然一变,只见这颗流星划出一条弧线,竟然掠过了他的头顶,隐隐还能听见古怪的人声。

猛然坐起身,目光穿过破了的屋顶,追着那颗流星回头,只见一道足有十丈长的白光自银河方向坠下,一头扎进了他的鱼塘里。

  • 山村小神仙 截图1
  • 山村小神仙 截图2
  • 山村小神仙 截图3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