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顾暖言墨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1 18:01

顾暖言墨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顾暖言墨小说叫做《言少深情太徒劳》,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顾暖言墨小说主要内容:他的牙齿锋锐,一遍遍啃咬着她的唇瓣,攫取着她唇齿间的甘甜。

言少深情太徒劳
推荐指数:★★★★★
>>《言少深情太徒劳》在线阅读>>

《言少深情太徒劳》精选章节

这个惩罚的吻,毫无温柔可言。

他的牙齿锋锐,一遍遍啃咬着她的唇瓣,攫取着她唇齿间的甘甜。

突然被侵犯,顾暖倏的睁大眼睛。

她反应过来,小手胡乱推拒着眼前霸道的男人。可男女力量的悬殊,倒像是在给言墨挠痒痒。

被女人的小手一下下撩着,言墨的呼吸渐渐急促,对她封存了五年的思念,在这刻如同暴涨的洪水般,汹涌而出,这样的掠夺根本得不到满足。

怀里的女人却不肯安分,开始用脚一下下蹬他,试图挣逃出来。虽然那自不量力的反抗,在言墨看来好笑得要死。

言墨心里窝着火,一伸手便将顾暖甩在洗手台上,欺身压了上去。

他双手捧起她的脸,盯着她近在咫尺的眼睛,缓了半天才能开口说话:

“顾暖,你真的很不乖!”

那语气,似是无奈,又暗含了些许胁迫意味。

后背磕在台面上,疼得顾暖倒抽冷气。怕言墨再做出更过分的事,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跟他商量:

“言……言墨,那个……我觉得,我们还是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讨论一下……怎样维护地球和平吧!”

“顾暖,”指腹摩挲着她莹白如玉的小脸,他的声音沙沙的,充满蛊惑,“你是猴子派来搞笑的吗?”

“嗯?”

“现在这个时候……裤子都要褪了,你却要跟我谈地球和平?”

“……”

“不过,我还是愿意跟你讨论下这个话题。”

“?”

“个人觉得,只要人类能够满足原始需求,繁衍生息,地球也就和平了,对不对?”

“……”

所以?你想说啥?

“至于实践部分,我们今晚还可以更深入的……探讨一个晚上。”

“言墨,别在这儿给我耍流氓!”反应过来的顾暖羞恼异常,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言墨深知所有的语言攻击都是博弈战,比的是谁先把谁气死。

这个冷酷傲娇的男人,薄唇轻启,用特平静的语气问出一句特无赖的话:

“不在这儿耍,那我们去床上耍?”

顾暖:“……”

不要脸!

这姑娘本来脸皮就薄,这会儿被言墨气的浑身发抖,眼圈红红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掉下泪来。

顾暖本身有着纯白干净的气质,像是一朵不染纤尘的小白花。此刻眼角含泪,睫毛轻颤,楚楚可怜的委屈小模样,看在言墨眼里有种别样的诱惑,让他想要不顾一切的占有、蹂虐、甚至摧毁……

他捧起她的脸,再次吻了下去。

这次,尽管她还是不肯配合,可他却耐下性子,一寸一寸,吻的极其细致。

顾暖的挣扎慢慢变得无力。她意乱情迷的靠在言墨怀里,被动的承受着他狂肆霸道的索取。

此情此景,换作任何一个女人,大抵都不会有什么抵抗力吧?

或许今晚两个人,顺其自然的就把事儿给办了,然后地球就和平了?

可顾暖的脑子里,却始终紧紧绷着一根弦,那是无论言墨投注多少热情都扯不断的。

她记起五年前的那日,她还在浪漫多情的巴厘岛做着春秋大梦,却被言母一个电话招回。

华贵奢靡的宴会大厅里,她亲眼目睹他为别的女人戴上订婚戒指,俯身亲吻对方的嘴唇,台下是一片祝福的掌声……

他的未婚妻不是别人,正是S市市长姜桓的宝贝千金――姜希媛!

她还记得,姜桓携妻子元卿卿在台下观礼,两人笑得好不春风得意!

那一幕,成了顾暖有生以来最痛苦的回忆,没有之一。

顾暖的心,又一次被狠狠刺痛,理智也被拉了回来。

言墨的呼吸有些不稳了,火热的唇还在她身上四处煽风点火。

这样暧昧的夜晚,热情如火的情人,她是该配合下去,继续沉醉其中吗?

可是,她只是觉得脏,觉得恶心!

亲吻过姜希媛的嘴唇,不要再来碰她!

顾暖只想阻止言墨的进一步侵犯,抓起手边的东西,也没看是什么,照着言墨的额头就砸了过去。

嘣!

言墨所有的动作都在那刻戛然而止。

时间定格,空气凝滞,两个人的周身,萦绕着极其安静的诡异因子。

许久,言墨从顾暖身上缓缓抬起头。

顾暖看到,有殷红的液体,顺着言墨的额头,一滴滴滑落。

她吓得呆掉,好半天才看清手里的东西,是个玻璃烟灰缸。就是这个凶器,在言墨的额头上划了道寸长的口子。

顾暖暗自庆幸她刚才收敛了力道,同时也在纳闷,这里怎么会出现烟灰缸,因为在她的记忆里,言墨是从不抽烟的。

言墨伸出手指,在额头上黏腻腻的地方沾了下,当看清指端那抹刺目的鲜红,他的瞳孔骤然紧缩,像是在隐忍着极大的怒意。

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心痛。

“好!很好!”

言墨冷笑着后退,那眼神冰冷噬骨,盯得顾暖心里发寒发冷。

顾暖重获自由,速度的弹到门边,回头看了言墨一眼。

她的心是虚的,嘴上却不肯服软:“如果你要耍流氓,去找你的未婚妻好了!恕不奉陪!”

明明是要关心他的伤势,却冲口而出这么一句。

眼看言墨的脸色越发阴沉,在那抹殷红的映衬下,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狰狞可怖,顾暖吓得心肝乱颤,在他恼恨的瞪视下,转身逃了个无影无踪。

“顾!暖!”

身后传来言墨怒震八方的暴吼声。

直到坐上出租车,顾暖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跟司机报了目的地,她便一个人坐在后车厢,胡思乱想、魂不守舍。

她看着自己的手,有些不可思议,她居然亲手伤了他?

五年前,亲眼目睹他的背叛,她也只是选择隐忍的退出、逃离,不忍心当面质问他,不忍心让他难堪。

如果这是他的选择,她成全便是。

人人都当言墨将她宠上了天,可是,她对他卑微的爱,谁又能感同身受半分?

才刚转身离开,就又开始担心他的伤,担心他会不会因为失血过多晕死过去。

可她却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怕自己会心软,更怕言墨看穿她,伤了她那可怜的唯一一点自尊心。

顾暖缩在座位上抱紧自己,任泪水无声无息滑落。

言墨啊言墨……

或许我不够性感漂亮,匹配不上你的高大上,或许我的身家背景不够强大,对你的家族你的公司毫无助益,你可以选择娶一个名门淑媛,一个家世背景都足以与你相配的妻子。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姜希媛?为什么偏偏是姜家?

顾暖疲惫的阖上双眼,五年前的点滴如同老旧电影般历历在目……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