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域外归来我最强苏河夏雨柔-域外归来我最强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1 20:53

《域外归来我最强》小说的主角是苏河夏雨柔,域外归来我最强是由作者我家有个小光头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域外归来我最强小说讲述了:苏河从普通人开始,历经千年岁月,一步步成长为执掌星河的天尊。弹指可灭星辰!只是心魔发作,最后时刻,苏河领悟到了一丝时间法则,回到了从前。

小编推荐:
《女神的近身狂少》《重生之商业巨头》《我老婆居然是富二代》

精彩节选:

“我回来了?”

苏河打量着自己的双手,神情有些激动。

白皙、修长,肉体凡胎。

逆转时间的法则真的存在,自己重生到了二十岁的地球时代。

苏河本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前途光明,却遭人步步迫害,垂死之时被时空裂缝吸到了紫微星域,那是一个修真的世界。

苏河从普通人开始,历经千年岁月,一步步成长为执掌星河的天尊。

弹指可灭星辰!

只是可惜,地球时代的遭遇让苏河种下心魔,在仙劫中大发作,被雷劫吞噬。

最后时刻,苏河领悟到了一丝时间法则,强行运转,回到了现在。

“貌似你还挺高兴回到这里?”

一个讽刺的声音响起,铁栏外,一名女警满脸厌恶的看着苏河。

“你未婚妻来了,你可以走了。”女警打开铁门,冷冷的丢下一句。

苏河默然,跟着女警走出铁监。

外面,一男一女等候。

女的白的晃眼,OL制服,黑丝长腿,曲线曼妙,气质绝佳。

男的一身裁剪合身的淡蓝色西装,雪白立挺的衬衣,棕色皮鞋擦拭的锃亮,头发纹丝不乱,标准的英伦海归范。

两人站一起,如一对壁人。

“雨柔。”苏河看着女子,目含思念,满是柔情。

未婚妻,夏雨柔。

但夏雨柔的目光却略过苏河,歉意的对女警道:“云警官,给您添麻烦了。”

“这话对林先生说吧,没有他的面子,我哪敢放人。”女警摇摇头,拿起桌上的文件递给夏雨柔,“人你领走,别再犯事,否则十万保释金就没了。”

夏雨柔接过保释单,挽了挽头发,歉意的对男子道:“老板,保释金,我会尽快还给您的。”

“雨柔,我的心意你懂的,只要是为你花钱,多少我都心甘情愿。”男子微笑,炙热的目光一直黏在夏雨柔身上,来回扫视,透着赤裸裸的欲望。

夏雨柔被他的目光刺的有些慑慑发抖。

苏河见此,拳头缓缓捏紧。

林鸿,江州市青年企业家,年纪轻轻便赚得数千万资产,披着人皮的禽兽,苏河的心魔就是被他种下的。

苏河品学兼优,毕业一年后自主创业,这时候一家风投找到他,愿意投资五十万助他起家。可等苏河签订协议,风投摇身一变成了高利贷,利息每隔十五天就翻一倍。

为此,苏河赔进去了所有本钱,包括自己的婚房和父母的老宅。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高利贷还未还清,苏河又被人打晕绑架进了传销窝,警察端掉窝点,苏河被一致指认为传销头目。

那是半个月前的事。

这次是二进宫,一模一样的手段,绑架栽赃。

幕后的主使,正是眼前这个人,林鸿。

苏河恨不得现在就将他格杀,但他强忍了,因为解除心魔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杀人没用,得诛心。

“姐,那个废物保出来了没有?”这时,一个吊带短裙,浓妆艳抹的女子走了进来,高跟鞋噔噔往地上跺,满脸厌烦。

小姨子,夏丽丽。

如果说林鸿是个火坑,那夏丽丽就是那个奋力把夏雨柔推向火坑的人。

夏丽丽是林鸿的地下情人,早年因为不知节制,那种手术做了十几次,失去生育能力。林鸿便以想要亲生孩子为幌子,哄骗夏丽丽为他猎艳,说等有了孩子,便和夏丽丽结婚。

夏丽丽信以为真,诱骗了一些无辜女孩没能满足林鸿的兽欲之后,便丧心病狂的把自己的姐姐推到了林鸿面前。

“丽丽。”

尽管不喜,但毕竟是亲人,苏河还是喊了一声。

这个女人可恨也可悲。

“闭嘴,谁让你这么叫的,当你还是我姐夫么,从你嘴里听到我的名字,我都觉的恶心。”夏丽丽满脸厌恶,似乎被苏河叫一声,就会掉了她的价一样。

“瞧你那衰样,贱的跟条狗一样!”

“呸!”

夏丽丽口水几乎喷到苏河脸上。

“丽丽。”

夏雨柔不忍,拉了拉夏丽丽,示意她别说了。

“姐!”

夏丽丽甩开夏雨柔,鲜红的指甲几乎戳到苏河的鼻子,“这种没脸没皮的废物,就该让他蹲监狱,最好死在监狱里,还保他出来干嘛。”

“上次鸿哥保他出来,结果呢,他又去传销,五万保释金都没了。”

说完她脸色微微一变,看向夏雨柔,“姐,这回保释花了多少?”

夏雨柔脸色有些白,不敢对视夏丽丽的眼睛,“十……十万。”

“十万?!”

夏丽丽瞪大了眼睛,拍着腰上的爱马仕包包,叫道:“十万都可以买两个包包了,要是妈知道,姐,我看你怎么交代。”

夏雨柔脸色更白,局促不安的不敢答话。

“丽丽,算了。”林鸿笑笑,神色傲然,“不就是十万么,小钱而已,权当是做慈善了。”

“鸿哥~”

听到林鸿开口,夏丽丽瞬间换脸,嗲声嗲气道:“我知道您心善,可十万做慈善还能得一个名声,给这种人就是喂狗啊。”

说完厌恶的看着苏河,“看看清楚,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你连给人家鸿哥提鞋都不配。”

“丽丽,别说了。”夏雨柔脸色愈白。

“姐,你还护着这个废物干嘛。”夏丽丽不肯收口,指着苏河:“我说你,人废了嘴也废了,不知道谢谢鸿哥?”

苏河默然。

向伪装成“好人”的毒蛇道谢?

“给你脸了是吧,鸿哥两次动用关系保释你,还给你垫付十五万保释金,你就是这个态度?”夏丽丽见苏河无动于衷,几乎是在尖叫。

“我什么态度,不需要你来舌燥。”任是苏河千年修炼,心境已无比淡然,此刻也被刺激出了一丝火气。

夏丽丽如果是为夏雨柔讨不公,苏河自无话可说,可夏丽丽拼命踩自己,把夏雨柔往林鸿那边推,却是为了满足林鸿的兽欲,在林鸿面前摇尾乞怜。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夏丽丽不敢置信,这个废物自从欠下高利贷之后,就怯懦的像只老鼠,现在竟然硬气了?“姐,你看看他,他哪一点配得上你,鸿哥比他好一万倍。”

“你放着鸿哥的真心不领,管这个垃圾干嘛?”

“丽丽,求你别说了。”夏雨柔近乎乞求。

“算了,苏先生可是江洲大学的青年才俊,有些傲气也是正常的。”林鸿讥笑道。

“青年才俊,呵!”

夏丽丽嘴不饶人,讽刺道:“搞传销、欠高利贷吃软饭的青年才俊么?那倒确实是‘才俊’。”

“行了行了,这里是警察局,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要吵架回家去吵。”这时候,女警出声训斥。

夏丽丽这才不甘心的闭了嘴。

“雨柔,我送你回去。”林鸿温柔道。

夏雨柔转身往外走,至始至终没对苏河说过一句话。

外面路边,停着一辆卡宴,林鸿打开副驾驶的门。

“老板,我坐车回去就可以了。”夏雨柔摇了摇头。

“还是坐我的车吧,上班你也累了,这里坐公交回去,至少要两个小时。”林鸿坚持。

“真的不用了。”夏雨柔还是摇头。

林鸿点点头,“那好吧,明早我去接你。”说完伸手想去抚摸夏雨柔的头发,却被夏雨柔不着痕迹的躲开。

他脸上怒意一闪,扭转头对苏河道:“苏先生,明天雨柔将随我去马尔代夫出差,您受点累,多做点家务,让雨柔好好休息。”

说完狠狠的剜了苏河一眼,开门上车。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所收敛的话,那这句话分明就是在说:把你未婚妻伺候好,因为明天,我要和你未婚妻去‘度蜜月’。

赤裸裸的羞辱!

“听见没,别让我姐做家务,鸿哥和我姐要去马尔代夫谈大生意,马尔代夫皇冠酒店知道不,那是你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夏丽丽叉着手满脸鄙夷,上了副驾驶。

卡宴离去。

夏雨柔走向不远处的公交车。

苏河忍不住了,提醒道:“雨柔,林鸿对你居心不良,你不能跟他去。”

上一世苏河没能阻止,夏雨柔回来之后哭了很多天,没多久便离他而去。

“苏河!”

夏雨柔停下,眼泪再也忍不住簌簌往下落,“那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我不去的话,连高利贷的利息我们都还不起,现在还要加上你的保释金。”

“我夏雨柔不是嫌贫爱富的女人,但我希望我的男人是一个有骨气、有担当的人。”

说完,夏雨柔抹泪快步离开。

苏河既郁闷又心疼。

郁闷的是一切真相自己都没办法和她说,无论是修真千年回来了,还是自己被人陷害。

借高利贷,两度传销被抓,自己说话已经没有任何可信度。

心疼的是夏雨柔在自己债务压顶的情况下,仍不顾一切阻拦坚持和自己在一起,甚至不惜与养父母反目,还未过门便搬去了自己家,以儿媳的身份侍奉两老。

原本,苏河与夏雨柔郎才女貌,订婚后生活事业蒸蒸日上,令人艳羡,然而林鸿的出现,打碎了一切。

不用多久,林鸿便会再次对苏河下手,在一家赌场将苏河的手筋脚筋挑断,割掉舌头成为废人。

有前三次的铺垫,苏河早已无人同情,只当是穷疯了想去赌场搏一把,结果欠下巨资被人行凶。

半个月后,林鸿伪造了苏河的自杀现场。

一切天衣无缝,就像是戏耍一般,苏河被玩弄于股掌之间,无处申冤,背负一身骂名去了紫微星域。

这便是苏河的心魔所在。

不杀人诛心,不洗白冤屈,心魔就无法驱除,苏河就算重新修炼回天尊境界,也同样会死于仙前大劫。

“对不起!”

苏河追上夏雨柔,真诚道:“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让你难过了。”

现在的苏河,是天尊苏河!

一切,自当改写!

夏雨柔流泪上车,从包里拿钱投币,引得旁人纷纷侧目。

“我来。”

苏河急忙去掏兜,结果却发现一毛钱也没有,传销窝早就收走了他所有的财物。

顿时尴尬的站在那。

“我……”

夏雨柔投了币,找空位坐下,那是一个单独的座位,泪眼面窗。

一路无话。

……

下了车,回到楼下。

夏雨柔似乎想起了什么,顿了顿。

“我去买。”苏河急忙道,老爹苏忠国患有糖尿病,晚饭吃的少,睡前都会补吃一小份素饺。

夏雨柔给了钱,上楼。

苏河看着她的背影,暗下誓言:“雨柔,请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扪心自问,苏河确实辜负了这个对自己一心一意的女孩,毕业后心高气傲,否则也不会被人轻易设套。

甚至连婚期都一拖再拖。

夏雨柔尽管失望、生气,却没忘记家中的老人。

贤惠的令人心疼。

……

走了两条马路买好素饺,苏河往回走。

忽然,一道不弱的气势从身后飞速接近,苏河一惊,闪电般脚下一点,险之又险的避了开去。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一辆加长豪车停在身旁。

“走路不看着点,找死啊!”

豪车车窗落下,一个约莫十六七,身穿运动衣的少女瞪着杏眼说道。

苏河看了看路标,微微皱眉:“这里是人行道。”

“人行道怎么了,人行道就不是道了,这么大一辆车,你没长眼睛不知道看着点啊。”

少女蛮横,上下打量了苏河一眼,嫌弃道:“看你这身就知道是个穷鬼,刮坏一点车漆你都赔不起。”

“你不讲道理。”苏河脸色微沉。

  • 域外归来我最强 截图1
  • 域外归来我最强 截图2
  • 域外归来我最强 截图3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