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洛璃萧恒晔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3 12:00

洛璃萧恒晔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洛璃萧恒晔小说叫做《倾世绝恋王妃是条鱼》,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洛璃萧恒晔小说主要内容:她只能把心事深深的埋在心底,安慰自己,也许,等再大一些,紫叶娘亲就会告诉自己了。 正午的日头照的人懒洋洋的,洛月躺在好不容易爬上的树干上,渐渐地困意袭来,她眯了眯眼睛睡着了。 她似乎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娘亲被一团雾笼罩着,看不清面容。她不停地冲自己招手,叫着自己的名字。

倾世绝恋王妃是条鱼
推荐指数:★★★★★
>>《倾世绝恋王妃是条鱼》在线阅读>>

《倾世绝恋王妃是条鱼》精选章节

自从上次被紫叶娘亲拼命拉进屋里,小洛月已经有一整月没出过院子了。她实在太无聊了,池子里的鱼都已经被她烦到藏在池底不露头,要不是偶尔冒出几个鱼泡泡,小洛月就差下水去看看他们是不是被自己烦死了。

但是,她还是害怕紫叶娘亲发脾气的,所以从来不敢在外面冒然下水。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她只知道一部分,每次追问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紫叶娘亲就不许她再问了。

紫叶娘亲带大自己不容易,洛月心里是心疼她的,她只能把心事深深的埋在心底,安慰自己,也许,等再大一些,紫叶娘亲就会告诉自己了。

正午的日头照的人懒洋洋的,洛月躺在好不容易爬上的树干上,渐渐地困意袭来,她眯了眯眼睛睡着了。

她似乎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娘亲被一团雾笼罩着,看不清面容。她不停地冲自己招手,叫着自己的名字。洛月拼命的跑,想抓住娘亲的手,可不管她怎么努力,始终离娘亲很远。眼看着娘亲就要消失在一团雾里,洛月大喊:“娘亲!”

洛月突然睁开眼睛,一种下落的感觉让她本能的大叫一声:“啊!”惨了,从这么高的树上掉下去,一定要摔到屁股开花了。

洛月仿佛已经感受到屁股和地砖亲密接触的滋味,任命的闭上了眼睛。片刻后,她等待的疼痛感并没有如期而至,洛月心里疑惑,难道地砖变成软棉花了?她小心翼翼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一片暗红色映入眼帘。

洛月伸手摸摸屁股,嗯,还挺软活,看来这棉花被子的质地不错。

等等!这里怎么会有红色的棉花被子!

洛月赶紧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妖孽脸在她眼前迅速放大!“啊,救命!棉花被子成精啦!”

被当成棉花被子的某人一把抓起洛月的衣领:“喂,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居然敢说我是棉花被子,你见过这么好看的棉花被子,呸!是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吗!”

洛月被揪住衣领动弹不得,她摆出一副天真无辜的样子,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无比风骚的男人。

如果不是半裸的胸膛上没有那凸起的女性特征,洛月差点就要把她当女子盖章认证了,她在心里暗暗定论,这一定是她见过的最风骚的男人。

“小丸子,你是谁,怎么会从恒王府的树上掉下来。”某风骚男看着这个一脸单纯的小家伙,水汪汪的眸子清澈灵动,高挺秀气的鼻子长着下一张樱桃小嘴,粉嘟嘟的,实在精致可爱。被人抓住立刻装无辜,要不是刚才呢声“被子成精了”还真要被她骗过了。

“你问我是谁?那你又是谁?”洛月不回答某男的问题,在洛月心里,恒王府的深院就是她的家,这个人问她是谁,那他一定不是府里的人。紫叶娘亲说过,不能轻易告诉别人自己是谁,她可是最听话的孩子呢。

“我能来此,自然是恒王府里的客人。”某男放下洛月的衣领,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小洛月。

“那你是我夫君的朋友喽?”小洛月站稳后拍拍皱了的衣裙说道。既然能是府里的客人,那肯定是府里权力最大的人的朋友。权力最大的人,那不就是王爷萧恒晔,那个像天神一样的男人。想到这小洛月不禁感叹自己的眼光是多么优秀。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感叹的时候,紫叶娘亲这么久没见到自己,肯定急坏了,得赶紧回去。

“夫君?你难道是?”某男用一种发现无比有趣之事的眼光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小丫头。

嗯,确实精致可爱,能看出日后一定是倾国倾城之姿,但是也不过才五六岁的身形。难道某个铁树开花了?这也太开过头了吧!还是说夫人要从小抓起?某男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幻莫测。

洛月看着这个一会惊讶一会奸笑一会恍然大悟的妖孽男心里暗想,还是快走的好。她趁着某男还在深度思索的空隙,飞奔向深院的大门,一转眼,便没了人影。

某男这才从自己的臆想中回魂,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深院的大门,嘴角浮上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嗯,这个小娃娃实在太有趣啦!

洛月风一般跑回屋子,气喘吁吁的端起桌上的茶碗,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紫叶已经准备好了饭食,看到洛月风风火火的进来,以为这丫头是不是又闯了什么祸,便走过去转正洛月的身子,低声问道:“小公主,你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

洛月直到喝够了才放下茶碗拍了拍紫叶的手道:“娘亲放心,我什么也没做!就是外面太热了,我有些口渴。”

紫叶将小洛月上下打量一番,似乎也没看出什么端详来。便没再继续询问,拉着小洛月去桌子边吃饭了。

萧恒晔走到书房门前,就看到不请自来的某人正大模大样的坐在椅子上喝茶。他跨进书房坐下,也不说话,自顾自的端起茶杯轻抿。

某人坐不住了,开口道:“想不到恒王殿下居然也是金屋藏娇之人啊!”好一个萧恒晔,他辛辛苦苦替他当监工,他倒是在家藏起宝贝来了,要不是今日碰巧遇到,还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

萧恒晔并不理会他说的话,他放下茶盏,起身来到桌案前说:“你不在玄幽阁待着,来我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说正事!”这个不请自来之人正是玄幽阁阁主夜无双。他清了清嗓子道:“不过,在说正事之前,你是不是有什么要给我交代的呀!”他就不信萧恒晔不说,要是不说,这么好玩的小娃娃,他就自己拐回去养着,反正他萧恒晔也不在乎。

“听张管家说,你遇到洛月了。”萧恒晔淡淡的口气虽然听不出什么太大的情绪,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王爷连侧妃侧妃安凝蕊的名字都没叫过,更别说其他人的。

夜无双不淡定了,他刚刚没听错吧,萧恒晔这家伙也会这么亲切的叫别人的名字,看来这小丫头来头不小啊。

萧恒晔这家伙虽然不像他的皇兄萧恒夙呢样冷酷残暴喜怒无常,但也不是什么平易近人之人,他对任何事都表现的很淡漠,像罩着一层冰,始终让人捉摸不透。

夜无双的好奇心疯狂涌出,他一字一句道:“她还说,你是她的夫君!”。

“咳。”萧恒晔面具下的脸划过一丝尴尬。看来这小丫头该好好管教一番才是,怎么能把夫君夫君这样的话随口挂在嘴上。

此刻的萧恒晔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关注的重点不是要给一个奶娃娃当夫君,而是一个女娃娃的行为举止问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