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霸道总裁爱撩人林汐顾经年-霸道总裁爱撩人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3 12:51

《霸道总裁爱撩人》小说的主角是林汐顾经年,霸道总裁爱撩人是由作者百里云初所写的一本言情小说,霸道总裁爱撩人小说讲述了:林汐死了,是真的死了,在牢中,距离出狱还有一个月的时候,被人活活打死了,她是私生女,可是她最终成了撞死的人的那个。所以她要报仇,因为那个人已经欠了两条命。

小编推荐:
《只婚不爱:总裁的新妻》《强势锁婚:总裁的新妻》《霸道总裁非要结缘》

精彩节选:

“总裁,今天早上股市开盘之后,咱们公司的股票就一路下跌,不够二十分钟就跌停,这可是顾氏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状况。”一位董事说着,还从自己的文件夹里抽出了一份文件放在了顾经年面前,“这是今天早上的报纸,上边报道的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有官网、微博、论坛等,都是骂声一片,您看这件事情是不是要好好处理一下?”

顾经年捏起来报纸,看着上边醒目的大标题“昔日放荡女生活大逆转,傍顾氏总裁成人生赢家”、“心机女设计抢妹妹男友,中国的监狱教育到底到位不到位”、“林家大小姐勾引顾氏总裁,逼其下跪求婚”等等,一个比一个过分,一个比一个不堪入目。

反正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能将林汐说的多黑就说的多黑,能将顾经年说的多无辜,就说的多无辜。

所有的董事都大气不敢出一下,皆是战战兢兢地看着上首那位脸色倏然变得冷冽无比的老板。

他们都知道自家老板的性子,平时就是不言苟笑,一副严肃正经的模样,尤其是他身上还带着一种生人勿进的冷然气息,更是让整个人都变得清贵傲然高不可攀起来。

自从他接手顾氏以来,每次的理会都不超过半个小时,可谓顾氏历史上用时最短、内容最多、效率最高的集会。基本一个会下来,都是在不停地汇报过工作,然后指正,改进。像这样整个会议厅都是鸦雀无声的情况,真的从未有过。

顾经年伸手按住了桌子上的按钮,拨通了公司内线。

“给我去查今天早上放出消息的都是哪几家报社,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将新闻给我下了。若是他们不同意,那就采取强制手段,不必和我报备。”

顾经年说罢,就切断了电话。

股东们面面相觑,顾经年这表现得实在是太过强硬,这不是明摆着护着林汐的吗?

一位姓谢的董事终于忍不住了:“顾总,消息已经放了出去,就算是下了新闻也没有什么用,对咱们顾氏的影响已经造成,要是单单用撤掉新闻这个方式的话,怕是不够。”

“那依照谢董事的意思是,怎样才合适?”顾经年看向了他,幽深的眸子好像是一个探测仪,可以轻而易举地探测到他的内心。

再这样高强度的目光的注视下,谢董事有些瑟缩了。

但是转而一想,还是无比坚定地道:“公司的政策会根据这次股市的变动来做出相应的反应。还希望在这之前,顾总能出去避一避风头。”

顾经年看着谢董事,薄唇一勾,竟然笑出了声。

他在经济萧条,顾氏衰靡的时候回来,挽救大厦于倾危,那个时候这些股东屁都不放一个,现在倒好,因为这算不得什么事儿的事情来开什么董事大会,甚至还要让他出去避风头?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在场的所有股东都听出了顾经年的笑意里边的讥讽和鄙夷。人们都觉得谢股东这话说的过分了,但是却没有人反驳,因为毕竟谢董事,是他们里边最大的股东。

“我听说最近,谢董事好像和鑫源公司走地很近?”顾经年却忽然换了个话题,直接将一柄利剑刺入了谢股东心里。

谢董事的身子猛然一僵。这件事情他都是十分小心行事的,怎么会被顾经年给知道了?

鑫源控股是才兴起不久的一个小小的公司,发展的也不算快,在市场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突出的特点。但是却是因为大量不知道来源的神秘资金的注入,使得这个小公司变得不同寻常了起来。

谢股东听到顾经年的话,看着他幽深而又确信的眼神,什么开脱的话都再也说不出。

顾经年着看了一眼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说话的顾文渊,笑意更深。

其实一开始他就知道,那些个新闻到底是谁传出来的。毕竟没有人比他更加渴望自己屁股下边的这把总裁宝座。

“二弟,你同意谢董事的做法吗?”顾经年竟然开始征求顾文渊的意见。

“当然不。”顾文渊没有丝毫犹豫地摇头,“顾氏是大哥一手扶植起来的,根本就离不开大哥,而且我觉得除了大哥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够这么好的管理顾氏。”

这话说的违心,然而却又无可奈何。

他自然听出了顾经年话外的意思。他既然能查出来谢董事和鑫源集团有联系,自然也就能查出来鑫源正是他顾文渊一手所建。按照顾经年玩金融的手段,分分钟玩死鑫源这么一个小公司,不在话下。

“各位董事的意思呢?”顾经年挑眉看向了其它人。

“我们也觉得总裁不能离职。”

“同意顾副总的说法。”

“对,同意”

于是董事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表态,却都是反对让顾经年离职的话,而且一开始和谢董事一起商量好来排挤顾经年的人,也都纷纷倒戈了。

谢董事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好看极了。

“市场部、公关部、营销部全体以及各部门经理下午开会,现在就先这样。”顾经年说罢,站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他身材颀长,站的笔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淡淡是看着他的背影,就不由自主地让人心生仰望。

顾文渊微微眯了眯眼,想不到这件事情,竟然被顾经年三言两语如此轻易地就给化解了

就算是撵不走顾经年,也要让他好好心烦意乱上一通,但是想不到,没有给他带来意料中的任何好处。

就是因为查出了他和鑫源的关系。

他一点儿都不怀疑顾经年早就查出了此事,但是却一直没有说,就是等着在某个时间这么爆出来,发挥最大的效益。

如今就说了出来,看来那林汐在他心中的地位确实很不一般。

顾经年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见到上边有一条短信,是林汐发给他的,告诉他她换了新的手机号。

薄唇微勾,露出一抹笑意,回了一条过去。

彼时林汐已经回到了秀江南的公寓里,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叶蓁看着她一双长腿掸在沙发靠背上,整个人毫无形象可言,有些嫌弃地瞪了她一眼。

这一眼刚好被林汐看见了:“我这样惯了,你瞪着我也没用。”

叶蓁没和她说话,反而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随意地换了几个频道,忽然笑了:“顾经年的速度倒是挺快的,现在这么短的时间过去,就一点儿新闻都没有了。”

方才各种频道的娱乐节目铺天盖地的报道的都是顾经年和林汐的事情,现在全都换上了其它的节目,没有一点点存在过的痕迹。

“他很厉害的嘛”林汐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叶蓁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想着她真的很想拿块儿镜子放到林汐面前,让她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多么的狗腿。

——

林家大宅里,林婉呜呜咽咽,哭的好不凄惨。

傅如雅唉声叹气地安抚着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自己这个女儿昨天晚上开始就在不停地哭,见到娱乐节目出来对林汐骂了一通这才好受了一点儿。但是这还没有几分钟热度,就全部都切了下去,怎么能让她不难受?

“妈,妈,你帮帮我,我不要那个小贱人嫁给经年”林婉哭的凄惨,以至于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

“乖,妈妈会帮你的。”傅如雅安抚着林婉。

林婉的哭声小了下去:“那妈妈是打算怎么做?”

傅如雅抿了抿唇,低声道:“昨天晚上我就想好了,顾经年说自己不在乎林汐的过去,那是因为那个时候他和林汐还没有认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顾经年已经公布了他自己和林汐的关系,林汐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胡闹了,不然就是给顾经年戴绿帽子。只要咱们找人把那个小贱人给毁了,然后再告诉顾经年,就可以了。”

林婉皱眉:“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傅如雅点头,“这也是最直接的办法。”

林婉一双秀眉依旧紧紧蹙着。低声问道:“妈,你有没有发现,林汐那个这个小贱人这次从牢里出来之后,不太一样了。”

一说这个,傅如雅就一阵呕心:“可不是嘛。不知道她最近这是怎么了。以前不是挺好骗的吗?只要稍微对她好一点儿,她就开始掏心掏肺。就算是她以前在夜店里边混,风评再不好,但是每次回家都对咱们低眉顺目的,这次就像条疯狗一样,见谁咬谁。”

“那你说妈,可不可能是她知道了我们是想要她的股份?”林婉小心翼翼地问。

“不可能,她那个猪脑子能想到什么?”傅如雅翻了个白眼,“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估计这次是在牢里带的时间久了,扭曲了,蠢肯定还是一样的蠢”

顾经年那样的男人,只能是她的女儿的林汐那个女人,她哪里配得上顾经年陈纯死得早,现在她傅如雅才是人生赢家。那陈纯的女儿,必然也要败在她女儿手下

  • 霸道总裁爱撩人 截图1
  • 霸道总裁爱撩人 截图2
  • 霸道总裁爱撩人 截图3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