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医仙索宠战神师父举高高颜才珏晱晴岚-医仙索宠战神师父举高高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4 14:25

《医仙索宠,战神师父举高高》小说的主角是颜才珏晱晴岚,医仙索宠战神师父举高高是由作者一张章所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医仙索宠战神师父举高高小说讲述了:晱晴岚非常讨厌他做出的选择,因为他一直把自己当成是姑姑,因为宁愿做成师徒,也不愿成为现在这样像影子夫妻一样,可是,当她知道一切的时候,她与他的婚讯已经传遍了整个神族。

小编推荐: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宠妻入局,总裁请放手》《步步陷情:总裁宠妻入骨》

精彩节选:

“夫妻?”晱晴岚的脸犹如凛东的冰霜,冷的不见一丝情牵,“籁乾,你不觉得可笑吗?在你眼里,跟你成亲的是另一个人,惹得你此时醋意大发的还是另一个人,你有什么资格用这个身份限制我的自由!”

看到姑姑的画像后,晱晴岚再也无法说服说服自己相信:籁乾是爱她的。之后,他的每一次接近,每一次眼中的浮起的温柔,她都觉得在他眼中她是另一个人……

毕竟,晱晴岚的姑姑是那样的优秀。

“青玄一出,谁与争锋!”任何人晱卿兰都会提到这一句。

晱卿兰是曾经的女战神,曾经救神族于水火的六神之一,而晱晴岚一个小小的医仙拿什么去比?她一直在怀疑,如若不是她与姑姑有着惊人相似的面孔,籁乾会愿意跟她成亲吗?

“你是真的看上沅陵了?”

籁乾望着她,漆黑的眸子中似乎刚刚被烈火焚烧过只留一片灰烬。

“是!”这个答案不受控制般从晱晴岚口中脱出,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回答,她明知道籁乾是不会信的……

新转来的沅陵样貌品行都很优秀,自然成为女孩儿嬉闹的话题,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倾心,毕竟晱晴岚和晱倾然心中的位置早早地就被他人占了去……

晱晴岚明显感到有一阵风袭面而来,紧接着,她的身体又被籁乾钳制在了墙角。

她知道,这是籁乾生气了。

籁乾双手紧攥着晱晴岚的手腕,将脸埋在她脖颈好让她看不见他的表情:“如果,你是故意气我,你的目的达到了!”

温热的感觉的仍留在颈边,但是面前的人已经无迹可寻。

晱晴岚看了眼刚刚被籁乾攥过的手腕,此时那里已经微微泛起了红色。他是真的怒极了吧,不然不可能如此用力。

她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晱岚开始有些后悔。

她自小在籁乾身边长大,籁乾对她除了医术与课业上过于严苛了点外,其他方面待她那是比她亲爹还亲。

她不过是看到了籁乾死去妻子的画像,就把籁乾对她的好全部否定了?虽然籁乾对她不可能有男女之情,但是之前做师徒的时候,籁乾对她的好是实打实的啊!

她这是在干嘛?仗着他的宠爱胡作非为啊!

果然应了老爹的那句话,她就是一只小白眼狼!

哎,怪只怪她跟姑姑长得太像了!师父情不自禁想起妻子也是应该的嘛?

当初,可是她死乞白赖地往籁乾身上贴的啊!

不行!不行!她要找师父道歉去!

每次跟籁乾因为晱卿兰吵完架,晱岚的总会用这套理论安慰自己,然后屁颠屁颠地又跟在了籁乾身后,没办法,谁让她喜欢跟在他身后嘞!

籁乾能去的地方无非三个,百草园,她跟籁乾的家;太学,好友云嘉泽的老窝;还有太虚殿,自己老爹的寝宫。

按照以往的习惯来看,籁乾应该去了正闲的发慌的云嘉泽那里喝闷酒,毕竟刚刚跟她吵完架……

正去晱岚所料,籁乾去了云嘉泽那里。

“呦!这是又跟小岚儿吵架啦!”

籁乾进门时,云嘉泽正半躺着床上翻闲书,一看到是籁乾,他立刻跳下床跟籁乾一起坐在了闲置的桌子旁,打趣着他。

籁乾淡淡抬眸撇了他一眼,仅一眼,云嘉泽背后就蒙上一层冷汗,哎,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被籁乾吓习惯啊!

“我马上去拿酒!”云嘉泽早就习惯了籁乾这幅死人脸模样,继续嬉皮笑脸着说到,“不知今天籁乾尊神想喝什么啊,桂花酒?桃花酿?还是……”

“我想喝果酒!”

云泽明刚开始数他的藏酒,一声洪亮悦耳的女子声音就打断了他!

用脚想他都知道这是小岚儿来了!每次都这样,这夫妻俩有意思吗?

“马上就中期考试了!不去复习,喝什么酒!”

云嘉泽摆起老师的架子,责怪着晱晴岚。

这可不能怪他,谁让他真的是晱晴岚的老师呢!

“早就复习完了,老师放心吧!您有空还是多管管,我妹妹晱倾然,您入室大弟子吧!”

晱岚撇了云嘉泽一眼,坐在了籁乾身边,一副“等云嘉泽上酒”的架势。

听到“晱倾然”三个字,云嘉泽的嘴角明显动了动,他跟倾然做了什么,让这一个两个的误会他们之间有奸情?虽说不是假的,但是他有故意保持距离的好不!

云嘉泽瞪了晱晴岚一眼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我是你老师,你尊重点好不!果然是籁乾调料出来的,撇人的表情都一模一样!

“谢谢老师!”怕云嘉泽发作,晱晴岚立刻又加了一句。这下子云嘉泽心里的不满不得不憋回去了!

“老样子!”

籁乾幽幽开口,明显是在打发云嘉泽去拿酒。

“好~”云嘉泽心中那是十万个不愿意,但是,为了这两夫妻可以和好,这口气他忍了!

哎,没办法,他就是这么贴心的人啊!

惺惺去酒库拿酒,云嘉泽只留两人在他房中。

“师父,师父,怎么想起喝酒了啊?”晱晴岚明知故问,两只灵动的大眼睛似乎发着光。

没话题硬扯,多年来,晱晴岚在籁乾身边培养出来的好习惯。

籁乾淡淡看了一眼晱晴岚,继续沉默。

“哎呀!师父!我今天不就是凶了一点嘛?您老人家心胸这么宽广,就原谅我嘛!”晱晴岚拉住籁乾的一支胳膊就开始摇晃。

籁乾定眼看晱晴岚,似乎在好奇她今天又会胡扯出什么样的戏码,继续沉默。

“还有那个沅陵,他怎么跟师父相比啊!他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孩子,哪有师父成熟稳重更吸引人!他不是刚来嘛!我跟倾然就是图个新鲜,我俩每天总不能胡扯一样的话题啊!我拿师父做比较,不也是因为师父一直在我心里,说着说着,就不自觉说到您了,你若是不愿意,我跟倾然下次拿嘉泽老师做比较好了!”

晱晴岚说了一大串后,终于换来了籁乾的一字“嗯。”

籁乾本就惜字如金,一生气更是变本加厉。如今虽只有一个“嗯”一字,但是已经表明他的态度:他不生气了!

况且在他在看到晱晴岚主动来找他之时,气就消了。

“就知道师父最好了!”

晱晴岚扑进籁乾怀里,像只索宠的猫咪一般蹭啊蹭啊。

籁乾反手握住她的肩膀,脸上的失落一闪而逝。

对于那副画像,她仍是只字不提……

  • 医仙索宠,战神师父举高高 截图1
  • 医仙索宠,战神师父举高高 截图2
  • 医仙索宠,战神师父举高高 截图3
powered by 动画组 © 2017 WwW.donghuazu.com